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活着》小札

毛睿杰

 于是,轰轰烈烈也是一生,浑浑噩噩亦是一生,平平淡淡仍是一生,结局没有不同。

  今天读完《活着》前面小部分关于老福贵的故事,给我带来极大的震撼。

  老福贵年轻时家境优越,有百亩良田。即使说不上万贯家私却也绝对是大地主阶级。于是凭着家底,年少轻狂的福贵开始去城里挥霍,嫖赌均沾,与所有故事中的浪子一般,不出意料地输光家产

  作为读者,每每翻过一页纸,就多为福贵揪一分心,希望他能够迷途知返,然而这注定是不可能的。

  当家珍(福贵妻子)端上四碗菜企图开导福贵,福贵那种冷漠淡然更令我气愤。不仅同情家珍嫁给了这样一个浪子,更可怜旧社会女子地位之卑微,就连丈夫做这些道德沦丧亦是逆来顺受。福贵爹娘对家中这一宝贝独子也是不加约束。

  所以只要作为家中香火传递者,就只因为这仅仅荒谬的一个姓氏,就可以放纵?

  在所谓的宗族思想下,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当阅读到福贵骑着一个青楼女子身上,在大伙面前给老丈人打招呼时,我甚至想进入书中揍福贵一顿。

  然而福贵却还是继续放纵,当家珍怀着七个月大的有庆去赌场找福贵跪着求他,福贵竟是拳脚相加甚至打发人将家珍拉出,家珍只得大半夜独自走山路回家。

  于是就在那晚,福贵终于输光了家产。

  放纵终得到惩罚,当福贵脱离迷茫自责后,脱下了自己的绸衣,换上土布衣,拿起锄头扶持家庭终于要走上正路时,结果,还是逃不开苦难。

  福贵被征入伍。

  看到这,我甚至不敢看下去,我忍不住想象家珍心中从开始的,期盼再到疑惑进而失落最后绝望。终于等到浪子回头,可福贵竟又被拉去打仗。

  无奈世间无常,造化弄人,到最后只剩下夕阳下黝黑的背影和老牛的蹄印。

  不禁唏嘘,这一生便在年少轻狂,中年苦难,老年淡然中消逝了

  所以,人生路也就是一个个选择罢了,站在一个个分叉路口前,选一条路,去到相同的终点。

  路过不同的地点,见过不同风景,问过不同的花香,又结实不同的路人,一步一步走着走着走过几个春秋,不时停下脚步看不见前路,也不用猜未来会发生什么,回头看,夕阳下的身影也渐渐朦胧。

  不同的,唯有历练而来的心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