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椿树

        我家院子外面有很多树,其中最高大的是两棵椿树,有一棵就紧贴着院子的窗户。邻家阿姨说那是香椿,春天可以摘叶子吃。听到这话时候已经是初夏了,遗憾之余我也带着问号查了一下,因为我知道除了香椿还有臭椿,可看那种子和枝叶明明是臭椿呀。不过这消息没好告诉阿姨。其实也不必仔细分辨,早晨院子里经常弥漫一股问道,说不上臭,但的确不好闻,尤其是雨后,这味道更浓。后来确认了,就是临窗那棵树惹得祸,看在它夏天为我遮挡西照的功劳上原谅它了。

        在两个院子交错的屋檐和它枝叶的遮蔽下,那一溜狭长成了半封闭的小世界,也是众多小生命的法外之地,尤其是雨后一湿润,就都鲜活起来了。雨水从屋檐滚落,滴在低矮的窗台,沿着墙砖流下形成一道道细流。不时有小虫从墙上、窗台上、地砖上爬过。蜗牛纷纷出来了,有的直接上了门框。多脚的鼬蜓也格外活跃,偶尔会有一只顺着墙缝钻进院儿来。墙角的小地砖错落摆放,正面和侧面都是青苔,紧挨着它们的铁栅栏已经锈蚀残破,配上青苔到不觉得陈旧,活的东西就是这样。隔壁院子的地下散落着飘进来的槐树豆荚,沿着栏杆边缘钻出一溜树苗,那都是臭椿树掉落的种子长出来的。

        时间在这个角落里显示着力量,活着的死了的,空空的蜗牛壳崩了口;倒卧蓬草中的小虫;一地的枯枝;还有青苔和铁锈。时间挺也无力的,管不了枯了又钻出来的新草,随意播撒的种子就能长成小苗。你可以从墙角一分一分的看过去,有无限的细节,方寸之间深不见底。真沉在里面时间与空间都与你无关了。   

        谁都说喜欢走进大自然,去不了呢还有窗外的小天地,真都没了就捡起桃核看呗。这世界可能是全息的,部分包含全体。一花一世界,从果壳中看宇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