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青春——搬家记

我在北京生活了七年零六个月,累计搬家十一次,相比住在地下室的北漂来说,我是幸运的,从未住过,然而我的搬家次数却着实惨烈。每次搬家身体都要经历一次错骨的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每每一想到这就觉得对不起我的双亲,不过,即便这样也不能磨灭我那留在青春记忆上的烙印。

一、2005.2-2005.7, 北京某高校校外宿舍

我本科就读的是位于东北海滨的一所大学,因是理科院校开设文科专业的第一年,学校鉴于文科教学经验还在成熟磨合中,遂将大三的我们送到了北京的某高校进修一年。

2005年大年初六,我们就如同北京当日的雪花飘落在了京城,下火车后几经辗转找到了学校给安排的宿舍,那个宿舍虽然名义上是某高校的,但是坐落于校外,居住的人鱼龙混杂,没有学校的正规管理,就是几个阿姨负责管管事儿,收收钱。

那年夏天,北京炙热的要命,习惯了海风洗礼的我们,第一次接触到大城市的热,那叫一个焦灼,老实的坐着都会汗流浃背,晚上睡觉用扇子不停的扇动,直到累得睡着了,我们三番五次的找阿姨帮忙解决空调问题,她们直到我们离开了也没解决。

起初说是要住一年的,我们住到半年的时候,那高校七月底突然说要在八月初收回宿舍所有权,那意味着我们得尽快搬离那里。时间很仓促,我们气愤不已,所以在那个夏天的晚上我们集结了一小撮人前往楼下看门处,跟阿姨进行协谈。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可以搬,但得给我们违约金,那个小房间被挤得满满腾腾的,一个人负责吵架,一个人负责圆场,其他人负责镇住气场……经过一番争吵,我们在凌晨三点左右走出了那个小房间,第一次发现北京的夏天也可以如此凉爽,一阵夜风轻轻袭来,清透至极。那个夜晚我学会了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第二天我们没有拿到任何违约金,就打包走人了,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们在阿姨眼中就是一群不经事儿的小屁孩儿而已。

二、2005.7-2006.2海淀区皂君庙东里

新家位于校外的一个八十年代的居民老楼,从宿舍走路到新家十五分钟左右,用自行车和人力搬的家,往返很多次,每每路过一家叫权金城的烧烤店,那个店门口的保安都很小心谨慎的注视着我们,我们看起来难道像逃难的吗?还是,会随时冲进他们饭店抢吃的?我也是醉了。

为了省钱,我们做了二房东,这个房子是二居室,六个人住其中一间,大概十几平米的样子,放了三个上下铺,中间摆了一个桌子。另外一间以一个月一千元的价格租了出去,这样算下来,我们每个人承担的房租大概几百元而已,我们真是会过日子的小能手。

隔壁那间住的是两个女大学生,要来的还是会来,我们必然要狭路相逢。大家晨起的时间都差不多,有一次隔壁房间的人在如厕,室友想嘘嘘,就在门外等着,不知道为何她在厕所里着了迷,就是不出来,室友在卫生间门外从淡定的等着到夹着尾巴徘徊,然后面露各种呲牙咧嘴狰狞的表情,我们从房间里探头看了看,同情的摇摇头,她鄙夷的回了个眼神,然后浑身抽搐的挠着卫生间的门,里面突然应了一声,我想着我的室友此刻应该如释重负了,可是我们看到室友突然站在那里不动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裤子,我们也顺势看下去,啊!我想她一定感受到了一股暖流在大腿上流淌着……

三、2006.2-2006.7通州永顺南里

大四下学期,走的走,留的留,各种打散又重新组合,剩下了五个人。仍然没有变的是,我们还是很穷,但开始矫情了,想要有自己的空间,所以从报纸上找了一个通州的四居大房子,看看这消息渠道简直让人咂舌,真是年少无知,还好没有被骗。不仅如此,我们还找了一辆黑车载行李,此处只想放个擦汗的图片。

新家缺少一张床,我们便在通州的市场买了张实木床,找个搬床工人,他向我们索要搬运费三十块钱,我们讲价就给二十块,那个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人总归是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事儿很幼稚,毕竟是五楼,人家也是很辛苦的,但是那个时候的我们一分钱也要攥出水来。

加上过来帮忙的同学一共是八个女生,我们做了个决定,自己搬。

那个楼楼道不宽,床显得有点大,而且床体不是简单的木板,是一个120*180*60CM大概这样的木制长方体。到楼道的拐弯处是拐不过去的,我们就把床搭到楼梯的扶手上翻个个,然后再向上翻个个,就这样翻来翻去的徒手把床搬上去了。如今想来不知道怎么费的九牛二虎之力终结了那次搬家之行。

七月的北京,加之我们付出的苦力,真真是满屋飘散的汗味,还有每个人胳膊上数不清的淤青,但我们脸上并没有苦大仇深的表情,大家还互相打趣的说,这也需要智慧的,一般人还搬不上来呢。

我们就这样乐此不疲的谈论着我们的成就。

我想那也许就是青春。

四、2006.7-2006.9通州西门

大学毕业,最后剩下三个人,我们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了,就在通州的西门换个两居的,这次是怎么搬的家一点记不得了。

我只记得我们在那里住了三个月,就又要搬走了。

因为我们找到工作了,但是工作单位在西三环,而我们住东五环外,从东五环到西三环是一环又一环啊,不得不再次搬走。但是提前搬走属于毁约,最初跟中介签署的房屋合同是一年期,毁约必然要给违约金的,但是以我们的性格怎会轻易交出违约金呢,于是乎,我们在网上发了转租的帖子,北京就是不缺租房子的人,很快便有人来看房,室友发挥她无尽的口才天赋,轻松转租,我们没有任何损失的打包走人。

顺便提一句我那室友,平日里骂人都不带脏字,各种原创段子,让你应接不暇,我至今也学不来,只能流着口水羡慕。

五、2006.9-2008.6崇文新景家园1-2

这次搬家是较比轻松的一次,因为路途遥远,也开始有收入,我们找了个搬家公司。他们有一个超级大的布袋子,可以装很多行李,然后四下一抽绳,绑上扣子,搬家工人将其翻个,往后一背,轻松搬下楼。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我们看的目瞪口呆,倘若自己搬,可能需要往返几十个来回,但是他们只需要往返几次就搞定了,而且在他们看来我们没有家电,简直搬的不能再轻松了。

新家在南二环,一个一百平的房子隔出了四个小房间,我们三个住在其中最小的两间,另外两间不认识。

有一次,我们逛北京动物园,有个人在卖狗并放出狠话,“如果没人买,就把刚出生的狗扔到垃圾桶里。”,室友一听这话,看看可怜的狗狗,心疼的不要不要的,纵然我们觉得好似被骗,但她还是毅然的买了一只回来供养。我们帮她一起照料狗狗,可我们都没有照顾宝宝的经验,怎么会照顾好刚出生的狗宝宝呢。

可怜的狗宝宝很快就病了,我们每天早上送它到医院打点滴,晚上下班去接它,花了两千多的医药费后,它还是离开了,它在我们家生活没有超过两个礼拜。

九个月后,人员结构再次变化,我们从同小区的前楼搬到后楼。这次搬家我没有参与,当时不在北京,好像也事发突然,室友们帮我搬的,真的感谢他们了。

在那个房子,才略微有点像家的感觉,其间一个同学来我们家做客,我们盛情的款待并一展厨艺,她感动不已,用视频录下了我们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可事后观看视频时,发现了一个违和的身影,一直在厨房里晃动,东擦一下西摸一下,完全不知道在做什么的赶脚,甚至有点扰乱真正大厨做饭的节奏,那个人就是我,不会做饭的我。

六、2008.6-2012.11蒲黄榆1-2-3-4-5

那年北京要举办奥运会,房东要涨价,几次砍价不成,我们就搬到了蒲黄榆。自此之后,也开启了我们在蒲黄榆长达四年半的租房生活。

先来捋一捋,四年半里一共换了五个房子,这五个房子的位置如下:蒲黄榆地铁D出口蒲安里小区------蒲黄榆地铁A出口浦安北里------蒲黄榆地铁A出口浦安北里的后楼------蒲黄榆地铁D出口一号院------蒲黄榆地铁D出口景泰家园。

前两次搬家的原因,是人员结构变化和作息时间不和谐。到第三次搬家时,我们已经趋于稳定,应该会住上几年,可是因为房东的孩子要结婚,我们被无情的撵了出来。更无情的是,第四个房子居然又是因为房东的孩子要结婚,再次被撵……房东你们这是要闹哪样,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怎么要结婚的都让我们赶上了。

虽然我们有时候也怀疑房东这借口真伪,但是绝对不是因为我们表现太差,我们对房屋的保护如同自己的家。

因为房子都不远,不适合找搬家公司,所以我们采用的搬家工具也偏轻巧易行:一次是人力板车,行李被捆到那个板子上面,摞的很高,我们坐在行李上面,前后左右没有可以扶着的地方,只能扶着屁股下面的行李,骑车的人骑的摇摇晃晃的,我们坐在高处,重心也跟着摇晃,整个人都岌岌可危的样子,顿感一阵寒意从身体滑过,我突然意识到,原来高处不胜寒是这么来的,现在我比较疑惑的是当时是怎么找到这种骇人听闻的交通工具;

另一次的工具是小蹦蹦。我们开始变得阴险,我说要打车,打小蹦蹦那种车,结果当我要上车时,后面跑出来一个人,说有点东西帮忙带一下,我就说好,然后她就不断地从小树林里拿出行李放到了车上……那个小蹦蹦司机也许早已识破了我们的伎俩,只在心里骂我们千千万万遍,不过,我们下车时多给了一些钱,以抚平司机内心的创伤。

在这其间弄丢了我在北京这么多年唯一的巨款,一顶玫红色的帽子,据说当年东北只有两顶出售,我拥有其中一顶,真是心疼的不要不要的,甚至连个照片都没有留下。

小结

生活有的时候写下来,才发现好像很苦,但是身在其中时并不觉得。

我庆幸的是身边一直都有同学在,所以我并不觉得孤单,能在雾霾之都坚挺了那么多年,也是缘于彼此的信任和支持。

青春,你以为很长,但其实不是,经常随随便便就被挥霍了,算算我这十一次的搬家,每次按照三天来算的话,我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都在搬家,这也许注定是要让我记住青春里这些烙印的吧。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同学们不再租房,有的结婚,有的买房,有的离京,慢慢的各自尘埃落定,就这样我们陆陆续续终结了搬家的命运。

如果你还是青春的一抹,请不要抱怨生活的不公,请珍惜你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别人不曾有也无法体会的青春。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