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西湖初雪

纯阳听说西湖风光不错,又听人说九溪十八涧附近有个如同论剑峰一样常年飘雪的所在,所以一直想要去看看。

去了之后才发现,西湖风光不错并非虚言,可是那个九溪十八涧附近落木萧萧,净是些雪后初晴的景色。纯阳找得有点儿烦,干脆坐在大树根底下看风景。九溪龟懒懒得趴着,半天动也不动。叶凡还在等着人去救他和唐小婉,风景党纯阳在藏剑山庄淡薄如水的暖阳里昏昏欲睡。

一只小藏剑,转啊转,转啊转,一不小心一群九溪龟和蜘蛛围着他咬,挣扎着往纯阳的方向扑腾,没扑腾两下就躺尸了。

纯阳元神归位,就看到一具尸体咬着手帕蹲在他脚底。

”道长居然见死不救。“

”我又不是和尚,哪里来的慈悲为怀。“

”哎呀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出家人要慈悲为怀!“

”我不是出家人。“

纯阳拍了拍衣摆就想走,诈尸的藏剑跳了起来,拉住他宽宽的袖子:”道长帮忙做个任务来着,我带你去看整个山庄最美的风景。”

“什么风景?”

“先帮我打怪啊。”

“哦。”

“这里这里……”

一个两仪,二十多级的小BOSS被拍死了。

“啊,道长威武!再帮我打一个吧。”

“唔。”

纯阳第一次觉得四象轮回的读条时间,有那么点点长。

有个强力地皮艾斯带着做任务,藏剑的任务清得飞快。一般都是打完这个帮打那个教,打完了小喽罗还得把头头拎出来揍一顿,揍完了不够还得顺点什么东西走表示你揍过了。纯阳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

藏剑翻了翻自己的包裹,满满的各种材料书籍,笑得有点呆。

“我收你做徒弟吧。”

“唉?”

“以后要做任务可以叫我。”

纯阳说着收了剑,一身蓝白的袍子被银杏树叶子称得分外风姿隽秀。

“好。”藏剑想也不想就拜了师,说话却别别扭扭的:“那个,那个纯阳……”

“要叫师傅,二剑徒弟。”

“谁二了你才二呢你全家都二。”

纯阳负手看天,一副老神棍的样子:“手上一把剑,背后一把剑,可不是二剑么……”

藏剑转身戳死了一只蹦达得很快乐的鹿。

再抬头就只看到纯阳神行飞走的背影,和那句淡然的:“为师打本去了。”

其实纯阳也不算纯风景党。

有一帮狐朋狗友,还挺喜欢揍揍持国天王,去宫中遗迹看看谢师叔,或者跑跑战宝了什么的。

日子过得也挺扎实。

何况还多了个徒弟。

纯阳闲下来就带着那个二剑徒弟做任务。他不喜欢带人刷本,藏剑也从未提过这个要求。纯阳总说,一路的风景多美,为什么要错过呢。

他们就这么一路走过金水的青山,洛道的烽烟,巴陵的桃花,龙门的黄沙,瞿塘峡的绿水。

其实藏剑升级的速度并不慢,纯阳觉得大概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练了很多,于是准备了好多组的纳元和玄九给他寄过去。一封信只能寄一组纳元,他足足寄了十封信。第二天藏剑一脸困惑地问他,为什么信里的东西他拿不了。

纯阳淡定地回答:“因为你多了把剑,扔了那把多的就能拿那些东西了。”

藏剑默默回头摸重剑对着旁边的小怪读条云飞玉皇。

江湖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藏剑似乎还是那个喜欢拉着纯阳长长衣袖卖萌的二货,却不知道他那腹黑师傅肚子里早已笑翻,脸上还带着一片淡然:“徒弟,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这些东西要等你有了师娘我才能给。”

可是那些风车啊手帕啊风筝啊烟斗啊大红花啊什么的总是能在第二天准时由信使送到藏剑手里。

纯阳默默扔了绣花针,天晓得他从前只采药搓大力丸的。

后来,后来二剑徒弟长大了,大到能出师了。

他继续拖着纯阳宽宽的袖子,眨巴眨巴眼:“师傅我不出师好么。”

“不好。为师见你有一种如隔三秋的感觉。”

“师傅你这么想我为什么还要赶我出师!”

“因为你一日不贱,如隔三秋。”

藏剑用四季剑法戳死了一只路过的一级兔子。

最后藏剑还是没有出师门。

他去了恶人谷。

纯阳是个中立,他不大喜欢打打杀杀。比起阵营啊攻防啊战阶啊口水啊,他更喜欢随便走走,看风景看到变成蘑菇,或者偶尔打打蘑菇。

藏剑开始有了他的小圈子,开始在好友频道里跟人嘻嘻哈哈,或者唧唧歪歪。却总是喜欢在看到纯阳的第一时间密他:唔,日常么?

藏剑叫过纯阳唔,啊,你,喂,哎,那个谁,纯阳,你妹啊,之类各种奇奇怪怪的称呼,就是没有叫过他师傅。对此,纯阳总是惆怅得很云淡风轻。

“二剑徒弟,为师日常还未做,速来。”

“二你妹,我刚组完日常队。”

后来,五毒进了江湖。李忘生不在了。卓鸣凤看着气纯悲催的就业率,叹一口浊气。

纯阳看着空空荡荡的徒弟列表,那个二剑徒弟被系统大神自动被迫出师了。

好像有什么不大一样了。

纯阳原先的朋友渐渐走的走,散的散。这个江湖,本来就没什么不散的筵席,对于纯阳来说,不过是从无所事事,变成了更无所事事。

风景还是那些风景,但似乎都看厌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连风景都不大一样了呢?

藏剑密纯阳的时候,纯阳正在藏剑山庄找那个常年下雪的所在。

“师傅,来开荒么?我们缺紫霞。”

纯阳想了想:“好。”

是什么时候开始,藏剑开始叫他师傅了呢?

开荒,无非就是消耗时间和金钱,纯阳开始想不通为什么之前如此乐此不疲这么无聊的事情。

“来个无敌!紫霞还有几个无敌?”

纯阳淡淡得扫了一眼团队的内功列表,紫色的身影只有他一个。

“还剩一个了。”

团长叹了口气:“那我下次说丢的时候就丢啊,丢给T啊,好了开了开了。”

不出意外的团灭,纯阳收了剑站在一边。团长怒吼:“紫霞你干嘛!叫你丢无敌给T你丢给藏剑做什么。”

纯阳看了看仇恨列表:“藏剑仇恨太高,点错了。”

团长暴怒:“你色盲么!!!”

“我没插件,系统自带的仇恨统计不着色。”

团长一口老血无处喷发,转头吼其他人:“磨磨叽叽什么啊快点跑过来集合。”

其实只有纯阳知道,他那时候到底想了些什么。

说白了,不过一念之差,而已。

团队里一个天策在和他的二剑徒弟聊天,很是捻熟的样子。

这时候,藏剑说了句:“团长你别吼我师傅啊。”

天策:“那个紫霞是你师傅哦?”

藏剑:“是呀。”

天策:“哟,那谢谢师傅把我家二货带大,幸苦了。”

纯阳手心被掐出了血,脸上依旧淡然:“不谢,不累,不辛苦。”

“带我怎么辛苦了,天策你乱说什么呢!!”

纯阳不去理会他们的打打闹闹,只觉得火红的荻花圣殿在那一刻变得分外凄凉。

他突然很想念论剑峰的雪,和那个一直不知在坚持什么的洛风大师兄。

再后来,他又去了藏剑。

有个小萝莉拖着重剑在九溪十八涧砍乌龟。刷刷刷,双马尾随风飘飞,怪纷纷倒地,小姑娘潇洒利落收剑转身。

纯阳叫住她。

“你知道,这里那里有飘雪吗?”

小萝莉歪头看了看他,神色却冷冷的:“烟霞洞。”

“多谢。”

纯阳起身,宽袍缓袖还是当初和藏剑初见时候的那一身剑茗,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拉着他的袖子请他帮忙打怪了。

好友频道里,藏剑毫不留情得笑话天策的触须像是蝈蝈,死缠烂打要给他买个蝴蝶翅膀让他扮蝴蝶玩儿给他看。一边的天策使尽浑身解数各种安抚诱惑哄骗他放弃这个打算。

纯阳站在烟霞洞门口,望着石洞最上方。

下雪的地方,原来就在烟霞洞顶。

雪下在一片荒原上,远远的似乎能看到西湖的波光粼粼。

纯阳对藏剑说:“还记得你要带我去看藏剑风景的么?”

“那个啊,我说的是天泽楼门口的那棵树下啊。我们那时候不是老是路过,你不记得了?”

纯阳没说话。

原来从开始到结束,我们所要追求的风景就不同。

其实有些话,如果当时没能够说出来,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能够说出来了。

纯阳看着清清淡淡的阳光,突然觉得有些累。

那就在这片飘着雪的荒原上,何妨一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