短诗大赛入围作品(18)

288

烧纸

鸟鸣、流水、大白鹅,在春天散步

他们争吵不停,讨论我的祖母

她养猪、喂鹅,把桑叶放在黑房变魔术

祖母把遮雨的蓑衣和斗笠放在老地方

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盒子,她有一件心事未了

一张旧照片,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

她带着照片,去一个叫井田的村寨寻访

清明节,祖母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给祖母烧纸的时候,给她养的鹅烧一张

我给猪也烧一张,还有黑房的桑叶

变成了蚕,然后被人用衣服和棉被禁锢

祖母有罪过,我给蚕多烧一张

然后又顺便给那个英俊的男子烧一张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 || 余和鲲


289

初雪

我知它迟早会来

每次它来

天就薄一层

从此,孩子论岁

老人论冬

诗人论眼

在美的种种证据夭折时

多看一眼

是一眼

山东大学 || 尹林


290

我坐在外祖父的摇椅上

屋顶的炊烟枯萎大半年后

院子里的老井也瞎了眼

我的故乡,空旷的吃掉这一季的秋风。

门前的田里,一大片稗子

正忙着收割驼背的稻草人

去年的秋天,他还和他的老伙计,我的外祖父

在田埂上抱怨着浪子的食言

也是去年的冬天,勤劳的外祖父

一早把自己种进了土里,终于收获一家人的团圆

而现在,我坐在他留下的摇椅上

想起外祖父狠心丢下他忙碌大半辈子的土地

院子里蝉鸣突断,像一把合拢的伞

成都大学 || 向南


291

统计学课

夏日遗传虹膜的眩晕,回溯

八分钟之前,金红的鸟形的光

以及  文字在他的喉结上生长

隐秘如鳍,镌刻水样的纹路

深陷于眼窝,古铜色的阴影

默然辉映着每一个球面的清醒

绿野和白帆投下宝石的幻彩

此刻他聆听来自地底的泉籁

碧波从未腐蚀过古老的城邦

一束玫瑰,挨近他足下的尘土

夕阳忽然回归,琥珀凝固

我目睹那虚无的钟之回响

中央民族大学 || 闻疑


292

我在路上走着

雁字排行

月亮知道我要去哪里

我裁了一件衣服

两只口袋和三颗扣子

左边兜着白天,右边兜着夜晚

我的衣服是有着两种色彩的衣服

种子掉落在什么地方没人有知道

它的果实常被路过的人摘走

雁字在低低的空中徘徊

寻找一颗石头

我在路上走着

雁字排行,今晚的月亮真亮

华北科技学院 || 吴红梅


293

在图书馆看阳光

桌角,一缕阳光慢慢靠拢,而笔尖

将牛皮纸磨得雪亮。稀松的呼吸

习惯于定格白纸黑字,并想象自己

一半在沉睡,一半在清醒

我每天就坐在这里。看着,身边的人

换了几茬,来了、又走。就好像我们

急于成为一个动词,却只在旁边

自己和自己说话,留不住任何名字

河北大学 || 汪杨

294

蝴蝶

“蝴蝶也是一种扇子。”

带着不确定性进入优美,

加剧暖风的虚胖。比衰老更慢,

它柔弱,和我一样进退两难:

难以把握,轻盈的雾状事物。

目光在叶片里游移,寻找

新的热源,无人指点。

蝴蝶的直觉始于惊心,它折返之后

再度锁紧。蝴蝶飞出了屏风。

为何最紧张的总是易于破碎,

我激动,眼看蝴蝶旋出最小的歌剧。

手心微汗,为这仅有的沉迷。

我无意的触摸会持续多年,

远途的蝴蝶朝着灰心的终点。

巴黎高等艺术研究院 || 甜河


295

一座城,一群人

码头边,车站旁,黄桷树下

一根竹棒,两卷麻绳,挑起柴米油盐的重量

爬坡上坎,负重前行,嘿佐——嘿佐

血淤的图腾勒进肩膀,嘿佐——嘿佐

解放鞋又磨破了几双,汗水割花了脸庞

是有铁打的胸膛,质朴的目光

一座城养育了一群人,一群人担起了一座城

城市的燕尾服下藏匿着已经结痂

却无法隐瞒的伤疤,以及这群被落下的人

逃不掉的记忆又闪现,你听:

      “棒棒儿——来咯”

四川外国语大学 || 钟自联


296

厄洛斯

我该怎样来维系你,

这不可知的生命,

以尊严,以快乐。

我妄图衡量你的维度,

以玫瑰,以白鸽,

去执着公正的权柄。

毕竟这黄昏的时刻,

只有金弓的爱人还流落在外。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 袁泓宇


297

祭奠者

清明节,青色的飞鸟在坟头

在草木深深的坟地安家,以此躲过轮回

春姗姗来迟,烟雾弥漫的的坟墓

像极了神仙道场

祭奠的人跪在地上,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儿

又像是一个信仰者,在加强某种执念

那些远嫁他乡的女儿,买着花花绿绿的灯笼

她们穿着皮草走近大山深处的坟茔

皮草粘了麻草籽,与这座山融为一体

山间有鸟鸣,除此之外

山间还有杂草,与那些坟一起埋葬在大山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 || 余和鲲


298

江南印象

汉子挑水,

被一股风偷喝几口,

汉子晃晃悠悠,

仿佛挑的是酒。

女子桨衣,

目光滑进水中,

湿漉漉地捞起一截月光,

揉入衣裳。

长春建筑学院 || 杨九州


299

一个人慢慢老去

外公坐在老宅里

一颗珍珠守着蚌壳

他说骨头里有什么逃走了

枯槁的皮肉再也磨不动心脏

他搓洗着陈旧的衣物

绕着房子游走,日复一日的重复

把历史穿在身上使劲地打磨

堆积一生的疼痛独自含着

一颗珍珠守着空空的蚌壳

越来越小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 向书胜


300

人生如石子

走了很久,为了到达山顶

我放弃了行李,又缓慢地,放弃脑海中

多余而冗长的思索。我渐渐轻盈

像是住在枝桠上的风

曾有多少个夜晚,月光如雨而落

我迷失在树叶的脉络里,被那些热情而冰冷的事物穿过。

这辽阔的星空,星空下纷纷的情事

和那些与我近在咫尺的欢乐,悲伤,痛苦

眼泪中的盐分和隐疾,逐渐成为我身体的延伸

我一一经过。这漫长的孤独与道路

人来熙攘,都在向同一个终点走去

这长长的一生,如同用力投下的石子

除了开始碰撞而残留的回响

就只剩亘久虚无的沉默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 夏志权


301

祖母

她靠在门口,抱怨

麻痹的左腿以及

溃烂的脚趾

半夜时常光顾的鼻血

她惊醒,梦境被

灰白的眼翳遮蔽

她记得自己仿佛是个

精明的女子

新嫁娘纤细的身腰

系着一缕垂流苏的红丝

如今她常和人谈论生死

香烟袅袅之时

她擦拭一架机械座钟

淋巴在手臂上虬曲结节

她戴上金耳环

把白发梳得整整齐齐

中央民族大学 || 闻疑


302

我想

我想

切一块黑夜

和雨水一起煮成咖啡

然后

蜷缩在角落

读一本正在失眠的书

长沙理工大学 || 童子康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