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奶记

01

刚生完娃的几个月,我热切地盼望着断奶这一天的到来。

在无数个倦意袭来的深夜和凌晨,总是一边强忍睡意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喂奶,一边扳着手指头暗暗盘算:再过几个月,等我上班了断奶就好了!

终于熬到产假修完返工,一想到再也不能和小朋友朝夕相处,怎么还忍心剥夺她母乳的呢?毕竟对于小婴儿来说,吃奶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每天一下班,那暖烘烘的小脑袋便迫不及待地在我胸前寻觅,找准位置了,便咕叽咕叽地大口吞咽,喝得高兴了还哼起小调来。待到吃饱喝足,便依偎着妈妈沉沉睡去。半夜惊醒,无论是要吃还是求安抚,妈妈的乳房便是小宝宝最好的能量和安全感来源。

与此同时,我对于哺乳这件事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喂奶不再是工作生活之余的一件负担,而是我和小宝宝情感链接的重要桥梁——宝宝的日常的吃喝拉撒有育儿嫂负责,早教有从教多年的外公外婆帮带,到了周末则是爸爸负责外出陪玩,只有喂奶这件事,母亲的角色是无可取代的。

当然也有烦恼,比如工作的时候,要在紧凑的工作安排里每天挤出一个半小时吸奶;上下班通勤路上得背上沉重的储奶包,出差时更是要把吸奶的全套装备带上;晚上一夜几次喂奶,常常喂着喂着侧身睡着了,第二天起来腰酸脖子疼;长期睡眠不足,白天上班只好依靠咖啡因提精神。好在工作单位是国企,对于哺乳期女员工还是比较照顾的。总之,虽然有种种不便,但每每看到宝宝幸福喝奶的样子,顿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02

日子就在日复一日的喂奶-吸奶中度过。到了宝宝10个多月的时候,长期透支体力导致身体出现了点小状况,内分泌严重失调。起初并不以为意,也没把医生要求吃药断奶的医嘱放在心上,私心想着自己调理调理会好的。谁知1个月过去了并没好转,在娃爸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决定断奶。

还记得准备断奶的前一天,给宝宝喂最后一顿夜奶时,我摩挲着她的小脑袋,心中万般不舍,同时也为宝宝对断奶的反应深感担忧,我和老公甚至做好了几晚不眠的准备。

断奶第一晚,宝宝半夜哼唧着醒来,习惯性地闭眼寻找那温暖的半球体,然而迎接她的是冰冷的奶嘴。她很不开心,挥手打掉奶嘴,继续往我胸前拱,久寻不得便睁开双眼拉扯我的衣服。如此反复,宝宝委屈地大哭起来,对于爸爸刚冲泡好的奶粉也愤怒地推掉,执着地想要得到她长久以来一直拥有的。

无奈之下,我只得把她抱起来,在卧室来回踱步,轻拍后背,希望能安抚她受伤的小心灵。有那么一瞬间,听着她伤心的呜咽声,我差点心一软,决定放弃断奶。关键时刻,娃爸拦住了我:“你白天吃了药了,忘啦?不能喂奶!”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宝宝才逐渐安静下来,趴在我的肩头小声啜泣。此时将奶瓶凑到她的嘴边,她以一种无可奈何的态度接过奶瓶,咕叽咕叽大口喝起来。喝完120ml奶粉,再轻拍几下,她终于缓缓睡去。

过了四个小时,哭声再次想起,这次哭了半个小时,终于放弃对奶瓶的抵抗。

第一晚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我们带着宝宝在外面疯玩了一下午,许是疯累了,晚间宝宝居然没怎么闹腾,醒来两次,喂完奶粉就很快睡着了。

第三晚同样如此,我们提前准备好奶粉、温水,准点醒来两次,喝完奶倒头睡着。

03

就这么顺利地断奶了?我有些不可置信——宝宝没怎么哭闹,不用再每天吸奶、储奶,晚上不用起夜喂奶,我的生活平白无故地多出了不少空闲时间——这一切本该庆幸,但同时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后来在和一位姐姐交流的过程中,她的反应瞬间让我明白了这种感觉的由来——有育儿嫂、外公外婆,爸爸这么多人参与育儿,我和宝宝既不是相处时间最多,也不是投入精力最多的,如今连哺乳这条联系最紧密的纽带都断了,那么作为母亲我当以何自处?

难怪过来人都告诉我:断奶这件事最难的是妈妈舍不得断呢。

04

据说人的一生都是在分离中度过的:怀胎十月,母子间合体;一朝分娩,剪断脐带,实现了物理意义上的分离;断奶,切断了母子心理纽带;十八岁成人,标志着一个人可以正式脱离父母的庇护,开始独立生活;结婚生子,脱离原生家庭,组建新家庭。

可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在成年后、乃至大学毕业后真正实现独立呢?且不论那些经济无法自立、废柴啃老的,就是我们这些在大城市成家置业、拥有一份看上去还相对光鲜职业的所谓白领们,有几个离开“六个钱包”的帮衬,能仅凭一己之力,在北上广深购置得起房产的?有几家生了孩子后不靠老人的帮衬,还能玩得转职场的?

至于上一辈人的心态呢,有最好不掺和子女生活、乐得安享晚年型的,也有默默为子女奉献型的,还有一些呢,巴不得介入到成年子女的生活中,从恋爱到婚姻到育儿,全面替儿女做抉择,仿佛自己30岁的子女还是那个离开他便无法独立生存的孩子。

婴儿的断奶也许容易,成年人要断奶,怎么这么难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