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少些错过云兴霞蔚。

尽管进入九月,酷暑仍然侵袭着南方大部,每天都是艳阳高照,走在路上得不时调整瞳孔大小,尤其是穿梭在的目不暇接车流中,以及迎面逐队成群的人海,特别是女孩子又多,当然需要多行注目礼。

一直不敢设闹钟,总是会睡不着,有种无形压力,只能自然醒了。然而自己却不够自觉,起床时间时早时晚,尤其是近来熬夜次数增多,有时候醒来已经八点了。在这么下去,就要废了,还是设置闹钟吧,养成习惯好。

今天是六点起床的,昨晚一横心设置了这个时间,有个好的开始总归是好的吧,尽管昨晚还是比闹钟晚睡了半小时。

起得有点早,当然困意满满,六点半,洗漱完毕又煮好面条,最近我都是这么做的,一来是食堂的早餐并不合我心意,基本上没有给我这个常年被肠胃病虐待的人准备的食物,不是包子馒头就是油炸煎炒的,午餐晚餐我不方便做,早餐还是挺方便的;二来就是懒了,暑假要绕道到南苑,我可是靠近北门,走路要十分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六点半做完这些,我就穿好外出的衣服,去溜达一圈,到时候面条估计也可以吃了。想着就已经走到乐湖边了,太阳还没能看到,也许早已出来,幸好空气并未污染,天空一个小时前估计就大亮了,摩天大楼阻挡着,才显得它姗姗来迟。

迎面而来,终于不是车流人流了,凉爽的微风,丝毫感觉不出这是盛夏后三伏天,一个老爷爷小碎步走着,对他来说应该是跑吧,老人家腿脚不便,这应该是晨练了,他还有个目的,就是追上他的小孙女,小姑娘四五岁的样子,扎着两个小辫子,悠闲的骑着她的儿童脚蹬漂移三轮车,不快不慢,似乎在边走边等他爷爷吧。两个人看着我这个“闯入者”,似乎觉得惊讶,显然,傍晚夜幕下,我如果和某个女孩子出现在这里的话更合适,呵呵,这种场景,怕是不可能会出现了。

我大步流星,很快经过了他们,来到湖边,假装晨练,这个我来过次数不到十次的小湖,还是和往常一样,静静的躺在这里,尽管水好像不流通,但是谁倒是清澈的,也有好些鱼在水中自在游玩。还记得大二那年,大中午和同学偶然逛到这里,一时兴起喂鱼,不知鱼喜欢什么,小面包、鱿鱼丝饼干等都一股脑儿丢入水中,我们的食物很快消耗完毕,而水中的鱼越来越多,显然没有喂饱。我们飞快跑到食堂,买了5毛钱白饭,这可是比我们平时吃的还多啊,但是鱼儿们以更快的速度搞定了。

迎面又来了几个老年家,应该是约好的,说说笑笑挥舞着胳膊,扭动着腰,旋转了脚踝,移步前来。她们精神很好,相比之下,我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看起来倒应该和她们反过来了,幸好没有镜子,水面也较低,照映不出我那疲倦的脸庞,又加重的黑眼圈,我快步走开了。

终于,太阳升起来了,久违的日出,影视剧里经常有男女朋友相约看日出的情节,从农村出来的我,少年时期觉得有些奇怪,日出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看么,还需要特意邀约去看吗?

现在想想,也许,原因之一是,我一直单身,自然对一起看日出不以为然,将来某天也许我也会做这样的事吧;二另一个原因是,自成年来,大部分人尤其是进入城市后,完全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状态,城市生活使得我们每天总是在一天的开始才入睡,浅浅的休息就足够错过美丽的朝霞了。

愿我们少些错过云兴霞蔚。

《芳树》

隋 江总

朝霞映日殊未妍,珊瑚照水定非鲜。

千叶芙蓉讵相似,百枝灯花复羞然。

暂欲寄根对沧海,大愿移华侧绮钱。

井上桃虫谁可杂,庭中桂蠹岂见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