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14)一语成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思念

沐司茜还是住在家里,沐司深打越洋电话回来时,通常只有袁莉和沐司茜在家,沐司茜坐在电话不远处装作若无其事地盯着电视里的画面看,其实竖起耳朵希望能听到电话另一头的那个声音。

袁莉拿着电话听筒,叮嘱着沐司深一个人在国外,要好好照顾自己。约莫半个小时后,袁莉回头笑着叫沐司茜:“小茜,过来,你哥叫你接电话。”

“……”沐司茜从沙发上起来,控制自己的步伐掩饰内心的期待。沐司茜将听筒从袁莉手中接过来,紧紧握着递到耳边。

手心被捏出了汗,沐司茜感觉喉咙热热的却又一时发不出声音,还是沐司深先开口:“小茜,是我,最近还好吧,大学里还适应吗?”

沐司深隔着电话问了许多关于沐司茜学习和生活的事情,他还是和之前一样,对于她却比袁莉还更操心。沐司茜听着沐司深那头的不断嘱咐,还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时隔着距离和时间听起来却让沐司茜眼睛一阵酸酸的。

沐司茜一直沉默着,直到沐司深语气里突然带着惊喜对她说:“外面放晴了,很美。”

“……”沐司茜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向碎花窗帘半遮半掩住的窗外,外面还是一片晰晰沥沥下着雨的黑夜,没有金色昏黄的夕阳和大雨停歇后的清凉气息。

“如果你在就好了,你一定会喜欢现在外面的景象。”沐司深看着楼下阳台外的街道,金色的阳光透过欧式风格的别墅,洒在柏油路面积着雨水的浅坑里,倒映着街上不断行走的身影……这么美好的景色,沐司深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却是,如果沐司茜看到这些的话,一定也会很高兴的,他甚至能想象出她的笑容。

“……你在国外好吗?”沐司茜好不容易吐出了话,但她还是听到自己低微声音中的颤抖。

沐司深在那头似乎也愣了愣,随后立马笑着答:“嗯,我在这边很好。”

“嗯。”沐司茜浅浅回应一声,然后在沐司深的“早点睡,晚安”中挂断了电话。

沐司茜缓缓上楼,在经过沐司深之前的房间门前停了一下,她看着那扇紧闭的门,陷入隐隐的感伤中。她从没称过沐司深为哥哥,最初是不喜欢,就好像她只叫袁莉为“阿姨”一样,初始的疏离感;后来是不愿,她内心固执地抗拒这个称呼,她不想叫他“哥哥”,亦或是不想和沐司深成为兄妹。

想念像海,里面埋藏着最深沉的秘密。

骤雨之前

沐司深出国后的第一个春节因为要跟从导师做研究,所以没能回来,之后的暑假,袁莉和沐绛坤决定一家人出动去德国柏林看望沐司深。

沐司茜从袁莉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虽然表面仍是波澜不惊的淡定,但心里却是隐隐窃喜,她看着近日外面连绵不断的雨帘,急促的雨滴“叭嗒”掉落在地面,就如沐司茜此时加速而纷乱的心跳。

那天晚上,沐司茜很晚才睡着,她想着见到沐司深时的场景,想着想着,半夜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沐司深牵着她的手,让她睁开眼睛,一片纯白色花海展现在眼前还有他的笑容……沐司茜醒来却发现自己的枕头竟然湿了,明明不是噩梦,为什么梦中的自己会流眼泪?

沐司茜疑惑不解,但她知道梦中的场景就是三年前她和沐司深一起去方唐外婆家的那幕,和现在一样正是炎夏,那花海现在也绽放着吧?沐司茜托腮想着。

袁莉上楼来喊沐司茜:“小茜,你要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

“嗯。”沐司茜将托腮的手放下,点点头,因为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发,所以在昨天晚上睡觉前沐司茜已经提前将行李箱收拾好了,那个装了衣服和书的箱子正立在床头桌边。

“待会儿我们去街上逛逛,带点柏林没有的东西过去给小深。”袁莉叫上沐司茜,一起去给沐司深买点礼物什么的。

“……好。”听到袁莉的话,礼物?沐司茜突然想到记忆中的那片花海。

“你要给你哥带点什么吗?”袁莉看沐司茜一副正在思考的表情,微笑着坐在床沿问。

“阿姨,我想去xx村。”沐司茜望着旁边书桌上几本沐司深送给她的书,最上面那本里面夹着一张他们去方唐外婆家时的照片。

“咦?现在吗?”袁莉不解地问,“那不是之前你和小深他们去的方唐乡下娃外婆家?”

沐司茜没否认,她想再去那花海,移几株花到花盆里带给沐司深。

“那我们先去买完东西,等你叔叔回来再让他开车去。”袁莉见沐司茜还是一脸担忧的样子,耐心解释道:“开车去方唐外婆家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好。”沐司茜眉头舒展开来,微微笑了笑。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来到这么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并被接纳为其中一员,她应该感恩的吧。

沐绛坤一大早就去医院交代处理一些事务了,袁莉和沐司茜在家里吃过早餐后也匆匆出门了,两个人在商场和土产店中逛来逛去,直到中午才累兮兮地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沐司茜她们坐在沙发上边休息边等沐绛坤处理好事情回来。

差不多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沐绛坤从医院回来,然后驾车带着沐司茜她们去方唐外婆家,那是在a市邻区的一个村镇,沐绛坤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开车行驶了将近两个小时,到达那时已经是傍晚夕阳时分了。

头顶火红的夕阳,还有被染色的云彩,如红晕一般,沐司茜凭着记忆找到了那片花田,和三年前在清晨看到的不一样,如今一朵朵白花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却成了通透的红橙色,带着虚靡炫晕的光影,和记忆里的纯粹美好不同,沐司茜呆呆地站在花海中,看着眼前有些诡异的如同古时妖灵将现一般的景象,脑海里突然浮现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小茜,好了吗?要回去了。”袁莉在不远处喊道。

“……”沐司茜回过神来,再低头看着花海,只要凑近点看,这些花仍还是白色的,不过在夕阳的晖映下让人有些恍惚了。沐司茜自嘲地笑了笑,刚才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她将花株移到花盆里,抱着花朝沐绛坤他们走去,落阳已经完全隐入山后了,只剩下几抹鲜红的云彩残留在昏沉的天空,如果沐司茜回头的话,她就会发现那云的形状比它的色彩更加诡异或者让人惊恐。

“这是什么花呀?很漂亮啊!”袁莉从前座回头问。

沐司茜看着小心翼翼地放在脚边的花盆,里面的几株白花正盛开着,还带着淡淡清香。“不知道。”沐司茜也摇摇头,她一直忘记向村里的老人问这花的名字。

“是吗?”袁莉有些惊奇地回了句,然后就将头枕在车子的座椅背上闭上眼小憩一会儿。

因为有些赶时间,天也渐渐黑了下来,从乡村回城的路也因为有山而显得弯曲又漫长,路上不像城里,没有路灯,只能靠车灯照着,所幸这路上来往的车辆稀少,偶尔有一两辆运谷的卡车经过,一袋袋新收割的稻谷装叠在车上,从后面看去像是只笨重的大甲虫,随时可能负载过多而翻倒。

“叔叔,小心点。”沐司茜眼睛盯着前面那辆颠簸着的卡车,有些担心地对驾驶座上的沐绛坤说。

“嗯,你阿姨都睡着了,你也眯一会儿吧。”沐绛坤虽然平时工作繁忙,总是待在医院里,沐司茜跟他的接触很少,但对沐司茜的关心却是实实在在的。

沐司茜点点头,俯下身子摸了摸花叶子,她似乎都能想像到沐司深那熟悉而温暖的微笑,但看着车窗外的黑夜,她心里却生出莫名的担忧,这是为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骤雨狂风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和白色的窗帘洒进来,刺着病床上人的眼睛。沐司茜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是她所不熟悉的地方...
    原小尚阅读 236评论 2 4
  • 林昀问叶知秋:“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选择回到什么时候?” 叶知秋苦涩一笑:“见到这个世界之前。” 林昀从靠背椅上...
    原小尚阅读 221评论 2 3
  • 许久不见,腻如往昔。 不知道下次见面是啥时候,诶嘿,应该是十一放假回去豁。 悄悄地,咔嚓一声。略略略。
    Chilly哆啦阅读 33评论 0 0
  •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到来或离开就停止或失去本来的意义,它从不偏袒任何人,它永远向前,连回头的时间都是向前流动的。 我...
    苏穆凉阅读 30评论 0 0
  • 此文主要目的在于记录昨天晚上扫楼风波和昨天晚上偶遇老教授事件,并给出经验及教训。 前面我顺序写反了,应该是偶遇老教...
    忧郁的改变世界阅读 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