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某军君,谈过恋爱的小伙儿

那年,这个小伙儿十九岁。

那个年代,投稿都是手写体。

因为署名很中性,字体颇为奔放,所以《泰山文化报》主编宗良煜老师的第一封亲笔回信,亲切的把作者称为“小伙儿”。

写字速度可谓飞快

那时,文章发表后,报社会在文字下面留有作者通联地址。于是偶尔会有文朋诗友的来信,小伙儿是有信必复。

其中有个李记者,书信比较频繁,对于回信,也貌似翘首期盼。

有段时间,他休假在家,担心信件遗失,亦或是为了及时收启,嘱咐小伙儿通过他的朋友某军君代转。

恰逢元旦,小伙儿很绅士的寄了两张明信片,一张烦请某军君转交李记者,一张作为祝福和感谢,收信人是某军。

意料之外,似乎也是情理之中,某军君很礼貌的回了一封信。他的字才真真是有型有款有内涵,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漂亮字体,让人钦慕。是不是,他也把这个字体随心所欲,字迹龙飞凤舞的文学青年,当作男生了呢?

专门的小伙儿体

有趣的是,明明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了,某军也不对周围的女生感冒,一门心思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和这个喜欢写诗的小伙子飞雁传书眉来眼去。

让家长都有些着急了。

腼腆的某军,于是向父母承认,这个经常书信来往的人,就是自己心仪的姑娘。

父亲反问,那不是个小伙子吗?

怎么会是小伙子呢?

一看信封上的字儿,就知道了。

哈哈……哎呀。


感谢天作之合,四年后的春节前夕,某军君用六辆婚车,娶大家都误以为的小伙儿回家,过了个十全十美的大年。

这个小伙儿,就是正在打字的我,简书ID叫做静水寒烟的女子。

依山而居,携爱出行;以手绘心,真情流露。感恩遇见,让生命灿烂;愿有阳光,你我共温暖。

不过讲真,随着年龄增长,性格平和,字体也不似从前的飞扬,变得越来越像个温和的妈妈体儿了。

专门的小伙儿体

真心后悔不曾摹写临帖,以致一大把年纪,也只能继续写着所谓寒烟自由体。不过字如其人,虽历经坎坷,内心还算平静,一直追求和欣赏的状态始终是身心两静,即安静干净和清净纯净。

通过此次活动,最好的收获是,打算练字了。感谢简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