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罗同人文)有敌如此,何须朋友(四)

        6月25日,是阿根廷对尼日利亚生死战的日子。C罗在那一天也在圣彼得堡,而且也在球场里。

  葡萄牙对伊朗的比赛:在两天后进行。他们虽然出线形势要比阿根廷好,但这样的大赛,谁都不敢放松。

  但是当莱因克尔问他是否愿意担任BBC的解说嘉宾的时候,他却一口答应了。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象到。

  坐在BBC的演播室里,从看台的最高处向下看去,视野一片开阔。满眼都是绿色,很宁静。但很快,一场没有硝烟的恶战就要开始了。

  而他,可以坐在这里,以一种看客的身份去看梅西的比赛。这感觉很奇妙。

  这是两人争夺十年来,C罗第一次愿意坐在观众席里去看梅西的比赛。不只欣赏,而且还会担心,这难道不够奇妙吗?

  “你们都想喝些什么?”莱因克尔指着满满一桌子的茶杯和咖啡杯问。莱因克尔是BBC的主持人,也是这个团队的头儿。他早已经退役了,两鬓也早生了白发,但这位世界杯的前最佳射手却仍然保持着当球员时的敏锐和精准。

  费迪南德欠了欠身,最终拿走了茶包。C罗和他是老熟人,都是当年在曼联的队友,费迪南德还是C罗的队长。

  “队长还是不改自己的习惯啊。”C罗笑了笑说。

  “嗯。”费迪南德答应了一声,“就算到了俄罗斯,也觉得还是喝茶好。”

  尽管是队友,但他们私交却一般。两个人的默契只限于绿茵场上。而场下,费迪南德依然是爱喝红茶的英国人,而C罗对于红茶这玩意,怎么都习惯不了,而且觉得这绝对是英国人抱残守缺不思进取的一项见证。

  “于尔根,你喝点儿什么?”莱因克尔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演播室里唯一的一个“外人”克林斯曼的身上。

  克林斯曼的头发如今秃了不少,早不是当年的金色轰炸机了。但他笑起来依旧灿烂:“我什么也不要,刚在场外买了星巴克的美式咖啡了。”

  莱因克尔露出来很英式的很有内涵的笑:“看来,入乡随俗的事情,你做得不错啊!”

  克林斯曼在洛杉矶住了好多年,已经是半个美国人了,所以就连平时喝的咖啡也变成了星巴克。

  只有C罗没有任何动作。为了出镜,他今天西装笔挺,也抹了足够多的发胶,就连领带也是精挑细选的结果。他把自己打理得连牙齿都不会乱。

  对于桌子上的饮料,他完全没兴趣。他的心全在马上就要开始的比赛上。

  几个人都不生疏,在演播室里很随意地开着玩笑。

  C罗知道,虽然他们几个足球界的大腕凑在一起,要点评的整个比赛。但这两支球队伍,22个人里头,他们的焦点却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梅西。

  当然,他自己也是如此。在球场上踢球的时候,由于完全投入到比赛里,什么也感觉不到。但此时此刻,当他作为一个观众时,却意识到作为球星的压力了。

  生死战,不是自己所熟悉和擅长的体系,面对的又是常常会有出人意料表现的非洲雄狮,梅西他能取胜吗?甚至,他能顶得住这球场内外的各种压力吗?

  C罗发现自己在不自觉地替梅西担着心。


  这个时候,梅西正戴着队长的袖标,站在球员通道里,等待第四官员的进场示意。

  现在他旁边的是尼日利亚的队长。梅西朝他礼貌地笑了笑,而后再就无话了。只好扭了扭身体,做着例行的准备活动。

  梅西的脸上依旧很平静。对于马上就要开始的比赛,他反而没有太多担心。

  “投入比赛就好,没必要对胜负想太多。”他对自己说。

  确实,阿根廷队的比赛比巴萨的难打得多。但是,这就是他自己的选择,再难也要上。谁让他对大力神杯还没死心呢?

  这个时候,他听到小马哥在身边故作轻松地说道:“今天天气不错,踢一场球看来不会太热。”

  梅西回了一个很浅淡的微笑。他知道,小马哥在想办法让自己放松。

  有人在背后捅了捅他的腰。回过头去,看到了阿奎罗稍显顽皮的眼神。

  今天阿奎罗不首发,伊瓜因取代了他。为此阿奎罗有点不高兴,一直闷在更衣室里。而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对梅西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既是玩笑,更是鼓励。

  梅西很感谢他的这些队友和同伴,以各种方式在帮他。他是他们取胜的希望,可他们也不想因此就让他多了负担。

  梅西觉得有他们在真好,至少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而他作为队长,话一向都不多。他不大喜欢在场上对别人指手画脚。他更喜欢用脚来说话。好在,他的话,队友们全都懂得。


  莱因克尔紧盯电视屏幕。

  “今天的球赛,你们有什么预测?”

  演播室里刚才还很轻松的气氛随着比赛的临近变得紧张起来。虽然他们只是解说嘉宾,但谁都经历过大赛,□□味以及略带窒息的气氛已经感染到了他们。

  “不太好说。”费迪南德先开了口。他还是一贯的沉稳。在曼联的时候,他便是球队后防线上的大脑,在BBC的这个团队里也是。

  “阿根廷队显然要比尼日利亚队的压力大。他们必须要获胜才能出线。后防线很关键,不能再像上一场比赛那样丢太多的球。当然,最重要的,还要看梅西的表现。”

  果然提到梅西了。C罗在心里说。

  “梅西毕竟是世界级的球星,他有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克林斯曼放下手里星巴克纸杯,说道。

  “可是,要注意的是,他前两场的状态并不好,还射失了一个点球。”莱因克尔不失时机地插嘴道,继续机敏地带动着话题,“而且他的跑动非常少,尤其是无球跑动,甚至比门将还低。”

  “嗯,可我想足球运动员并不是跑步机器。”克林斯曼不慌不忙地说道,“他是一位伟大的球员,他在禁区里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

  “可是,如果像前两场那样继续被对方缠住了的话,他还是很难施展手脚的。阿根廷毕竟和巴萨不一样。”费迪南德若有所思地说道。

  C罗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的争论,并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被敏锐的莱因克尔察觉到了:“你怎么想呢?你和他做了这么久的对手,你怎么看?”

  “梅西今天会进球的。而且阿根廷队也肯定能出线。”

  “你这么确定?”费迪南德不信地看着他问。

  “是。”C罗很肯定地答道。他当然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