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认知偏差(1):自我认知黑洞和达克效应

什么是“自我认知黑洞”?—— 人们有一些认知盲区,无论自我反省还是别人指出,都可能无法认知到,就像光线不可能照亮的黑洞。

这种现象在成年人中,案例很多,比如:
1、告诉一个女孩她认为特别好看的衣服,一点都不好看……不可能。稍微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女装行业中,无论多难看的衣服,都都有人喜欢。如果你告诉她这个不好看,自信心强一点的女孩多半会回答:“没有呀,我觉得这个很好看呀”。无论你怎么说,她还是会觉得这个好看。但是我们不能说“美没有标准”,因为旁边人都觉得难看。这个审美认知黑洞,适用所有人。(可以把这称为:“审美盲区之‘我觉得这个很好看呀’定律”
2、好吃不好吃,也一样……你的美味,别人不爱吃;别人爱吃的,你不爱吃,不讲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定律
3、大方的人会比他/她自己认为的更大方,恰如吝啬的人会比他/她自己想象的更小气。
4、再比如人们讲一个东西,讲得不够清晰准确,对方没听懂。讲的人可能更喜欢说:“哎呀,你没听懂我说的”。只有很少人会说:“哎呀,可能我没讲清楚,我再讲一遍。”(这种沟通方式需要训练和养成)。大多数人都意识不到自己表述上的不够清晰和准确,在传递信息时都默认自己已经说清楚了。(“是你没听明白不是我没说清楚”定律
5、我们也常常会碰到有的人,讲话逻辑混乱自相矛盾,旁人都知道他/她在强词夺理,但自己认为很有道理,逻辑很对。如果你想纠正他/她,会非常费劲。我将这种现象表述为:“傻瓜、白痴和精神病人,也是逻辑自洽的(简称为:“傻瓜也是逻辑自洽的”定律)
6、我们有时候也会碰到一些人,会很想告诉对方:“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或者“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八面玲珑会说话、那么客观公正、那么……”。但是,我们会发现,这些就算说出来,也帮不到对方。比如,你听到别人跟你说“你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ok,接下来你试图问自己:“那么‘我到底是多聪明(或者多傻)呢?’”,这个答案自己能想得出来吗?太难,太难。(“我不知道我有多聪明”定律)。

所以“自我认知黑洞”,自我很难发现。而且别人指出来,也无法抵达对方的认知,属于无效表达。但旁边人看得清楚,因为每个人的“自我认知黑洞”,只对他/她自己是“黑洞” —— 这也是俗话说的“旁观者清”,这句俗话适用于事,也适用于人。
(还有一个类似的概念是johari window里的“盲区”,但不完全一样,参见注4)

类似的黑洞,还有……很多。
我们说很多人:自大、主观、刚愎自用、自作聪明、自丑不知、自恋、低自我认同……正面、负面的认知,都一样,这种自我认知黑洞可以存在几乎所有成年人身上(小孩子要好很多)。

所以,我们可以总结出很多自我认知黑洞的定律:
——关于审美的“我觉得这个很好看呀”定律
——关于口味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定律
——关于表达的“是你没听明白不是我没说清楚”定律
——关于逻辑的“傻瓜也是逻辑自洽的”定律
——关于行为举止的“我不知道自己行为不得体”定律
——关于聪明的“我不知道自己有多聪明”定律
——当然,最厉害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个傻瓜”/“我不知道自己是个SB”定律
……

如果我们充分意识到自己的这些自我认知黑洞的存在,当我们允许自己直面真相,那么,学会幽默、自嘲……学会接受自己是个傻瓜或者很多方面很傻,就变得很重要了。
就像任总接受访谈时一样,一边微笑而又真诚地说自己傻,华为的人傻,傻乎乎的……。
就像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的标题一样:Stay hungry,Stay foolish,保持饥饿,保持愚蠢(
流行的翻译是:求知若饥,虚心若愚。我认为这个翻译有微妙的误差,不应该是“若饥、若愚”,而是“是饥、是欲” —— 这不单纯是一种行为方式,而首先是一种清醒的自我认知

达克效应“则是说:能力欠缺的人容易高估自己,低估他人

不过,在我看来,达克效应不仅仅是在能力欠缺的人之中,也同样适用绝大多数人。唯一区别是高估程度或者高估的是哪些部分(喜欢吃的人容易高估自己胃的容量;记忆力好的人容易高估自己的记忆准确性……举不胜举)。
这个高估程度,可以用”高估系数“来度量。比如某一件事情,你认为可以1天完成,结果3天才干完,高估系数就是3……我们发展和成熟的过程,也是对自己学会准确评估的过程。通过将自己的能力从1,提升到N;或者将自己的估计,从N降到1。
但是,即便对于发展到一定成熟度的成年人,高估仍然普遍存在。尤其是比较成功的人,自我高估普遍而且很难消除(身边不太有不同的声音)。过度的、长期的……高估自己,非常有害。我自己的观察,成年人高估自己超过30%,就非常危险了。

”自我认知黑洞“和”达克效应“,有相似有不同,像交叉十字,是从不同角度看人类自我认知的局限性的两种表现。
达克效应有时可以通过外部的发展、评估……来消除。
自我认知黑洞则太难、太难……尤其是组织中领导者的自我认知黑洞,如何突破和克服,都是太难的课题,但又极其关键。

如果一个领导者集“自我认知黑洞”和“达克效应”于一身,两个方面都很厉害,就会很麻烦。一方面,他自己的问题,无法意识到;另一方面,他又高估自己、低估他人,所以无法从其他人身上获得支持,无法在身边找到好的“镜子”……取得了一次成功,证明了自己是对的,给自己加分;而失败一次,觉得自己有了新的收获和成长,再给自己加分(失败是因为不知道,失败之后就知道了)……这种不断给自己加分的正向循环一旦形成,就很难获得清醒的自我认知,而且无法靠自己来拯救自己 —— 我们无法拎着自己的头发来离开地面。

这是非常非常难的课题,帮助一个领导者突破“自我认知黑洞”和“达克效应”,从自我认知的局部最小点 —— 从一个“自我认知陷阱”中跳出来。

对此,有两种处理方案:
第一种:接受“旁观者清”,承认自己并不总是唯一掌握真理的人,承认自己可能是个傻瓜。就是在认知原理上,我们知道会存在”自我认知黑洞“和"达克效应",从而能够至少在头脑中放弃”理性和感性的自负/自信“,而作为替代的方案,愿意相信真理可以更多地分布在其他人那里要(这不一定等同于民主) —— 并且,愿意接受因为听取其他人意见所要承担的代价(我也常说,民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第二种:连续问自己5个为什么?每犯一次错误,领导者和自己的对话不是说:“我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而是回到当时的情境,问自己: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如何能够避免犯下当时那种错误?不断地追问,为什么,为什么……,"连问5个为什么"(据说是丰田的文化),深刻地追问,不满足于自我安慰和解脱式的答案,像小学生改了又改终于交出一份班主任认可的“深刻的检讨”。
---------------------------------------------------

注1:关于”自我认知黑洞“,以前不自知,到了非常晚近,才发现……
——我以为自己很和蔼,原来别人觉得太严厉;
——我以为自己说话只是直率,而别人觉得太不尊重简直受不了;
——我以为自己说事情仔细周密,而别人觉得太罗嗦;
——我以为自己给别人建议指导是关心帮助,而别人觉得你好为人师;
——我以为自己介绍身份title会让别人更好地理解观点背景,而别人觉得这代表自大
——我以为自己是理想主义抱负高远,而别人觉得眼高手低
……
然后,才会想起许多:比如很久很久以前……说错一些话、做错一些事……而浑不自知。所以,现在,知道会找镜子照,会对自己有保留。

注2:我们自己有认知黑洞,别人也有,别人也有不自知。他们/她们也许同样并不知道自己的外在表现和内在自我感知不一样,我们认为他/她是这样,可能并不是。所以,“知人”难。孔子曰:听其言、观其行。增广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对一个人的了解和判断,需要时间,需要深入。我以前想:45岁之后,不再交新的朋友,也是因为觉得让自己被人了解,以及了解对方,都太难太难。

注3:关于达克效应的内容,转引自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达克效应/5639178?fr=aladdin
达克效应(D-K effect),全称为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它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的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200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心理学奖颁给了来自Cornell University的Justin Kruger和David Dunning,因为他们的一篇报告《论无法正确认识能力不足如何导致过高自我评价》,报告所写的内容被称为“达克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文中说到:“无知要比知识更容易产生自信”(这话应该是达尔文说的)。
Kruger和Dunning通过对人们阅读、驾驶、下棋或打网球等各种技能的研究发现:
1. 能力差的人通常会高估自己的技能水平;
2. 能力差的人不能正确认识到其他真正有此技能的人的水平;
3. 能力差的人无法认知且正视自身的不足,及其不足之极端程度;
4. 如果能力差的人能够经过恰当训练大幅度提高能力水平,他们最终会认知到且能承认他们之前的无能程度。

注4:自我认知黑洞,有点类似Johari Window(乔哈里窗),乔哈里窗有四个象限:1)别人和自己都知道的;2)别人知道自己不知道的;3)别人不知道自己知道;4)别人和自己都不知道。不过这两个概念侧重不一样,乔哈里的自己不知道的,不代表自己不能够知道。而“自我认知黑洞”强调的是:自己很难认知到,即便别人指出来也没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