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我爱过你

96
沈莲生
2018.05.02 09:12* 字数 1687

禁转  总裁AU  ooc  圈地自萌  BE预警


0.

Я вас любил: любовь еще, быть может,

В душе моей угасла не совсем;

Но пусть она вас больше не тревожит;

Я не хочу печалить вас ничем.

Я вас любил безмолвно, безнадежно,

То робостью, то ревностью томим;

Я вас любил так искренно, так нежно,

Как дай вам бог любимой быть другим.


1.

“你爱过我吗?”

他迎上那双眼。灼灼桃花半眯,好像有血丝,目光深深深如长夜,又泛着一层水光,发亮。


今晚是肖家的庆功宴。水晶吊灯七层,细碎锋利的流光直泼得尺来远,在过于亮的地板上滴溜溜打转,钢琴曲淌出来,泼花了衣香鬓影;少年人眼角溅上风尘。除却几个肆意露着棱角的初生牛犊,汹涌暗流之上尽是一派祥和;各路人寒暄客套推杯换盏,再后就只是静,人去楼空,客走茶凉。

再盛大的宴,也有散的时候。


醉酒的人直直地看马龙,直看到眼底去。这一刻他神色清明,真像那年夏天。


十几岁的少年都像小苗,两株嫩绿在风里相遇。不过,却不是那种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两只炮仗碰着还差不多。

“你好啊,我是张继科。对门刚搬来的。”

“吸吸吸你好啊,马龙……”

少年咋咋呼呼打断:“你一个女孩子,名字还挺硬气哈哈哈。”

白净的小马龙镇定地冷笑:“你的世界里,是按衣服辣眼程度分男女的吗?”

“你质疑我的审美?”

“你刚还说我是女孩子呢!”

“打一架?”

“定点儿吧!”

半大的男孩子,浑身是小刺,但是那刺几乎可以说毛茸茸的,带着阳光的味道,并不真的扎人。没有什么问题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架。于是两个人发现新学期自己的同桌是对方以后,顺理成章继续文斗。

“到期中算,我总分比你高你就给我带早餐。”

“行。我分数高你就体育课帮我带水。”

“一言为定。”

后来是,马龙吃了张继科好几年的早餐。张继科好几年的体育课和大小比赛也只喝马龙带的水,被一旁哇哇哇的小迷妹吐槽不解风情。

晃晃悠悠玩世却恭,竟也一路并肩走了小半生;路过的人和事林林总总光怪陆离,但是心底波澜不惊,那人在身边呢。

对了,有一个晚上例外一点。

马龙推笑他游戏坑的张继科:“哈哈哈哈去你的!”

张继科突然正色,眼里带笑却攥紧了手心:

“去我的哪儿?心里么?”

马龙嘴角翘翘,像猫:

“你让我去吗?”

“来呗。”



02.

张继科又问一遍:“你爱过我吗?”

这句话,你不该说啊,继科儿。

马龙不答,只抬眼,研究身子左侧的路灯杆,半晌,又看右脚边的绿化带。

直到两人的助理都寻过来,马龙也没研究完。

张继科低低的声音打破快要凝住的空气:

“我爱过你。”

左边灯右边树,龙啊,你的一个摇头也这么不同寻常。

我爱着一个有趣的灵魂,哪怕他生着刺让我遍体鳞伤。

张继科扯着嘴角笑一下。

淡淡的笑,像刚刚在说中午不去食堂吃饭,去文化路吃。

不对,文化路早拆了,一起牺牲午觉跑出学校去改善伙食,下午上课前两个人分一杯咖啡,也是很早很早的事了。

那么多东西,都消失在从Z大毕业的夏天。两个人分别接到了肖门和秦门的消息,一起去B大读研的约定,再也没有人提起。

那一年的夏蝉把天空叫窄了,窄得放不下过去,容不得未来。


“嗯。”

马龙控制着没去按胸口,那里也被扯住了。疼。

各自道别上车,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再见,路上注意安全。”

“再见,你也是。”



03.

马龙少见地歪在车后座上,神色平静地咬牙。

傻逼。你知道个鬼。

左到右是摇头,上到下还是点头呢!

问什么我爱过你么,当初干什么去了?!

傻逼。


风从车窗缝灌进来,后座的人迷迷糊糊沉在黑甜的梦里,一句梦呓般的喃喃被卷出去,丢在夜色里。

林荫道彼端是湿红流碧彼端是不夜灯火。庞大的黑夜和光束缠斗,水泥林场里刀光剑影。喃喃太轻命运太薄,轻轻巧巧粉身碎骨。



04.

“我爱你。”

“没有过。”


05.

我爱过你:也许,这爱情的火焰

还没有完全在我心里止熄;

可是,别让这爱情再使你忧烦——

我不愿有什么引起你的悒郁。

我默默地,无望地爱着你,

有时苦于羞怯,又为嫉妒暗伤,

我爱得那么温存,那么专一;

啊,但愿别人爱你也是这样。



End.

0.取普希金《Я вас любил》(中文:《我曾经爱过你》)原诗

05.取穆旦译作

泠杏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