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初夏

    那个夏天,在冬的记忆中,似乎是黑色的。但是,黑色之中又闪现着若隐若现的耀眼的光,但又显得有一丝的凄凉。

  那个夏天对于冬来说真是糟透了!

  冬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周六,他走在一个城市的森林公园之中,到那林荫下乘凉,他身穿一件廉价的衬衫,身躯欣长矫健,双手抱在头上,看上去有一丝悠闲的味道,虽然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但给人的感觉是很冷,很冷。


  然而林荫下也并不凉爽,冬随即就走了。

  烈阳下的城市就像是沙漠一样,街上稀稀拉拉的走着几个人,他们都急急忙忙的,都不想在这太阳下多耽误一秒钟。冬没有目标的走着,他忘记了他要去哪里。

  突然,他停下了,因为前面停着一辆献血车。

  那就做做好事吧。

  冬推开了那辆车的推拉门,一股凉风随即扑来。

  “请问你要献血吗?”里面的一个男医生站了起来。

  “对。”冬面无表情的回答着。

  “那你明天上午再来吧,记得不要吃早饭。”那个医生坐下了,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的说着。

  “早上,中午都还没吃过。”冬盯着他,这可是大实话,他确实是没吃,早餐和午餐的钱都还在他的兜里。

  “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吗?”他又站了起来。

  “好,那你先坐在那里吧。”他收拾着器具。

  冬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打量着四周,里面很乱,惨不忍睹,大概是空间较小的原因吧。

          .................

  那个医生迅速抽了血,先拿去化验去了。

  良久,他板着脸,走到了在一旁打哈欠的冬。

  “你的家人嘞?”

  “在家里。”

  “那你把你家人叫过来吧,一定要记得。”那个医生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着后面的几个字。

  望着他那有点复杂的表情,冬皱着眉头,他不明白,为什么又扯上了他的家长。

  冬最终还是走出了那辆车,他的大脑有无数个问号,“为什么一定要见家长?”“我是得了什么病吗?”“如果是的话我又得了什么病嘞?”……

  他本想就这么算了,因为他的妈妈实在很忙。

  他走在大街上,一个打扮的像农村妇女模样的人从他身边走过。

  “怎么样了?”冬来不及那个妇女站好,火烧火燎的问着。

  “这是血液检测报告单,钱你还是拿着吧,尽快治疗吧,还来得及。”她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无疑是得了病没错。

  他手脚忙乱的拆开了报告单。

  很快,报告单就像枯叶一般的掉在了地上,冬木然着,手无力的垂了下去,他像是被吸入黑洞一般,眼前似乎一片漆黑。


  他哆哆嗦嗦的捡起那张纸,看了一遍又一遍那张纸上了无生机的字——“白血病!”

  这对于冬的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从那以后,冬变得更加冷漠了,对学习也学习也逐渐没有了热情。

  

  这一年,冬正在上紧张的高三三。

  

  冬的脸愈发的白了,白的可怕,没有一丝的血色,可他学会了化妆,以此来掩盖他那惨白色的脸。


          ...........

  

  “冬,又不及格!你到底是怎么搞得。”讲桌上的一个女老师冲着冬吼着,他把冬的试卷扔了下来,那张试卷像一只折断了的翅膀的鸟一样,径直的掉了下来。全班同学的视线都转移到了冬的身上,让冬觉得脸火辣辣的。

  “不是一次了。”讲台上的老师讥笑着。

  冬彻底的被激怒了,他用力的将椅子推到了桌子的下面,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着。

  “你给我站住!”那个老师尖着嗓子,对着冬吼着。

  “砰!”门重重的被冬摔上了。

  他跑到了学校后面的一个大草坪上,这是这个学校唯一有着生机的地方,他对着那已经暗下来的天空,吼着,想把自己的怒气发泄出来。

  一会儿,冬躺在了草坪上,他将耳机塞进耳朵里,放着他那最喜欢的歌。

  渐渐的,他拉下了眼帘。

  忽的,他的耳机好像被人拉下了,身边似乎坐下了一个人。

  冬的眼睛半眯着,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

  她的耳朵里塞着冬的耳机,似乎沉寖在了音乐的世界里,脚还有节奏的抖动着,她的脸庞很白,一双充满深情的眸子,刘海已经与她那好看的眉毛齐平,总的来说,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冬却一把夺过了耳机,双手插进裤兜里,走了,只给她留下了一个凄凉的背影。

  “喂!你等等。”她使劲的用她那高跟鞋跺着草坪。

  “太没有礼貌了吧!”她愤怒的捏着拳头,涨红了脸。

  全校老师都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冬,那个慈祥和蔼的老班却是个例外。

  “见到他了吗?”在一个办公室里,一个老头和蔼的对着一个女孩说着。

  “见到了。”那个女孩儿说。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帮助那个面瘫。”

  “你还不懂,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那个老人叹了一口气。

          ........

  今天似乎要下雨,天空显得很昏暗。教室里,讲台上的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许多学生也在不停的写着。

  冬似乎厌倦了这个世界,他的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他望着窗外的树,看着那一片片的枯叶飘落,头发下的眼睛里充满了忧郁。

  “同学们!”冬的全身被震悚起来,这一记声音就像洪钟一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冬的耳朵里。

  “只是新来的同学――夏,”顺着门口的校长的手,冬看见了一个女孩,身穿一件泛白的牛仔裤,套着一件洁白的卫衣了,披着一束瀑布似的头发,白暂的皮肤,充满深情的双眼……

  “这不就是她么?”冬回想着天台那一幕。

  “大家好,我叫夏……”

  她笑了,笑得很甜美。


  就在这一刻,冬觉得她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阳,暖到了骨子里,冬身体里的每一条血管仿佛都在颤动着。

  “你现在最后一排那个空位坐下吧!”那个老师随后又继续拿着书,滔滔不绝的讲着。

  冬忍不住看了四周,在他的左边,正好有一个空位。

  “就是这儿么?

          冬的内心竟有一丝丝的小喜悦。

  夏径直的走了过来,她的身上还聚集着全班人的视线,冬这时终于把头转向了一边。

  “Hi,我们又见面了。”夏俏皮的与冬打着招呼。

          冬还是不管不顾,把头扭向一边。

  “怪人!”夏心里想着,尴尬的放下了手。

  “你居然会化妆?”夏看着冬的脸庞,瞪大了眼睛。

  “怪人!”夏打开了老师递过来的课本,一头扎入书中。

  冬觉得这节课过的如此漫长,他的注意力时不时被夏吸引过去,无法自拔。

  终于下了可,全班人的焦点几乎都放在了夏的身上。

  “你从哪而来?”“你好漂亮啊?”……都说着诸如这样的话题。

  只有冬满脸不削的走了出去,他的内心隐隐有些沉闷。

  天空隐隐有些沉闷,之后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滴在冬的头发上,就像冰晶。

        天也会哭,好似在降着征兆。

        风轻轻的刮着,却卷走了所有。

  冬趴在了阳台上。


  

  冬其实很想和大家融入在一起,他也并不想变成同学眼中的面瘫怪,老师眼中的坏学生。和他们的三年寒窗,虽无多的交涉,但情谊还是在,他不想影响到同学。

  他也并不想就这么的离开这个世界,他也不想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水分子,他想做点什么,可是他还能做什么呢?

        他家境贫寒,前些年父亲的离去,更加重了负担,所以的担子都落在了他妈妈的身上,他当初连上学都险些成了问题,所以更加没有钱治病了。

  

  冬的脸愈发的白了,打的粉底也愈发的厚了,他知道,终会有一天,跌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

        .............

  

  深秋了,天时不时的吹着寒风,走在外边,有时风劈头盖脸的吹来,脸上火辣辣的疼。

  教室里,许多学生都顶着大风,一步步的在题海里走着,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吹跑了似的。

  冬看着这一幕,觉得很好笑。

  “你在干什么?”夏用她那纤细的玉手摇了摇还在走神的冬。

  冬突然浑身一颤,白了夏一眼,接着扣上帽子,爬在了桌子上。

  “别不理我啊,帮我个小忙吧!”夏使劲的摇着冬。

  这带着娇嗔的声音,让冬舍不得拒绝,他瞟了一眼题目,就直接在演算本上写了解,接着又继续躺下了。

  只留下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夏,也就是现在NO.1的新秀。

  有点诡异!

  夏愈发的搞不懂冬了。

  

  清晨,天刚刚擦亮,天空有些灰沉沉的,冬在操场上一圈圈的跑着,这也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灰色的运动服,好像和天空融为一体,头发随着脚步此起彼伏的跳着。在他的身后,尾随着扎着马尾的一个女孩,距离总是保持在二十米,那火红的运动服,成为了操场上最艳丽的景色。

  随着跑步的圈数一圈圈的叠加,冬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快了。”

  突然,冬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他不得不停了下来,摇着有些晕的头,此时,他大脑一片空白,眼前的景物在他的视线中好像旋转起来,终于坚持不住了,眼睛重重的闭上了。

  那个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她迅速的扶起了冬,使冬的头躺在他的怀里。

  “冬,快醒醒,冬!”她拍打着冬的脸,接着又掐着冬的人中。

  冬呼的睁开了眼睛,摸着有些发疼的头。

  “你终于醒了!”甜美的声音传进冬的耳里,刺激着冬的每一根神经。

  当他发现躺在夏的怀里的时候,他条件发射的站了起来,耳朵有些发烫。

  “那个,你好点了吗?”夏捂着微微有些红润的脸。

  “没事,”冬转身,迈着大步,欲要离开这里。

  “等等,”夏大声的说,“你不需要去看一下医生吗?”

  冬仍走着,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那我还是和老师反应一下吧!”

  冬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一步步的朝着夏走过来。

  冬越走越近,夏的脸也越来越红了,她的手紧捏着衣摆,当冬几乎靠近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当夏贴近墙壁的时候,冬才停了下来。

        冬沉重的呼吸刺激到了夏的每一根神经。

  “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冬的嘴几乎贴到了夏的耳朵上 ,带着威胁的语气。

  夏猛的一颤,大脑飞速的运转着。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一句话,竟引来了冬这么大的反感。

  “你凶我也没有用,我还是要告诉老师。”夏嘟着嘴,把脸转向了一侧,试探性的说了一句,等着冬的下一步行动。

        ...........

  冬和夏坐在学校的一个草坪上,靠着一棵大树。天,真是蓝的舒服,没有一丝的云彩,这大概是早冬以来最好的天气吧!


  

  “所以你这么做就是不想让大家伤心?”夏的眼神木然这,眼睛里镶嵌着一颗斗大的泪珠。

  “是时候该走了。”冬站起来了,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自顾自的走了。

  夏看着冬的背影,目光有些呆泄,她埋怨着命运之神为何如此偏心。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夏总是处处帮着冬,帮他整理笔记、整理凌乱的课桌,和他一起做值日,一起跑操……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他们走的是如此的近,也免不了一些闲言杂语,在男生的语气里,多半是嫉妒。

  

  “你带钱了吗?”夏来不及冬坐下,急切的问着。

  “干嘛?”冬一脸茫然。

  “学校组织捐款,帮助一个患病的学生。”

  “哦。”冬掏出了自己的所有口袋,悉数的给了夏。

  “对了,明天下午有一个同学举办一个聚会,你一定要来。”不等冬回答,夏就去筹款去了。

  

  第二天下午,在不知道夏打了多少个电话的催促夏,他终于到了电话里夏说的地点。

  “在这里,”冬刚下车,对面的夏就向着他挥着手。

  冬穿过川流不息的马路,朝着对面的夏走去。

  冬直勾勾的盯着夏,夏穿着一件礼服,有着粉红蕾丝的裙摆,平日里从不化妆的她居然也打了粉底和眼影,头发半披散着。

  “咳,咳。”夏干咳着,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看够了吗?”夏俏皮的说着。

  冬不好意思的转移了视线。

  “快走吧。”夏拉住冬的手,走进了KTV。

  经过走廊,他们来到了一个包间的门前,夏推开了们,里面绚丽的灯光不停的交织着,但还是显得昏暗。

  一个女孩出现在门前。

  “是夏啊,赶快进来吧。”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等那个女孩进去后,冬问道。

  “乱七八糟的人?那都是与你相伴三年的同学!”

  他们走了进去。

  ……

  冬扶着烂醉如泥的夏走在人和车都很少的马路上。

  “真是的,不会喝还硬撑。”冬埋怨着。

  “喂,别吐在我身上。”……

  折腾了大半夜,终于回到了夏的家,冬将夏放到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单,转身欲走,谁知夏从冬的背后抱住了他,说出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话。

        ...........

  “你出来下,在老地方见我。”夏对着电话说。很快,几乎在说完的同时,那一头便挂了。

  “又搞什么嘛!”夏紧要着嘴唇。

  天空沉闷闷的,好像随时要下雨似的。

  

  “你好像有点生气。”在草坪上,夏对着站在一旁的冬说着。

  冬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播放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录音。

  夏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为什么, 你为什么骗我。”冬冲着夏咆哮着。

  “你听我解释,”夏哭了,他拉这冬的手。

  “不需要!”冬甩开了夏的手。

  “轰。”天空响着,下起来了倾盆大雨,从夏的脸庞划过,那下巴间的水珠,不只是雨水还是泪水。

  冬走了,全然不顾在一旁疼哭的夏。

  突然,冬倒下了。

  救护车刺耳的笛声呼啸着。在冬的潜意识里,他听到了她的老师,夏,以及他妈妈的声音。

  “冬,对不起,作为一个老师,我不应该那么苟刻。”

  “我的孩子,你快醒过来吧!”


        春风逾越过八万里,带走了所有,不留一丝痕迹。

          夏躺在草地上,半闭着眼睛,听着歌。

  ........ 

          冬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刺眼的光芒,一群长着翅膀,穿着白衣的人,在他的眼前,有一个面容慈祥的白衣人男人。

  他轻轻的抚着冬的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追逐过风吗?那种极速前进,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风。 女孩第一次追逐风,是源于盛夏夜晚的一次突发奇想,她想知道,风...
    瑜音荛阅读 785评论 12 51
  • 真是令人崩溃的夜晚![抓狂][抓狂][抓狂]5点50下班,坐公交车晃到家,再去买菜进屋6点半,急忙洗手进厨房,发现...
    咖啡小蜘蛛阅读 71评论 2 1
  • 还有一个多时,2016将成为永远的过去。 今天下午,在心理音乐会中度过,一个半小时浸润在世界名曲,不知不觉,全身放...
    戴志梅阅读 1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