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逃婚(2)

侵权删

这日晌午溧阳镇上,阳光明晃晃懒洋洋地撒在街上,十公主穿了身男装,正挤在人群里看杂耍。其实这杂耍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踩高跷、走钢丝、顶碗、钻圈这些传统花样,但她久居深宫,对民间的这些小节目倒是看着新鲜。看着看着,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年轻男子。

初时她倒没在意,只注意到那杂耍表演已经停了,上来一个手托铜锣的小童,躬身围着场子开始讨赏钱,便探手进衣袖,这才发现此次出宫匆忙,竟忘记带零钱了,袖中皆是大额的银票。

总不能赏银票吧?正踌躇间,讨赏的小童已经捧着铜锣行至面前。

她冲小童不好意思地笑笑:不是想白看啊,我是钱太多,怕招贼不敢给……

这时,旁边站立的那个年轻男子微微一笑,随手在铜锣中放了锭银子,然后拿手指了指她,对小童说道:

“这是这位公子赏的。”

随后,又放了锭银子,“这是在下给的。”

小童忙鞠躬致谢,十公主则好奇地侧目:“你是?……”

那男子浅笑,微一躬身低声答道:“末将御林军副统领沈彧,见过十公主。”又道,“市井之中不便行君臣之礼,还请公主恕罪!”

十公主听了,顿时拿鼻子哼了声,别过头去:“又来了条鹰犬!”

沈彧听了倒不以为意,神色淡然地继续说道:

“末将奉陛下旨意,接公主回京。不知公主现下安身在哪家客栈?还请回去收拾行装,随末将立即返程。”

闻言公主本欲回一声“呸”,但转念一想又换了语气:“你既然来了,本宫也不能让你难交差呀,唉——算了!回就回吧!”

还状似无奈地摆摆手,然后用商量的语气道:“不过总得先吃了午饭——你说是吧?”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来至一家叫作“明月来”的客栈,坐下叫了酒食上来。 

公主轻瞟了沈彧一眼,执起面前的酒壶斟了杯酒,递了过去:“喏,沈将军,穷乡僻壤没什么可招待的,这一杯全当谢你那锭银子吧!”,转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沈彧谢过,端起酒在唇边转了转,似乎在轻嗅那酒的香气,然后又轻轻放下了。 

对面的十公主脸上虽佯装无意,目光却带了丝探究扫过来。 

沈彧唇角微勾,话语直截了当:“原来公主惯用的迷药,是‘秋海棠’呀,这药性——倒还凑合吧!不过末将更喜欢‘冰肌水’,因为它真正做到了无色无味,没有经验的人一般都识别不出来的。” 

公主一脸懵的样子:“沈大人说什么?什么秋海棠?没听说过,不知道啊……” 

沈彧淡然一笑没再追究,不过那杯酒自然是不喝了。

对面的十公主陷入了沉默:原来是老江湖!看来偷袭什么的,也是不成了……

这才抬眼仔细打量对面的人:脸长得十分清秀,身形于英武中透着股儒雅之气,也算得个“青年才俊”吧!不过——“青年才俊”这个物种,在京城一抓一大把的,实在觉不出什么稀罕,她只想知道眼前这位好不好对付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创、文/狂躁的猫小姐 小麦第一次进城是在十六岁,去向一个男人讨要学费,还有她和母亲的生活费…… 她想读书,她要读...
    狂燥的猫小姐阅读 1,498评论 18 93
  • 知鹤这边闹出的笑话,自然入不了凤九二人之眼。两人连个眼皮子都没有抬,自顾自从容而优雅的挑着眼前的吃食。只是呢,一个...
    未语轻弦阅读 1,973评论 7 34
  • 出了大殿,帝君些许迟疑,连宋刚说他们对九公主用刑了,如果让凤九看到勾起记忆实在不妥,就在此时,白浅匆匆忙忙进了太晨...
    佛铃花语阅读 1,124评论 11 36
  • 《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作者:会说话的小羊 他是沈府的公子,我是司家的小姐。 他今年十八又二,外貌俊朗,有所作为。...
    书斋城阅读 192评论 1 8
  • 1 “他走了。” “我知道他会走,新的人总要上来。” 黑暗中,漂浮在空中的文字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从一个人口中传到了...
    何语安阅读 4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