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个网红的自我修养

文/小黎小姐
01

木木要当网红的事一传出来,整个朋友圈都炸锅了。

"你的自尊呢?"

"你还要脸吗?"

"你不觉得可耻吗?"

木木也急了,"钱包都空了还要脸干嘛,我都两个月没接到戏了!"

我们这些已经在家待业超过半年的人,都灰溜溜地低下了头,深感在这个时候再谈理想实在该被人唾弃。

于是一个小时后,我们聚集在龙龙的酒吧里商讨敛财大计。

龙龙的酒吧有一个特别low逼的名字叫夜未眠,刚开的时候几乎家里老人孩子都来捧场,一片欣欣向荣。两周后,大概是亲戚们都发现,开业时准备的免费啤酒都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小孩子也觉得没什么好玩。从此生意惨淡下来,至今尚未回本。

我们今天的到来,给夜未眠增添了些许生气,仅剩的一个服务生打了鸡血似的朝我们奔来,发现都是熟人后,一脸沮丧地继续睡觉。

酒吧一片漆黑,只有不远处有个明艳的火星,散发着诡异的光辉,突然想起来租这房子前,就盛传此地不干净。想到这,我们都不自觉地摸摸后脊背。

正要拔腿逃跑,火星处却突然出声,"妈的,早知道当初不如开个包子铺,最起码白天还可以打麻将。这倒好,装修得黑咕隆咚的,一开灯还都他妈的是商用电!" 呲啦一声,龙龙点燃了吧台上的蜡烛,烛光下,整个酒吧更加阴森。

这就是贫穷的悲凉,你会发现现实永远于想象的不一样了,因为想象往往是基于流传于世的经验,而能流传出来的,大都是成功人士的经历。

我显然不是成功的人,他们也都不是。

当初我超常发挥,考上了省外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后留在了这座三流城市。鉴于我一向不学无术,爸妈都认为我日久天长早晚祸国殃民,于是满心欢喜地把我送上火车。

大学里我加入了戏剧社,自认为逼格很高,在学校小剧场里演过几个我自己都害臊的小角色。 龙龙是我们当时的社长,是学校里颇有名气的富二代,大学里的富二代没什么稀奇,毕竟那时候大家都穷,头发长不长见识都很短。关键在于,龙龙不但有钱,还很文艺,这就足以成为风云人物了。这个世界本来就势利,有钱人矫情就叫文艺,没钱矫情就叫穷酸了。

不过毕业后,龙龙并没有在学妹们的期待中杀进娱乐圈,反而开了家酒吧,从此一蹶不振比谁都穷酸。 倒是当时社里最不受待见的小四川妹,参加了电视台录制的一档喜剧节目,渐渐火了起来。

作为一名话剧演员,木木和绝大多数同僚一样瞧不起电视明星,总觉得自己才是最有演技那个。只可惜她所在的话剧团因为拿不出好剧本,已经长达两个月没戏可演。

而我因为长相平庸,一直在混迹在团里靠写剧本骗钱,不过后来因为即使厚着脸皮也编不出来,已经被放假长达半年。

02

一般网红都拥有自己的策划团队,为了在互联网时代分一杯羹,我们很自觉的联盟。

木木算是我们中间资质最好的,理所应当的抛头露面。

龙龙表示,网红都得穿大牌,不然只能透出一股子乡村气息。我正在暗自盘算,究竟自己那件only算大牌还是HM算大牌。 没想到湘北和慢慢直接大包大揽,一个要拿LV一个要拿Chanel。

我心中大惊,原来身边竟暗藏了这么多富婆,木木就说:"我之前还在淘宝看上条卡地亚的链子,等双十一79包邮了我就给它拿下。"

我长叹口气,原来马爸爸才是这个时代最平易近人的奢侈品。

行头有了还得有平台,微博无疑是最合适的。龙龙利用来酒吧时注册的公司执照,给木木的帐号申请了加V。

我们用了两个小时讨论,究竟该买哪个类型的粉丝。 淘宝上一般有三种粉丝:达人粉最贵,真人粉次之,僵尸粉则最便宜。 我坚持要用达人粉,毕竟不能让人一眼看出木木的粉丝都是花钱买的,龙龙则认为要节约开支,想选择真人粉。

湘北拿过计算器,分别按了几个数字给我们,最后大家一致决定,花200元买三万个僵尸粉。

湘北是会计,经常出差,出差就免不了出入高档酒店,她就负责发一些美食和建筑照片。

我就负责很不要脸的撰文,比如晒机票的时候要写:"因为太爱这个世界,所以要做一个行走中的女人,看遍万水千山。" 比如晒甜点和牛排的时候要写:"如果这家法国厨师也能把牛排烤得更嫩一点,我或许会考虑再来第二次,毕竟我的胃没有我的人平易近人。" 再比如晒拿着书的自拍要写:"尽管导演已经催我很久,但是相比于拍戏,我更想要充实自己。"

所谓网红,就必须有张网红脸,木木没钱整容,我们几个把兜里钱戏凑,割个像样的双眼皮都不够。好在龙龙把ps玩得炉火纯青,那些照片经他手一捯饬,立刻连木木她妈都不认识。

短短两个月,我们惊喜地发现,木木的微博粉丝已经超过7万。

03

有了真粉丝,也终于有了真互动,我们再也不用每天申请小号给她刷评论了。

但是网红过气太快,何况木木还没有红起来,我们开始寻找新的爆点,主要是我们实在买不起更多假名牌,炫富的路子行不通了。 木木突然双手捂胸,一脸严肃,"你们可别打歪主意,一脱成名这事我干不了,我是一个有底线的新晋网红。"

众人嗤之以鼻,抢着说:"您那身材,省省吧!"

后来我们又想到cosplay,反正都是角色扮演,也算是木木的老本行。

慢慢是我们中间唯一的公务员,毕业后一直在单位的工宣部当差,正好借职务之便把摄像机拿出来。加上龙龙长年混迹B站,做个后期绰绰有余。

木木穿着我们网上租来的服装,出现在各大广场,一时间引起不小轰动。关键cosplay大家见过,但是说脱口秀的cosplay大家没见过,有时候赶上人多我也会换上服装我也会跟她一起说,这就成了相声。

视频发到网上,点赞数超过10万,甚至我们的表演也引起了当地媒体的重视,大家都上了报纸。 也是这时,我们迎来了第一场营利活动。有一个卖面膜的老男人,请我们去给他们的产品发布做宣传。

由于我们的服装都是东拼西凑的,所以风格迥异,看起来不伦不类。 木木一如既往地喜欢扮演水冰月,我穿的是老妈她们秧歌队的队服,慢慢扮演兔女郎。由于经费紧张,龙龙就惨了点,只能穿我从剧团偷出来的古装演出服,一袭白袍,仙风道骨的。

我们都很担心面膜老板会觉得我们滥竽充数,琢磨着要不要借钱买几套像样的,却不想他看后十分满意。 "艺术,这就叫艺术,我们在中戏的时候,就做过你们类似的演出。太感人了,你们以后会成为艺术家。

听了面膜老板的评价我们大受鼓舞, "您还读过中戏呢,可真了不起!"

"是呀是呀,我读三中的时候,是戏剧社的头牌来着!" 我们赶紧点头鼓掌,刚刚高涨的热情跟着消退了一半。

活动结束后,我们每人分到了1000块钱演出费,木木的粉丝也涨到了13万,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04

可惜好景不长,两个月后,网上不断有人模仿我们,而且对方的颜值明显更胜一筹。由于视频没办法ps,开始不断有人质疑木木的脸型,甚至有人留言说她整容。

木木自觉委屈,哪有人往胖了整的?

我忙安慰:"网民大多都是武断的,他们先看到的都是照片,所以理想中你就是那个样子。"

没办法,我们只能以木木对cosplay的演出妆过敏为由,停止对视频的更新。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木木和摄影师男友吵架,盛怒之后开始在网上到处恶语伤人。 先是批判正当红的编剧不知羞耻,再是吐槽新晋小鲜肉演技空洞,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引来谩骂的同时,木木的微博粉丝来说成倍的增长。看来哪个时代都需要愤青,网民普遍都爱看热闹,你们骂起来,他们还能打开上帝视角去品头论足,简直再好不过了。

我们全员忙碌起来,满微博刷热点。

好的网红要关注时事,我们做到了。

有女孩遭遇尾随,谁让你穿那么少的?有新人被老班猥亵,谁让你画那么浓的妆?有大学生被强奸,谁让你走夜路的?总之都是你们的错!

好的网红要关注娱乐,我们做到了。

有明星出轨,害我们都不相信爱情了,人渣!有明星获奖,那么浮夸的演技也能上位,肯定有黑幕,人渣!有明星捐款,那么有钱还款那么少,人渣!

票房高的电影我们一个站出来骂。 现在国内电影真是越来越萧条越来越商业化,这么幼稚的影片也敢拿出来骗钱,这个导演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你们的尊严呢,理想呢,良心呢?

正当红的明星我们一定要第一个站出来骂。 果真是到了看脸的时代了,这么浮夸的演技,这么低劣的唱功,这么好看一看就是整容了嘛!你们的品味呢,理智呢,节操呢?

05

木木红了。

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木木的粉丝终于飙升到153万,广告商电话接到手抽筋,夜未眠也在推广中火爆起来。 我们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买起了真名牌,天天有人追着木木推荐化妆品,甚至有编辑联系我们要帮木木出书。

木木每天在网上被很多人追着骂,但是更多人是充满崇拜的看待她,认为她针砭时弊,一针见血。

我们发表了许多篇爆文,转载量巨大。什么<<你为什么不能成才>>,<<我凭什么爱上你>>,<<女人25岁前凭什么谈爱情>>,或者<<我就是爱钱怎么了>>,诸如此类,都是一个路数。我们不禁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好骗,慢慢也已经把公务员辞掉,她说这种靠编故事讽刺人的毒鸡文,她能写一辈子不重样,还上哪门子班。

正当我们以为,一辈子就会这样过去的时候,木木突然被摄影师男友甩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找了个真的整了容的网红脸,而不是像自己每天只能发深度ps的照片。

女人失恋是可怕的,尤其是性情中的女人。我们见识过木木整日以泪洗面悲天悯人后,没想到她居然在网上发出了真人照片,并坦白了我们是如何将她打造成了今天的模样。很快,木木早期使用假名牌照片也被翻了出来,唏嘘声不断。

木木又以另外一种形式占领了头条,只可惜广告商们以负面影响为由,纷纷与我们解约。钱大把的赔偿回去,我们又成了一年前的模样。倒是几个网络新锐借着这个热门话题赚得了不少点击率,什么《论“网红木木”的营销术》,《虚假营销该怎么玩》,也有另类写手发表了一篇《我们为什么抓住木木不放》反响热烈。

在此次活动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龙龙,因为夜未眠是真的火了起来,他再也不用担心交不起电费了。最可怜的恐怕就是慢慢,公务员的工作辞掉容易,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我们都曾经猜想,如果她读到那些还没有她笔风犀利的最新爆文,一定会充满鄙夷地捶胸顿足。

通过这件事,我们也深刻的意识到,千万不要和热恋中的人共事,因为你永远想不到她分开时会做出怎样的事。

为期一年零三个月的网红打造计划,就此告终。慢慢被她老妈拽回家复习,准备考研究生。湘北回到了曾经的会计事务所,被老板压榨,开始没日没夜的加班。我把租期未满的工作室改成了麻将馆,每天在嘈杂中写着剧本。 只有木木,在事发之后整天赖在我家醉生梦死,死活不肯出门。

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个拍微电影的导演,我看见木木一脸光芒地随他离开,刚要替她高兴,就看见她枕头上一张整容名片。


本文首发于“大冰的小屋”,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