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的网 第十章 一次爆发

蜘蛛头朝下日复一日的等待主意的到来。一小时有一小时,他毫无意识的坐着,沉入了深思。她已经答应威尔伯要救他的生命,她要实现它的承诺。

夏洛特天生就有耐心。她的经验告诉她,如果她等得足够长的时间,一只苍蝇就会飞进她的网里。她的经验会告诉她,如果她在威尔伯的问题上花费足够长时间,她就会想到办法。

最后,在七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她想到了主意。“为什么,这么完美简单!”她自言自语到。“这个能救威尔伯命的方法就是戏耍祖克曼。如果我能愚弄一个臭虫。”夏洛特想到。“那么我确定可以愚弄一个人。人们不比臭虫聪明。”

威尔伯就在那时候走进了他的院子。

“你在想什么,夏洛特?”他问。

“我只是想想。”蜘蛛说,“人们很容易被骗。”

“被骗是什么意思?”

“很愚蠢。”夏洛特说。

“这太仁慈了,”威尔伯重复道,然后躺在阴影里,很快的睡着了。蜘蛛却时刻保持清醒,充满深情的凝视着他并为他的未来做计划。夏天已经过去一半了,她知道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在那个早晨,就在威尔伯睡觉的时候,艾弗里阿布拉尔正在漫步道祖克曼先生的院子里,跟着弗恩。艾弗里手里拿着一只活着的青蛙,弗恩头上戴着一个用雏菊编的发卡。孩子们跑进厨房。

“正好有一块蓝莓派,”祖克曼太太说。

“看我的青蛙!”艾弗里说,他把青蛙放在排水板上,这样就可以去拿派了。

“把那玩意儿拿走,”祖克曼太太说。

“它很热,它快死了。”弗恩说。

“他没有,它让我抓它两只眼睛中间的地方。”艾弗里说。青蛙跳到了洗碗池里。

“你拿着你的派吧。”弗恩说。“祖克曼太太,我能去鸡窝里去找鸡蛋吗?”

“你们两个都出去,不要去打扰鸡。”

“一切都乱了。”弗恩喊道。“他前身都是派。”

“快点来,青蛙。”艾弗里说,他抓住青蛙,青蛙挣扎把肥皂水都溅在蓝莓派上。

“另一个危机。”弗恩说。

“我们去荡秋千吧。”艾弗里说。

孩子们跑向谷仓。

祖克曼先生有全国最好的秋千。这是一个又长又重的绳子系在背面的门上。在绳子的最底部是一个肥大的结,可以坐在上面。这样安排的话就不用推了。你通过爬梯子到了干草棚的顶上。然后握住绳子,你站在边缘往下看。你会感到害怕和头晕。然后你骑在结上,所以他的角色就像一个座位。然后你鼓足勇气,深呼吸,然后跳。你会降落在下面很远的谷仓地板上,然后那个绳子会突然把你拉住。然后你会在谷仓的们那里滑行一段时间,风会吹进你的眼睛、耳朵和头发。然后你会急速上升到天空,看到白云。接着绳子和你都会拧上,然后你会再次掉下来、掉下来,在谷仓地面的上方滑行,然后再滑行一次(这次时间不会很长),然后再滑行一次(这次不会太高),然后再一次出去,然后再进去,然后再出来,然后你再跳下来,让其他人试一下。

妈妈们很担心祖克曼先生的秋千,她们害怕有些孩子会掉下来,但是从来没有小孩掉下来。孩子们通常比她们父母想象的更紧的抓住绳子。

艾弗里把青蛙放在口袋里,然后爬上草棚的屋顶,“我最后一次荡这个秋千。我几乎撞到了谷仓的燕子。”他喊到。

“把那只青蛙拿出来”弗恩命令到。

艾弗里叉坐在绳子上跳,他荡出门外,青蛙和所有的一切都掉在空中,青蛙和一切。然后他又滑回谷仓。

“你的舌头是紫色的了。”弗恩说到。

“这么说该你了。”艾弗里说到。青蛙又飞了起来。

“该我了,快点跳下来。”弗恩喊道。

“弗恩非常的渴望,”艾弗里唱到。

当他跳下来时,他把秋千抛给了妹妹,围着盯着他妹妹转,弗恩闭上眼睛跳了上去,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秋千就已经把她送到了天上。

他们轮流玩了一个小时。

当小孩都玩累了的时候,他们去草地摘了一些野生的覆盆子吃掉了。他们的舌头从紫色变成了红色。弗恩吃掉了一个有臭虫的覆盆子,味道很差,她没有勇气再吃了。艾弗里找到了一个空的糖果箱,然后把青蛙放了进去。这只青蛙在早上玩秋千以后就很累了。孩子们慢慢的走回谷仓。他们都很累了,没有力气做任何事了。

“我们来做一个树屋吧。”艾弗里说。“我想和我的青蛙住在树屋里。”

“我要去探望威尔伯了。”弗恩回答到。他们爬到围墙的里面,朝猪栏那里走去。威尔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醒过来。

艾弗里注意到蜘蛛网,他走进后看见了夏洛特。

“嘿,看那只大蜘蛛!”他说。“是只树蜘蛛。”

“离它远点!”弗恩喊道。“你已经有一只青蛙了——这还不够吗?”

“那是一只很好的蜘蛛我要去抓住它,”艾弗里说。他把盖子拿了出来。又找了一个树枝。“我要把那只蜘蛛弄进箱子里,”他说。

他几乎听见了所有当他看见这一切的时候。如果那个男孩抓住了她那就可能是夏洛特最后的时间。

“你快点给我停下,艾弗里!”弗恩喊道。

艾弗里把一只脚放进猪圈的围栏里。当他正准备用棍子打夏洛特的时候,他失去了平衡。他摇晃了一下倒在了威尔伯的食槽边。食槽翻到了,打在了艾弗里的身上,鹅蛋就在食槽下面。鹅蛋打破了,发出了难闻的气味。

弗恩尖叫起来,艾弗里跳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难闻的丑鹅蛋的气味,邓普顿这时正在家里睡觉,他赶紧逃离谷仓的家。

“晚安!”艾弗里说:“晚安,太臭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弗恩哭了,她捂着鼻子跑出了房子,艾弗里也捂着鼻子跟在弗恩的后面跑出去了。

夏洛特看见艾弗里跑了以后轻松多了,她刚刚很难逃跑。

在那个早上的晚些时候,那些动物从草地过来—羊、羊羔、公羊、鹅和三只鹅宝宝,有很多对这个难闻的气味的抱怨,威尔伯要一边一边的讲这个故事。阿布拉尔的儿子是怎么想办法抓住夏洛特的,还有那个难闻的气味是怎么把他熏跑的。“是那个鹅蛋救了夏洛特的命。”威尔伯说。鹅很自豪它冒险把这个鹅蛋分享出去。“我很高兴那个鹅蛋从来没有被孵化。”她喋喋不休的说到。

邓普顿失去它心爱的鹅蛋感觉很糟糕。但是他并没有吹嘘。“这是为了救命而付出的代价。”他用他那奇怪的声音说到。“一只老鼠永远也不知道手边有什么东西可以获得,我从来不会扔掉任何东西。”

“好吧。”一只羊羔说到。“这些事情都是为了夏洛特好,那我们这些剩下的动物呢?这个味道是非常难闻的,谁想住在这个充满难闻气味的谷仓。

“不要担心,你会习惯的。”邓普顿说到。他坐起来,拉了拉聪明的长胡子,然后爬向了垃圾堆。

吕里午餐时出现了,给威尔伯拿了一桶泔水。他在猪圈里慢慢的走,他闻了闻空气,做了个鬼脸。

“食槽有什么?”他说,他把泔水桶放下,他拿起来了艾弗里打算打夏洛特的棍子扔了出去。“老鼠。”他说。“我应该知道老鼠会在食槽下面做窝。”

吕里把威尔伯的食槽拖走,然后踢了一些土到威尔伯的洞里,把坏了的鹅蛋放进了邓普顿的窝里。吕里拿起泔水桶,威尔伯饥饿的站在食槽里流着口水。吕里把泔水倒进食槽,泔水从威尔伯的眼睛和耳朵里流出,威尔伯打着呼噜吸吮着,狼吞虎咽,发出了沙沙和哗哗的声音。焦虑的想要马上得到所有的东西。这是一顿美餐——牛奶、麦片、剩下的煎饼、一半油炸圈饼、西葫芦皮、两片不新鲜的吐司、三块姜饼、一条鱼尾巴、一块橙子皮、面条汤里的几个面条、一杯可可的泡沫、一个古老的果冻卷、垃圾桶里面的一条纸和一整勺覆盆子酱。

威尔伯吃饱了,他想要留半碗面条和一些牛奶给邓普顿,他记得这只老鼠在救夏洛特的命的过程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接着夏洛特要救他的命了,所以他留下了整碗面条而不是半碗。现在那个坏了蛋被埋起来了,谷仓里的空气不再难闻,谷仓又恢复了一切。在傍晚时,影子变长了,凉爽而又友好的空气从门和窗户进来。夏洛特跨坐在网上,吃着一只马蜂,思考着未来,过了一会,夏洛特激励她自己。

夏洛特向下落在网的中间,她打算剪掉一些。她总是在别的动物睡觉时缓慢而又坚定的工作。没有任何一个动物甚至包括鹅,都没有注意到她在工作。威尔伯躺在他软软的床上小睡。在他们最喜欢的角落,鹅宝宝在唱着夜晚之歌。

夏洛特撕开她网的一部分,在网中间留下一个空,在她留空的地方她开始编织。当邓普顿从垃圾堆回来,已经是午夜了,但是蜘蛛还在工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