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明点评曾国藩语录》- 笔记摘要

字数 5031阅读 601

点评

★★★★★
每一段都是语录+译文+点评的格式,实际上大多数译文都不需看,语录可以直接看懂,点评则补充背景。语录涉及方面甚广,印象深刻的都是曾氏对兄弟,儿子等的书信以及对自己的日记。虽是语录,但是读完后曾氏的形象已经跃然纸上。他身体力行的敬与恒,以及他提倡的拙诚都令人警醒。语录中也包含很多治军,治书的内容,对于像我这样的普通读者就比较乏味了。

笔记

◆ 序言 梁启超向曾国藩学什么

放当代就是博客大V

他说他“每日起居规则极严”,“所著书日必二千言以上”

◆ 早具坚车

吾辈今日苟有所见,而欲为行远之计,又可不早具坚车乎哉

我的博客该更新了

”道是靠文来承载的,文好比车,浮华的文字如同虚车,质实的文字则如同坚车,故而有志于将自己的所见所得传之后世的人,一定要把文字功夫练好,把文章写好。

◆ 忍耐冷苦劳闲

我辈者或以声气得利,在我后者或以干请得荣,则耐闲为要

◆ 集思广益当内持定见

集思广益本非易事,要当内持定见而六辔在手,外广延纳而万流赴壑,乃为尽善。

◆ 讨厌宽厚论说模棱气象

讨厌宽厚论说模棱气象原文国藩入世已深,厌阅一种宽厚论说、模棱气象,养成不黑不白不痛不痒之世界,误人家国已非一日,偶有所触,则轮囷肝胆又与掀振一番。

◆ 成败不复计

自身要求很高

“不为圣贤,即为禽兽;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 荆轲之心苌宏之血

清全祖望《经史问答·三传》:“ 苌宏 , 周 室之忠臣也。”按, 清 避 乾隆 讳,弘,改为“宏”。

苌宏

◆ 广收慎用

譬如很多人超级多微信好友,可以算“收之欲其广”,如何用之呢?广泛结交是第一步。

收之欲其广,用之欲其慎。大抵有操守而无官气,多条理而少大言,本此四者以衡人,思过半矣。

◆ 以志帅气以静制动

凡沉疴在身,而人力可以自为主持者,约有二端:一曰以志帅气,一曰以静制动。人之疲惫不振,由于气弱,而志之强者,气亦为之稍变。如贪早睡,则强起以兴之。无聊赖,则端坐以凝之。此以志帅气之说也。久病虚怯,则时时有一畏死之见,憧扰于胸中,即魂梦亦不甚安恬。须将生前之名,身后之事与一切妄念铲除净尽,自然有一种恬淡意味,而寂定之余,真阳自生。此以静制动之法也。

◆ 简傲不是风骨

词气宜和婉,意思宜肫诚,不可误认简傲为风骨。风骨者,内足自立、外无所求之谓,非傲慢之谓也。译文

◆ 以勤为本以诚为辅

以勤以本,以诚辅之。勤则虽柔必强,虽愚必明。诚则金石可穿,鬼神可格。

◆ 用功譬若掘井

最近读一文章,说“梅西式”员工的苦劳,“梅西”在团队中是核心,导致所有事情都依赖他,杂事也都交给他,其他人连操心都不用。而“梅西”的工资和工作量不成正比。然而更悲催的是,一个员工没有梅西的本事,却被迫成了梅西,那么他多半会发展成“术业无专攻”的打杂人员,下一阶段就会由于德不配位从梅西的位置上下来。用功譬如掘井,戒之慎之。

用功譬若掘井,与其多掘数井而皆不及泉,何若老守一井,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
译文

◆ 牢骚太盛者多抑塞

虽说不遭人妒是庸才,然而因此无所顾忌。

功名之地,自古难居。人之好名,谁不如我?我有美名,则人必有受不美之名者,相形之际,盖难为情。

◆ 长傲致败

凶德致败,莫甚长傲。傲之凌物,不必定以言语加人,有以神气凌之者矣,有以面色凌之者矣。中心不可有所恃,心有所恃,则达于面貌。以门地言,我之物望大减,方且恐为子弟之累,以才识言,近今军中炼出人才颇多。弟等亦无过人之处,皆不可恃,只宜抑然自下,一味言忠信行笃敬,庶可以遮护旧失,整顿新气;否则,人皆厌薄之矣。

◆ 立志即金丹

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欲求变之之法,总须先立坚卓之志。即以余生平言之,三十岁前最好吃烟,片刻不离。至道光壬寅十一月二十一日立志戒烟,至今不再吃。四十六岁以前作事无恒,近五年深以为戒,现在大小事均尚有恒。即此二端,可见无事不可变也。古称金丹换骨,余谓立志即丹也。

◆ 补救难

今年打卡读书,跑步等,多有感触。每天坚持,不觉得累。一旦停下来,再启动就费好大心力。

凡事之须逐日检点者,一旦姑待,后来补救难矣。

◆ 恶巧恶盈恶贰

个人喜欢巧劲。编程喜欢看奇技淫巧,打羽毛球也是喜欢偏技巧,然而巧劲总是会遇到瓶颈期的。曾氏所倡“拙诚”,无所谓天分,有恒则成功。最好是拙诚为本,添些许巧劲。

天道恶巧,天道恶盈,天道恶贰。贰者,多猜疑也,不忠诚也,无恒心也。

◆ 所习之重要

所谓上行下效是也

人固视乎所习。朝有媕婀之老,则群下相习于诡随。家有骨鲠之长,则子弟相习于矩矱。倡而为风,效而成俗,匪一身之为利害也。

◆ 治身

曾氏在给诸弟的信后附了一份课程表。其日常功课的主要内容便是读书求学:读完二十三史,又特别注明每日读十页,虽有事亦不间断,一书不读完,不读他书。每天写日记。每天记茶余偶谈一则,分德行、学问、经济、艺术四门。每日作诗文数首。每天早起作字。夜里一律不出门。

◆ 以写日记来固定恒心

余向来有无恒之弊,自此次写日课本子起,可保终身有恒矣。盖明师益友,重重挟持,能进不能退也。

◆ 德行上的五条告诫

尤其需在局敬,谨言,有恒方面要求自己。

曾氏所立的志向是以先哲为榜样,从今日做起,一生朝这个方面去努力;其所言居敬为:处世庄重自爱,待人戒骄戒慢;所说的静指的是心静,即气定神闲,用志不纷;所谓谨言,既包括言辞审慎一面,也有少说话的一层意思在内;所谓有恒,不仅指通常意义上的持久,还含有专一、超脱等内容。

◆ 日慎一日久而敬之

年中将至,不可怀焦愤之念,更需日慎一日,久而敬之。

日慎一日,以求其事之济,一怀焦愤之念,则恐无成耳。千万忍耐!久而敬之四字,不特处朋友为然,即凡事亦莫不然。至嘱!

◆ 读书养气小心大度

韩信当为韩愈。否则韩信西汉初人,不可能在司马迁等之后。

立言方面,如司马迁、班固、韩信、欧阳修、李白、杜甫、苏轼、黄庭坚,古往今来能有几个人?

◆ 养生种种

养生之法,约有五事:一曰眠食有恒,二曰惩忿,三曰节欲,四曰每日临睡洗脚,五曰每日两饭后各行三千步。惩忿,即余篇中所谓“养生以少恼怒为本”也。

◆ 生平三耻

耻于做事有始有终。这里如何理解?

每作一事,治一业,辄有始无终,二耻也;

◆ 保身为重

古之言孝者,专以保身为重。

◆ 美成在久

庄子曰,美成在久,骤而见信于人者,其相信必不固;骤而得名于时者,其为名必过情。君子无赫赫之称,无骤著之美,犹四时之运,渐成岁功,使人不觉。则人之相孚,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矣。

◆ 十种书烂熟于心

十种书烂熟于心

◆ 不妄求人知

君子欲有所树立,必自不妄求人知始。

◆ 成败听天毁誉听人

我辈办事,成败听之于天,毁誉听之于人,惟在己之规模气象,则我有可以自主者,亦曰不随众人之喜惧为喜惧耳。

◆ 一事有恒万事渐振

吾必早起以练吾恒心。

阁下尚能黎明即起否?不可间断。一事有恒,则万事皆可渐振,毋以为小端而忽之。至嘱!

◆ 格言四幅书赠李芋仙

[插图]
格言四幅书赠李芋仙
原文
格言四幅书赠李芋仙
身到、心到、眼到、手到、口到。
身到者,如作吏则亲验命盗案,亲查乡里;治军则亲巡营垒,亲冒矢石是也。心到者,凡事苦心剖析,大条理,小条理,始条理,终条理,先要擘得开,后要括得拢是也。眼到者,着意看人,认真看公牍是也。手到者,于人之短长,事之关键,随笔写记,以备遗忘是也。口到者,于使人之事,警众之辞,既有公文,又不惮再三苦口叮咛是也。余近与寮友论治事之法,录贻芋仙共证之。

仙身到、心到、眼到、手到、口到。身到者,如作吏则亲验命盗案,亲查乡里;治军则亲巡营垒,亲冒矢石是也。心到者,凡事苦心剖析,大条理,小条理,始条理,终条理,先要擘得开,后要括得拢是也。眼到者,着意看人,认真看公牍是也。手到者,于人之短长,事之关键,随笔写记,以备遗忘是也。口到者,于使人之事,警众之辞,既有公文,又不惮再三苦口叮咛是也。

◆ 课程表

主敬 整齐严肃,无时不惧。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静坐 每日不拘何时,静坐一会,体验静极生阳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读史 廿三史每日读十叶,虽有事不间断。写日记 须端楷,凡日间过恶:身过、心过、口过皆记出,终身不间断。日知其所亡 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分为德行门、学问门、经济门、艺术门。月无忘所能 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谨言 刻刻留心。养气 无不可对人言之事。气藏丹田。保身 谨遵大人手谕:节欲、节劳、节饮食。作字 早饭后作字,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功课。夜不出门 旷功疲神,切戒切戒。

◆ 专深明理

吾以为欲读经史,但当研究义理,则心一而不纷,是故经则专守一经,史则专熟一代。

◆ 艰苦得来方可久可大

天下事未有不从艰苦中得来,而可久可大者也。

◆ 看读写作缺一不可

看小说,读经,写笔记,作文

学者于看、读、写、作四者,缺一不可。看者,涉猎宜多宜速;读者,讽咏宜熟宜专。

◆ 居业

思自己刚入职场,根基未稳,却后台前台都有涉猎,名曰“全栈”,实离精通尚远。需平心静气,扎实一门功夫。

古者英雄立事,必有基业。如高祖之关中,光武之河内,魏之兖州,唐之晋阳,皆先据此为基,然后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君子之学道也,亦必有所谓基业者。大抵以规模宏大、言词诚信为本,如居室然,宏大则所宅者广,托庇者众,诚信则置址甚固,结构甚牢

◆ 每天每月应做的事

课程十二条
一、敬。(整齐严肃,无时不惧。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二、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体验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三、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四、读书不二。(一书未完,不看他书,东翻西阅,徒徇外为人。)
五、读史。(丙申年购《念三史》,大人曰:“尔借钱买书,吾不惜极力为尔弥缝。尔能圈点一遍,则不负我矣!”嗣后每日圈点十页,间断不孝。)
六、谨言。(刻刻留心,第一功夫。)
七、养气。(气藏丹田,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八、保身。(十月二十二日奉大人手谕曰:“节劳、节欲、节饮食。”时时当作养病。)
九、日知所亡。(每日读书,记录心得语,有求深意是徇人。)
十、月无亡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不可一味耽着,最易溺心丧志。)
十一、作字。(饭后写字半时,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课程。凡事不可待明日,愈积愈难清。)
十二、夜不出门。(旷功疲神,切戒切戒!)

◆ 联姻但求勤俭孝友之家

哐哐打脸嘛

不愿与官宦家联姻,而愿与勤俭孝友之家结儿女亲,这是曾氏出于理论上的思考,事实上,曾氏二子五女所带来的八个亲家,清一色的都是官宦。长子先娶贺长龄之女(贺官至总督),后娶刘蓉之女(刘官至巡抚)。次子娶郭霈霖之女(郭官至两淮盐运使)。长女嫁袁芳瑛之子(袁官至知府),次女嫁陈源兖之子(陈官至知府),三女嫁罗泽南之子(罗官至道员),四女嫁郭嵩焘之子(郭官至侍郎),五女嫁聂亦峰之子(聂官至知府)。五个女婿除聂氏子外,都不理想,或荒唐,或羸弱,或平庸,可见曾氏选择亲家的理论思考是不错的,可惜实行起来却又从俗。

◆ 鱼猪竹蔬

不忘本也。今人即使是个普通城里人,这种粗活估计见都见不上,遑论做。但不了解这种活,又怎知生活艰难?

家中种蔬一事,千万不可怠忽。屋门首塘养鱼,亦有一种生机。养猪亦内政之要者。下首台上新竹,过伏天后,有枯者否?此四事者,可以觇人家兴衰气象。

◆ 治家八字诀

余与沅弟论治家之道,一切以星冈公为法,大约有八字诀,其四字,即上年所称“书、蔬、鱼、猪”也,又四字,则曰“早、扫、考、宝”。

◆ 不非笑人少坐轿

家中兄弟子侄,惟当记祖父之八个字,曰考、宝、早、扫、书、蔬、鱼、猪,又谨记三不信,曰不信地仙、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余日记册中,又有八本之说,曰读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戒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作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

◆ 成事的动力:贪利激逼

他分析人成事的动力,有四个方面:贪、利、激、逼。

◆ 强矫与谦退

势利之天下,强陵弱之天下,此岂今日始哉,盖从古已然矣。从古帝王将相,无人不由自立自强做出,即为圣贤者,亦各有自立自强之道,故能独立不惧,确乎不拔。昔余在京,好与诸有大名大位者为仇,亦未始无挺然特立不畏强御之意。

◆ 不表无形之功

自己费力许久的事情,更加有邀功的念头。此时正当思考这一句,是有形之功?是大功?

无形之功,吾辈不宜形诸奏牍,并不必腾诸口说见诸书牍。此是谦字之真功夫,所谓君子之所不可及,在人之所不见也。

◆ 办事的方法

每日应办之事,积搁甚多。当于清早,单开本日应了之件,日内了之,如农家早起分派本日之事,无本日不了者,庶积压较少。

◆ 忍耐

耐乎!不为大府所器重,则耐冷为要;薪米或时迫窘,则耐苦为要;听鼓不胜其烦,酬应不胜其扰,则耐劳为要;与我辈者,或以声气得利,在我后者,或以干请得荣,则耐闲为要。安分竭力,泊然如一无所求者,不过二年,则必为上官僚友所钦属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