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我的灯塔

96
花儿朵朵开7
2017.01.05 21:34* 字数 1433

本周第四次作业:写一写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大多数人而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自然是给予自己生命的父母双亲,我也毫不例外。一直以来想要用文字记录心中的父母,可是父母的恩情岂能说得完写得完?今夜先摘记父亲日常生活中的二三事吧。

我的父亲退休前是一名教育工作者,身体健朗,现已是84岁高龄。生平最喜欢给我讲小故事。而且,一个小故事,会反复的,多次的讲,从女儿的幼年一直讲到她四十不惑。

1、偷菜的故事

在父亲童年的时候,我的爷爷喜欢早起背着手,在村里村外转一圈。有一年春末夏初的一个清晨,当爷爷转到自家菜园地时,远远的,看到一个人的背影,一个正蹲在地上割韭菜的男人的背影。爷爷他,背过身,用力咳了几声;那个人,闻声,站起,头也不回,快速离开。父亲讲到这里,年幼的我十分不解:为啥不理直气壮地上去逮住他?你爷爷说:都是本乡本邻的,吃点东西又何妨?留足面子,他下一次就不会再来了。但凡,有条件的话,谁会去偷别人家的东西?在我几个月大时,爷爷就离世了,长大后只见过墙上挂着的他老人家的遗像,常年静默,因着父亲的故事,爷爷的形象在我心中一直那么高大温暖

2、酒事

这是父亲年轻时经历的故事。那个年代,是计划经济,任何的物品,不是可以随意购买的,比如买酒就需要用地瓜干换购(这个说法是否正确,有待明早找老父亲求证,印象中是这样的)。父亲的同事辛叔,天性好酒。好酒的程度是每天必喝那么一点点儿才叫过日子。可那时的酒要用地瓜干去供销社换购,自家的粮食吃着都不够,媳妇儿管的又严,咋办?另一个同事,付叔叔家与学校有一墙之隔,他家的地瓜干儿囤子就在墙根边上,被辛叔给惦记上了。于是,辛叔经常打着付叔的旗号让他家小娃儿回家拿地瓜干,说是付叔让换酒喝,每次都叮嘱付叔交代不能让付姨知道。等付家阿姨发觉囤子里的地瓜干少了好多时,辛叔已不知偷喝了多少顿酒了。纸终究包不住火,付叔叔弄清来龙去脉,并未去找辛叔当面责问,而是将小儿好一顿揍。这场风波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却暗流涌动。有一天,辛叔的岳父要来看闺女,在老家,岳父上门是贵客哦。辛叔一早去供销社换购了两瓶酒,放在办公室准备中午下班时带回家候客。等进得家门,坐下和岳父一起喝酒的时候(讲到此处,父亲特别强调请长辈先喝酒是必备的礼节),老岳父品着酒:一盅,两盅,三盅下肚,辛叔眼巴巴着看着:味道咋样?老人家说了一句:这酒,有点薄。不会呀,辛叔察觉不对劲,端起酒盅一尝,压根就是凉水!又打开另一瓶,亦是,急忙让妻重去打酒,但脸面尽失。他自然知道是谁做的,后面的结局就是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暗地较量,多年的情谊恩断义绝。最后,父亲感慨:当事情败露,你辛叔应该主动向付叔叔赔礼道歉,这后面的事儿就不会发生了...天天共事,伤了和气,不说话,多难受啊!

这两个小故事,父亲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讲。他常念叨:人呐,不能光占便宜不吃亏,吃小亏,占大便宜;不肯吃亏的人,终究会栽大跟头,吃大亏。迈入不惑之年,我才悟出其中的道理。人无完人,看人要记住看他(她)的优点和长处,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不仅对于外人,对家人亦是如此。而我们常人,常常对外人很好,对家人,却时常急躁,刻薄,尖锐...又不自觉的想起儿子曾经说过的话:妈妈,给我留点面子好吗?这句话,大概是他上初四还是高一来着?

所谓面子,就是换位思考,替对方着想,允许别人犯错,允许自己看着别人犯错,坦然接纳,相逢一笑泯恩仇。这是自我成长必经的一步,由懵懂到义愤到豁达,真的要用心去体味。

父亲朴素的思想如灯塔一样,引导着我前行的方向,路越行越宽,心越走越敞亮。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物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