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48)挽救

他有些不放心,心里只觉得小花会不会瞒着自己去做什么事情,他跑去小花的老家农村,准备去问一下小花有没有在家。

去了小花家里,他见到了小花的妈妈,他问小花这几天有没有回来。她妈妈说,没有,她前几个月出去后就没有回来过,而且电话也从来没和她打。

郝睿已经意料到,小花没有回家。那她会去哪里呢?她为何要这样躲起来?他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

他又回到之前小花吸毒的宾馆那儿,他问女服务员,还记不记得之前那个吸毒自残的女子,她说记得。她还是平生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个女的浑身是血。

郝睿打断她继续问她,说她后来有没有来过这里。

女服务员说,不清楚,她值班的时候没有看到她。

女服务员又笑着继续说道:“上次你们走了之后,有一个男子也来找过她,问她还在不在这里住。那个男的啊,经常和她在这里过夜,我都记得他了,所以我就没有隐瞒他。没想到,现在是你来找她。不知她又怎么了?”

郝睿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低头思索着,没有理会女服务员。

他虽然知道小花很可能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却没想到,她在这里才没呆多久就和一个男的经常过夜。

想到这,他的心里极其不是滋味。

当初,那个单纯地和他自己牵手都会脸红,不敢在人群中与他一起并肩走路的女孩,真的已经变了。

也许,每个人都会从青涩的单纯,一步一步走向成熟的复杂吧。

他慢慢释然了。

在她现在极度抑郁,戒毒也还没彻底的情况下,她会去哪里呢?

一想到之前她痛苦自残的景象,他更加焦虑起来。

他开始思索,小花之前为何能接触到毒品,并吸食。

他想到很多青年男女都会在觉得不开心,心情极度抑郁的时候,会去夜店里喝酒,跳舞。有些毒贩子就会在那时候,趁机让那些不设防,想寻找刺激的人免费品尝,从此陷入万劫不复。

他赶紧去寻找附近哪里有夜店,他问人,打车,很快就来到了一家夜店门口。

他看到夜店的入口处有人看守,他便拿出手机,找出一张一直存了很久的小花的照片,给看守员看,问他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看守员说:这不是女明星花玫瑰么!

郝睿问他,这几天有没有见过她。

他摇头,说他每天见的人太多了,来这里的女孩子,还没见几个有手机里这么清纯的。

郝睿想放弃进去夜店寻找的打算,可想想小花如今早已不是当初那般清纯,他便又走进去了。

外面夜色正浓。

里面灯光缭绕,音乐震耳,人声鼎沸,人影摇晃。

看到里面的男男女女纸醉金迷,纵情声色,他有些鄙夷地侧头瞥了一眼,可最终还是从人堆里穿梭进去,仔细寻找小花的身影。

“小花?是你吗?”他见到长得和小花相似的人就问。

“认错人了。”多数人都是这样回答。

他不停地寻找,找了很久之后,终于在舞厅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小花的身影。

“小花?”他喊道。

小花没有回应。她在激情四射地跳着舞,跟着音乐狂欢。

郝睿看到她这个样子既震惊又心痛,他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疯癫。

“小花,是你吗?小花?”他走近跟前,再次试探性地喊道。

昏暗的灯光不停闪烁着,他还是看不太清楚,也不敢相信这个女的就是小花。

果然,她听见有人喊她,便停了一下动作,看了看他,结果她笑着对他说:“帅哥叫我呢?来,和我一起跳吧,帅哥,太劲爆了!”

他很失望地赶紧奔上去,一把将她双手按住,说:“小花,是我啊!你怎么没认出我?我是郝睿!”

小花原本还在惯性似的摇晃着身子,这时听到“郝睿”时,她反射性地暂停了,她看了看郝睿,眼神渐渐清晰,似乎认出了郝睿,她脸上笑意全无,冷冷地盯了一眼郝睿,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小花,我们回去吧!”郝睿劝她道,“你不是还没戒毒么?”

“我已经好了啊!你看,我想跳舞就跳舞,好得很。”小花作势又要开始跳舞,被郝睿摁住了。

“你干嘛!”小花挣开郝睿的手,喊道。

“小花,你知道,我找你回去,是为你好。你的毒瘾戒掉了,以后就不用担心复吸了。”

“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你操心。”小花喊道。

“小花,跟我回去吧!”郝睿无奈地皱着眉头,再次喊道。

“你是我的谁呢!你没权干涉我的生活!”小花说着,又开始扭起身体来。

郝睿看着她那个样子,知道用劝的叫她回去,是不管用了。他只好用强的了。

他一把抱住小花,把她往背上扛。小花没防备,就这样被他拦腰给扛起来了。她使劲地拍打着郝睿的背,用脚踢着郝睿的肚子,郝睿都没有松手。

“快放开我!你放开我!”

小花一路上喊着叫郝睿放开她,郝睿便越抱越紧,就怕她会挣下来。郝睿感觉她的力气特别大,精力很旺盛,说话的语气也像是喝醉酒了似的,郝睿觉得她很可能又吸毒了。他更不敢掉以轻心。

郝睿扛着小花出了夜店,一时还不知道去哪里,站在马路边思考着。他原本想去戒毒医院那,可现在夜已深,已经不能办住院手续了。小花的父母家,他更不敢想,怕她父母知道后只会让他们徒增烦恼。他明白,小花也不会想让她父母知道。他在这里也没有认识的朋友,这样一想,他也只有去宾馆了。

他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想去之前那家宾馆。车子停在他面前后,他让师傅先开好门,他便准备把小花往车子里塞,小花这时候使劲地要挣脱郝睿的手,郝睿见她想跑,没办法,他更不敢松手,便没有放她下来坐车。他咬了咬牙,自己扛着她,一路走着去找附近的宾馆。幸亏这夜店附近到处是宾馆。郝睿见到了一家宾馆便走进去,开了一间房,并让服务员去开门。进了房间,锁上门,他才把小花往床上放。

毒瘾控制着小花的神经,她既觉得兴奋,又狂躁地想发怒。被郝睿放倒在床上后,她忽然间没有了焦躁的表情,看郝睿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她不再生气,而是冲着郝睿笑。

郝睿扛了她一路,累得他跌坐在床沿,喘着气。

看着小花渐渐迷离、有些异样的眼神,郝睿问她道:“你不会是又吸毒了吧?”

小花的表情突然变了,不再微笑,脸色也开始发红,喉咙里喘着粗气。

她的大脑不再受自己控制般的,扑到郝睿身前,搂着他的肩膀,把脸靠进他的怀里,说,“我们上床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