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笔记】史钧:人工智能将替换人类本身

  这篇文章说的是学者史钧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类进化的观点。

史钧是畅销书《疯狂人类进化史》的作者,也是生物进化科学的研究者 。应「得到」”知识新闻工作室的邀请,他为我们独家撰稿,谈了自己对人工智能与人类进化的看法,以下就是这篇文章的内容,与大家分享一下。

多年以后,当人工智能历史学家回顾人类这种哺乳动物的灭亡进程时,应该会把2016年当作一个拐点——谷歌“阿尔法狗”以绝对优势战胜韩国围棋名将李世石后,人工智能在一片惊叹声中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然而人工智能的一小步,却极有可能是人类走向灭亡的一大步。

人工智能战胜人类并不新鲜,早在1997年,IBM的超级电脑“深蓝”就已战胜过当时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至于在普通游戏中被电脑击败的笨蛋玩家更是数不胜数。二十年过去了,人工智能已经取得了飞速进步,“阿尔法狗”比起“深蓝”更胜一筹,倒不是因为围棋比国际象棋玩法复杂,而是因为阿尔法狗已经具备了自主学习、自我评价、自行成长的能力,而那原本是人类的专利。这意味着一个可怕的前景——在将来,人工智能将会全面超越人类,就像婴儿必将全面超越父辈一样。

只要简单回顾一下人类进化的路线,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前后更替一直是进化的本质内容,而智能则在其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只有智能强大,才能不断击败对手,占有对方的生存空间。这种替换方式在人类进化史中数次重复,从没止息:南方古猿被能人替换、能人被直立人替换、直立人又被智人替换。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生活在欧洲山洞里的尼安德特人和西伯利亚雪原上的丹尼索瓦人都拥有健壮的体魄,完全可以适应严酷的自然环境,但由于智能短板,仍然成为智人征服的牺牲品。

在这之后,智人的内部继续替换:先是狩猎采集部落被农民替换,他们的地盘被不断蚕食,只能一点点退到雨林深处;不过农民也不是最后的胜利者,在欧洲,他们是工业扩张最早的蚕食对象,接着全世界的农民一步步失去自己的土地......这样前后更替的轮回似乎没有终点。

由此可见,“智能”其实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与刀枪不同,智能是复杂多变的“系统性武器”,这件武器的杀伤力不仅体现在暴力冲突里,还体现在时代发展的技术浪潮里。

比如说,智能在远古时代赋予人类狩猎和采集的能力;在农业社会又赋予人类种植和养殖的能力;后来在工业社会时代,赋予人类设计产品还有组织生产的能力;在现代社会,赋予了人类写代码和设计人工智能的能力……看起来,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智能扩张的脚步,落后于时代的群体将不断消失,这个替换进程就像波浪翻滚,此起彼伏。

我认为,最后一次替换,将是人工智能替换人类本身。

显而易见,现代人类正在迅速失去咱们上面提到的那种“智能优势”,我们已经为自己培养了更为强大的对手,那就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获取知识的速度更快、积累知识的能力更强、处理知识的效率也更高。因此将迅速超越人类,在计谋、情感甚至暴力方面,达到不可思议的高度。那时人类再想控制人工智能,就像年老体衰的父亲想要控制身强力壮的儿子一样,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

所以人工智能替换人类是一个时间问题,时间长短取决于人类的好奇程度。好奇心越强,替换速度越快。而我们都知道,人类是地球上好奇心最强的动物,这几乎就是人类进化的宿命,这个宿命就是:我们原本已经没有天敌,于是我们奋力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天敌。

所以我认为,人工智能将彻底改变人类进化的方向,也就是从肉体进化转变为智能进化。作为肉体进化的载体,人类已经完成了基本的使命,包括基因在内,都将被智能所抛弃。作为智能的优化载体,人工智能已经走向前台。

从更长的时间跨度来看,可以说,我们都是“死人”,肉体终会消失,只有智能可以在进化的长河中继续存在。人类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就算肉体消失,人类的智能仍将得以保存,并且通过人工智能进一步改造地球和宇宙。

当最后一个人类消失时,人工智能或许会写上一篇辞藻丰富、情真意切的墓志铭,感谢人类创造了它们。

我们不知道那一天何时到来,但那一天必将到来。

以上就是史钧应“知识新闻工作室”邀请,独家撰稿谈到的对人工智能与人类进化的看法,供你参考。

特约撰稿:史钧

讲述:郑磊

   

本文为老卢整理的微商读书笔记,原文地址:http://www.laoluv.com/weishang-chongdian/639920170202.html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