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弹弹珠

    父亲和母亲吵架了,六岁的小孩一点也不傻,他听得懂父母在吵些什么。孩童童真的美好可能在于无论世界多么喧闹,他依然可以无忧无虑。

    父亲又失业了,工地没活干,家里的自行车停在外面墙边,靠着墙都不用锁。有活的日子里,父亲每天会踩着自行车绑上一个锄头出门。小孩眼里的父亲样子很年轻,这年他才30岁。

    小孩记得去年的时候,家里很热闹,请了很多邻居来家里吃饭。这天对家里来说是个好日子,家里山上承包的橘子可以采摘了。那天父亲一早就带着小孩和邻居们上山,上山的路非常狭窄,两侧长满不知名的植物,郁郁葱葱。时不时的飞过蜻蜓和蝴蝶总是招惹着好动的小孩。父亲叮嘱了几句,不要小孩走远,然后他就开始他的劳动。其实不用父亲叮嘱,小孩一个人也不敢乱跑,他捡起一个木枝,一个人在边上打起了蜻蜓。

      橘子特别青,而且饱满。那年橘子收成不好,父亲母亲很无奈,后来父亲放弃次年继续承包。和母亲商量以后,父亲决定和其他人一样去工地做工。母亲说来年小孩就该上幼儿园了。

      父亲母亲吵的很凶,小孩在家不敢出声,他抱起小猫坐在大门口。他摸着小猫的毛发,发呆而忧伤。这是第一次他听见母亲哭泣的声音,父亲走出卧室房,掏出香烟,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他看了一眼小孩,走出大门。小孩不知道父亲要去哪里,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哭。小孩知道自己有莫名的失落感,他望向远方的田野,望向躲在云后的太阳,最后望向怀里的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