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魏无羡:羡你历经沧桑,归来仍是少年

煮一壶生死悲欢

祭少年郎

明月依旧何来惆怅

不如潇潇洒洒历遍风和浪

天涯一曲共悠扬

魏无羡

看完陈情令,每次听到《无羁》里的这句“煮一壶生死悲欢,祭少年郎”的时候,都不免叹息一声。仿佛我们都如剧中的人物一般,昨日还是少年风发,肆意风流,却因着人生间的生死变幻,世事无常,在一瞬间,不得不转换角色,成为了如今的大人。再回首,竟觉恍如隔世,年少荒诞时光,只停留在记忆的身处,空余祭奠。

喜欢魏无羡,是因为羡慕,羡慕一个人,可以活的如此潇洒不羁,随心所欲,风流处无桀骜之气,洒脱时仍以诚相待,一颦一笑,尽显少年意气。是因为心疼,心疼一个人,眼睁睁地失去朋友、至亲、信任、选择、正道,却无一句抱怨,无一句后悔。是因为折服,折服一个人,是非自在心中,不在他人的口舌目光之中,他眼中的是,即便千人反对,万人阻挡,依旧毫不退让;他眼中的非,即便千人忽略,万人缄默,依旧挺身而出;他可以与全世界作对,却不曾与自己心中的是非作对。

世间的路有千万条,他偏偏选择了最难走的那一条。

人生路

1  年少不识愁滋味,只道是肆意快活

姑苏

一身月白牙袍,少年如白月光般皎洁美好。姑苏墙外拿着一壶天子笑,肆意风流。在蓝忘机面前,即便违反蓝氏家规,翻墙被抓个正着,依旧肆无忌惮。仿佛自己天生便认为,这有什么。反倒是觉得面前的男子虽雅正清冷,却有些古板无趣。

交手之后,却觉得有几分欣赏,仿佛眼前人如美玉无瑕,高洁疏离,却偏偏吸引人。之后是蓝老先生讲学,一字一句,一板一眼,仿若姑苏蓝氏的三千条家规,甚是无趣。少年心性,便起了几分顽皮,被蓝老先生提问,不假思索提出魏婴有疑,认为既然怨气无法度化,何不加以利用?这就是魏婴,说一句不知天高地厚亦不为过。被罚在藏书阁抄《礼则》篇,面对蓝忘机,更是百般纠缠耍赖,年少遇到年少,虽想要相知相识,却因不服输的性子无法直言欣赏,只能吸引目光以示好,哪怕是恶作剧,能让皎皎君子,泽世明珠的蓝忘机失仪发怒,在当时的少年眼中,亦是莫大的乐趣。

而后水行渊除鬼祟,放学后偷喝酒,被蓝忘机发现干脆拉他下水,导致一起被处罚。之后因温家势大,在不夜天,自身难保仍要强行照顾蓝湛,最后两个人一起屠戮玄武。于当时的魏无羡而言,年少虽无知,但初经世事,亦无惧无畏。他认定的朋友,便要相知相交,相顾相扶,不论是何处境。

年少无知,但若不轻狂,不大胆,不任性,不肆意,不折腾,不受伤,不因遇到欣赏的人而寻找机会百般结识,不因遇到不平的事而不顾己身强出头,不因固守的人情规矩而离经叛道不后悔,又是否能算作年少呢?

2 莲花夜,乱葬岗,世事无常莫回首

如梦

莲花坞是给了他温暖和爱的地方。虽然那里,有经常罚他的虞夫人,虞夫人脾气不好,但是虞夫人的不好在明面,不喜欢魏无羡,就是不喜欢。我讨厌你,但是,我不会伤害你,甚至在危急时刻,我把你和江澄一样,当成是我最亲的孩子,是我在最后时刻,要用命拼死守护的家人。师父待他,更不用说,不仅仅是养育之恩,还有为人之道,为侠之道。至于师姐和江澄,是他的亲人。他没有见过父母,甚至关于他们的名字、经历都需要从别人口中得知,但是他极少孤独,因为师姐把他当作是云梦江氏的家人,是和江澄一样的弟弟,不分伯仲。而他也把江澄当成同胞兄弟,骨肉至亲。

但是,莲花坞没了,家没了。当魏无羡和江澄奔跑在冰冷的雨夜中,我猜他是最痛苦的那个,师父师娘惨死,因他而死。江澄和师姐无家可归,因他而无家可归。他承诺,要誓死保护师姐和江澄,可是,他拿什么去保护,他又能依靠谁。于是,他眼神里的无助化作在莲花坞的小心谨慎,他不敢相信任何人,哪怕是曾经他以为单纯至善的温宁,他不敢赌。

在夷陵,他愿意把金丹给江澄,毫不犹豫。不是不怕的,也不是不惋惜,只因为那是江澄,就够了。不是没想过放弃剑道,以后的路如何走,也不是不知道只有一半希望,风险有多大。但是,如果对他的伤害有80分,但是对江澄的伤害有100分,他就愿意去换。那时于他而言,自己,是最不重要的那个罢。

乱葬岗,三个月。他一个人扛过来,只因为他虽已是废人,但世事无常,他还有牵挂。师门之仇未报,师姐和江澄需要守护,还有那个蓝忘机,他也想再见一面的。只要不死,他就可以等待和寻找希望。

3.不夜天,金陵台,知不可为而为之

是非在心中

笛声起,风不悠扬。他归来,一身黑衣,不再是昨日少年。当蓝忘机告诉他:“此道损身,更损心性。”他说,我知道。不是随意应付,而是诚挚认真。我知道,但是,蓝忘机,我没得选择。剑道我再也回不去,但是,我有想要守护的人,我相信自己,我心我有,我心我知。我从不奢求别人理解,但是,我希望蓝忘机,可以相信,我可以。

如果,如果没有遇到温情,如果没有看到金氏欺凌弱小,以人命为饵,也许,也许魏无羡仍旧是那个潇洒不羁的魏无羡。因为有师姐,有江澄,即便在百凤山被辱,但师姐愿意站出来告诉所有人,阿羡是我的弟弟,在我这里,旁人辱他,从来不是小事。但是,人世界偏偏有一个可惜没有如果,又偏偏有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魏无羡。

温情和温宁,于江家有恩。纵使无恩,魏无羡也愿意,救人一命。原因无他,只因为,他心中的大义如是,君子当如是。那句掷地有声的质问:“金宗主是不是觉得,岐山温氏没有了,兰陵金氏就应该理所当然的取而代之啊”,这是魏无羡,敢言他人不可言之语,只求无愧于心。

“我魏无羡要杀谁,谁能阻拦,谁又敢阻拦!”,他终究要孤独一人,逆天下之大不韪,走这条路。

4.穷奇道,阴雨夜,我愿与世相决绝

决绝

穷奇道,阴雨夜。当魏无羡看着那些无辜的温氏后人,被金氏奴役毒打,蹂躏践踏,他第一次从骨子里透出了对人性的悲凉绝望。究竟什么是所谓的仙门正派,难道是胜利者对失败者不问青红皂白的屠戮却可以认为是理所当然,究竟什么是所谓的正道邪道,难道一旦和温氏有所沾染,就必是邪道,人人可喊打喊杀吗?

他用笛怨做了回答,冤有头债有主,欠债还命天经地义。当他带着温宁离开,看到蓝忘机,漫漫雨夜,那个人依旧如初识般高洁美好,如兰芝玉树,可惜,他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在他面前,他愿意承认自己是邪道,但是在别人面前,他不愿。蓝忘机望着雨中的魏婴,他知道,魏婴这样做没错,他多想和魏婴站在一起,可是,他不能。甚至,他还不得不规劝他。

从此,夷陵老祖成为了俗世八卦,他孤身一人,于熙熙攘攘中,走自己的独木桥。江澄、师姐、莲花坞,是他做梦也想见到的人、回去的家。可是,再也回不去了,他守护了心中的正义,就要放弃世人眼中的正义,甚至是远离。

他独立于这人世间,坚守内心,融入俗世,于凡尘中自有自己一方天地。那些关于夷陵老祖的传言,他置之一笑。不是不想走别的路,而是无路可走。莲花坞的家他可以怀念,但是,乱葬岗的家,却需要他守护。

5.至亲殁,对与错,孰是孰非孰知道

是非对错

本以为岁月静好,当听到师姐要大婚的消息,收到金陵台百天的邀请。魏无羡乐开了花,这触中了他心中的柔软处,那是最疼爱他的师姐,他许诺的盛世婚礼没有给到,他答应的守护江家也没有做到,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去看自己的小外甥,他要精心准备。

然后,岁月终究不静好。他可以不理会世人的眼光,甚至是其它仙门大家的眼光。可是,他魏婴也绝不容许他人陷害逼迫。他,从来便不是受制于人的人,他有他的坚守,也有他的底线。看到精心准备的礼物被捏碎,如同他长久以来修复的心,被蹂躏践踏。为什么要逼他,他从未想过伤害谁,也从未主动去伤害谁。

当误以为是自己无法控制温宁,杀了金子轩。魏无羡久久发怔,那是师姐的幸福,那是师姐现在要依靠的男人,他未曾给过师姐什么,他亲手将师姐的幸福毁之一旦,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他宁愿,死的那个人,是自己。第一次,他觉得,也许一直以来,是自己错了。

当他仰在屋顶,冷眼看着底下那些人的叫嚣讨伐,背后是漆黑的夜空,他突然就想笑。人群鼎沸下的偏见,他只觉得丑陋无比,可笑至极。不受控制的狠戾背后是无尽的苍凉。每个人都咒他恨他,却连一个正当的理由都找不出来,每个人都畏他惧他,又有谁可曾真正了解过他。

师姐身死,他心已诛。他妥协了,人世间容不下他,他也不屑于容下。不就是死吗?纵身悬崖,他宁愿选择以死谢罪,以死解脱。好想对那时的魏无羡说,阿羡,不是你的错,你从未做错过什么。

6.少年明媚亦如昨,可惜年少时光如梦

归来

十六年后,你死而复生。外人见你依旧跳脱潇洒,可是,蓝忘机却知道,经历了生死,你的年少已成前世尘梦,午夜梦回间,才敢心念那莲花坞。

再见江澄,你以为,他应该已经放下。却发现,他内心终究是那个不肯认输的男孩,他恶语相向,恨你至极,句句诛心,你却无法如当年那般让他闭嘴。这一切,本就是你欠他的,欠他的。看到金凌,你心疼之外更多的是欣慰,你能做的,便是如同守护师姐一般守护他。

魏无羡从来都是魏无羡,可是,身边却多了一人,你本以为,你与他,此生再无机会并肩同行,却不曾想,他愿意为你放下,放下蓝无机,放下含光君,放下世人的目光,愿意接受你的疯魔与坍塌。他懂你的选择,他愿意站在你身后,用行动告诉你,纵然这天下人,人人诋毁你,恨你,但你身后有一人,他打心底愿意。曾经,他有悔,现在,他无悔。

你知道,纵然年少时光已如梦,但是,你不再是独孤一人。哪怕含光君成了仙督,你依旧是他心中最大的牵挂。

谢谢魏无羡,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历经人生冷暖,纵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仍愿以一腔热血,守护初心的少年。也让我相信,孰是孰非,孰黑孰白,自在人心,遵从本心,纵然痛苦,却无悔。

我羡你,羡你历经沧桑,走过两世人间,归来仍是少年。

天子笑

谨以此文感谢这个夏日,有《陈情令》魏无羡的陪伴,惟愿你永远是那个姑苏墙外拿着天子笑的肆意少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