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五十四)诡异的尸体

林青回到家中已近十一点,她的妈妈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换做平时,这会儿她早应该睡觉了,但不知为何今天却拖了这么晚。见林青进门,手中还提着一篮花,林青妈妈立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刚才那位男生是谁啊?怎么还给你送花儿了?”

林青一脸尴尬,这两年父母一直在给她物色相亲对象,她今年已经二十八了,林青现在都不敢跟她妈妈单独相处,不然一开口就是相亲的事,听的头都大。但是今天已经被他们撞见了,逃肯定是逃不掉了,于是拖长着口音:“妈,就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林青的妈妈依旧不依不饶:“同事怎么还给你送花啊?你这孩子净说瞎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跟妈说说,我看那小伙子人还不错。”

林青一边将花篮放回自己的屋子一边回道:“你现在是不是见谁都不错?你闺女我有那么差劲吗?你就那么想把我嫁出去啊?”

林青妈妈立马反驳:“不是,你这孩子!我还不是为你着想嘛,都送花了,肯定对你有意思,什么时候领回来吃顿饭,让妈给你把把关!”

林青如果将刚才撞翻花篮的事解释给她听,她妈妈肯定不信,于是索性懒得解释:“哎呀,我累了,我要睡觉了,不跟你说了。”说完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将房门关上。留下林青的妈妈留在原地一脸狐疑。

第二天醒来,满屋子的花香,这一夜林青睡得特别踏实,而且还做了一个梦,现在已经记不得梦里的内容,只知道那是一个令她思绪飞扬、心花芬芳的梦,此时嘴角还泛着些许微笑。刚想躺在床上继续赖一小会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刘队。

电话那头:“赶紧来一趟警局吧,有新的案件发生!”一听有案情,林青不敢有任何迟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朝警局赶去。

刚赶到警局门口,正碰见刘队带着排骨和野狗准备前往案发现场,刘队二话没说,拽着林青便上了车朝郊外驶去。一路颠簸,警车开到了桐城大唐镇吴下村。吴下村远离桐城市区,地处桐城边缘,周围三面环山,只有一条近几年才新修的水泥路通往村庄。

赶到事发的那户人家时,外面已经围了好几十号村民,嘴里正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见警车过来,都不约而同的让出一条道。刘队下车后让野狗将案发现场用警示带围了起来,并找到户主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

原来这户人家共有三口人,一对夫妇和一个男孩,孩子刚上初中,夫妇两前天接了个活儿,导致两天未归,回来后推门一看,发现孩子正吊死在房梁之上,两人一看这情形,女主当场便悲痛欲绝昏死过去,后来在村长主持下,男主才选择了报案。

了解完大致的情况,刘队带着几人推门而入,屋内倒是的家具物事倒是整齐,并未见任何打斗的痕迹,只是屋内的窗户全被封死,另外这孩子的死状极为奇异恐怖。全身裹着一块红布,额头之上贴有一道灵符,脸上竟然还化了一丝淡妆,但是嘴唇之上的口红却是涂的极为艳丽,尸体的脖子被一根麻绳捆住吊在房梁之上,而且脚上还绑着一块秤砣。这时林青竟然胆大凑了上去,揭开男孩额头上的灵符,发现额头的正中间有一道极细的针孔。

刘队虽办案多年,自认是江湖中的老手,但是此等诡异的尸体还是第一次碰见,一时竟不知该从何下手,排骨跟野狗更不用说,此时早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阴森恐怖的房间。

这时法医终于赶到,经过现场的初步确定之后,暂时定性为自杀,因为全身并没有任何伤口,只有脖子上的道道勒痕才是导致窒息而死的关键,而且也没有任何中毒迹象,除了死状诡异,并无其它任何他杀的证据,不过进一步的情况还需等尸体运回警局后做更深入的尸检才能确定。

一听是自杀,野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是自杀,谁会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一个男孩子为什么要化上女人的装,这些化妆的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还给自己披上一层红纱,还有额头上的针孔,难不成是自虐?这完全说不通啊!”

虽然对于破案来说排骨还未入门,但是这次凭着自己的直觉,他愿意站在野狗这边,因为眼前所见任谁也无法相信这是自杀,刘队跟林青此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移步门外,继续勘察蛛丝马迹,然而依旧未发现有用的线索,几人一筹莫展、眉头紧锁。警戒线外则是人声鼎沸,围观的群众从四面八方赶来,络绎不绝。

这时突见一邋遢的年长者,神态穿着皆与常人些许不同,蓬头黑须、长袍布鞋、驼背佝偻、双手伏于身后。此人正从屋后走过,嘴里念叨:“锁魂取魄,阴灵归天…锁魂取魄呀,阴灵归天…”

年长者与排骨擦肩而过,刚才念叨的内容正好被其听见,心中顿感疑惑,索性追了上去询问道:“这位先生,是否可以向你讨教几个问题?”

年长者停下脚步:“这位小哥,我见你眉宇间透着黑气,恐煞气将近,如有疑问,可以前往东林大王庙求上一挂,那里的菩萨灵验的很。”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排骨一头雾水,正想着要不要将其拦下继续追问,这时背后传来了野狗的声音:“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你人就不见了,刘队让我们去下一个案发地点!”

排骨愣了一下:“下一个案发地点?我这才第一天正式上班,怎么就这么多案子!”

野狗:“哎,快别说了,赶紧走吧,听说又是一桩命案!”

刘队留下几名警员和法医在这里继续勘察,自己则带着林青、排骨跟野狗离开了吴下村,朝泸水镇赶去。泸水镇和大塘镇一样,都是桐城的远郊乡镇,且三面环山,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上了车之后才知道原来那里发生了一起与吴下村几乎如出一辙的诡异命案。

驱车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经过现场勘察之后,死者的死状与吴下村的那名男孩几乎一模一样,而且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追踪的线索。如果说之前那名男孩是死于自杀,也许还有几分存在的可能,但是现在两起命案如出一辙,且相距几十公里,两名死者生前也互不相识,再让刘队去相信法医的判断,估计刘队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一天下来一无所获,无奈刘队只得让法医将两名被害者移至警局另做解析,同时成立专案组连夜召开案件分析会:死者吴云根,男,十三岁,大塘镇吴下村人,死者李顺毅,男,十三岁,泸水镇红岭村人。会议室的投影仪上,汇集了两个案发现场拍摄过来的几百张照片。眼看会议已经讨论到半夜,除了两位死者的出生日期相同之外,并未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刘队见大家面露疲惫,且案件毫无头绪,终于命众人先行歇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