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在壮美的岳阳楼之大观前,范仲淹触景生情,一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写出了他的拳拳心语,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试问世间有几人能真正放下自己的爱恨情仇,一心忧以天下,乐以天下呢?

 天家皇室,富贵荣华,可羡煞世人的繁华背后却是无尽的荒芜与凄冷。刘彻,这个被后人用敬佩的口吻赞扬过无数次的大汉帝王,却对一个李夫人爱了一生,念了一辈子。军事上运筹帷幄,政治上权衡利弊,或许早已使他变得虚伪狡诈,工于心计。可唯独在她面前,他展露的是那个最真实的、患得患失的他。帝王少有情爱,可他却对她终生难忘。

 若无刘彻抱得美人归的喜悦,何来这百首不相忘的佳话?

 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他们不问世事,视山间为乐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可以探幽寻胜,却随时领略到大自然的美好。“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悠然自得的心情展露无疑。“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行”,这样随性自在的心情岂是俗世所能及?长日以花草树木为友,以诗词歌赋为伴,失去的不过是物质上的荣华富贵,得到的,确是千金难求的自由与快乐。

 若无隐士游乐山间的超然之喜,何来如是名言传诵千古。

 四次出战,四次以少胜多,注定,他是不败战神。霍去病,这个令匈奴闻风丧胆的大名,这个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大名,铸造了一生的传奇。他家世显赫,姨夫是颇负盛名的卫青大将军,姨母是曾宠冠后宫的卫皇后,也许未出生,他就有了旁人莫及的一切——金钱,尊严,权势……然后接踵而来的是更多的嘲笑和谩骂。有人说他“傲慢无礼,奢靡浪费”,有人说他“是靠舅父和姨母吃饭的纨绔子弟”。霍去病,他完全可以一笑而过:“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然后坐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但高傲的他不愿意此为借口,他的悲愤化为令旁人心服口服的战绩,化成了少年封候的传奇,化为了“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誓言!若如霍去病心中的怒火,何来越战越勇的战神冠军侯?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以德而喜,以失而悲,何尝不是人之常情?人的一生,若为不顾一切的爱过、悲过、痛过、喜过,只怕也算不得圆满吧。

 不论是谁,都有一己的“俗愿”与“私心”吧——希望自己爱的人幸福快乐,希望自己的生活如己所愿,希望自己的梦想能够实现……

 所以,我愿做红尘中的俗人,享受生命给予我的每一次得失,每一次洗礼,或悲或喜,敢爱敢恨。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超然至此,望尘莫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