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女孩的青春往事(二)

如果让夏熠重新选择一次,她一定不会这样度过高中。

对很多人来说,初中升高中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也有很多选择,随便考一考,然后就可以上一个不错的高中。而对夏熠来说,中考却是人生第一个转折点。

夏熠是来自小镇的一个女生,初中一个年级就只有60个人,还分成了两个班。这里一直以来学风都不是很好,想学习的就学习,不想学的就不学,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而夏熠是属于想学习的那种,她想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最终她拼尽全力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可是当她第一次踏进这个班的时候,她有一丝胆怯,一个班六十多个人,却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生性胆怯,不知道如何与人拉近关系,在班里的第一个礼拜从没和人开过口。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大家一般聊些什么。她无数次想开口,结果还没出声,就被人劫去话题。知道一天傍晚,她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正好遇见两个回班上拿东西的同学,互相微笑打了招呼,夏熠顺口问了句:“你叫什么?”结果两人并没有回答,只是隐约听见“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可能是性格的问题吧。”夏熠的心凉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被泼了一盆冷水,默默下定决心还是安安静静地度过这三年了,不想再去招惹别人。

夏熠过得不像她了,曾经的阳光、曾经的活跃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到影子。她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学习,一个人回家。知道第一次考试,她考进了前十,大家开始打听这个人是谁,甚至有人主动和她说话。心里有些憋屈,难道这里的友情都是建立在成绩上的吗?不能单纯的只是喜欢对方才当朋友吗?

她像是变了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对这里的不满,尽量让自己对这些不在意。

慢慢地,她也发现了一群可爱的人。夏熠的同桌是一个很萌的女生,脸胖胖的,每天都会戴不同样式的蝴蝶发卡,喜欢穿蕾丝花边的衣服,一有空就会从书包拿出来一些零食,每天像个小仓鼠一样吃个不停,还逼着夏熠一起吃。班长是个很有气势的女生,雷厉风行的处理着班级大小事务,然而她第一次对夏熠说的话是:“我觉得你很可爱,我喜欢你。”夏熠有点被吓到了,这也太直接了吧,可是夏熠很吃这套,对班长的好感迅速飙升。但是她始终记着,不要太自来熟,老老实实地度过这三年就好。班长对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声音也很好听,你应该多说说话,多笑一笑。”夏熠也只是淡淡的说一句好。

高三的时候班级的座位开始调整了,每周除了水平移动,还要前后滚动,每次的滚动也让夏熠的心开始滚动了起来。

夏熠还像往常那样静静地自习着,身边慢慢走过来一个身影。“嗨,夏熠你好,好巧啊!”哪里巧了?她只是坐在那而已,他也只是走过而已。在一个班级做了两年的同学,每天都擦肩而过,从未说过一句话。夏熠错愕地抬头,不知道说什么,脸涨得通红。男孩的同桌帮忙解围:“你别理这个智障,他脑子不知道哪根筋又搭错了。”又转过头去数落男孩:“你没事别逗人小姑娘,不是每个人都禁得起你逗。”可是那个男孩却住进了她的心里。

男孩叫余子悉,是班上最活跃的那种人,平时经常和同学嬉笑打闹,就没有安静的时候。男孩个子很高,皮肤也很白,很难晒黑。眼睛小小的,圆圆的,由于戴着一副骚气的黄白眼镜显得蛮有神韵。有点小聪明,上课基本不听课,但总是考的极好,老师也就纵容他了,上课经常会出现老师跟他打趣的事情。“小余从来都不玩游戏的吧!他是我们班最认真学习的人。”而余子悉都会跟着说句:“我从来都不玩游戏的。”其实大家都清楚,他游戏打的极好,经常通宵玩游戏,结果上课睡死过去。以前听到这些话时,夏熠总会觉得他实在太油嘴滑舌了,如今却觉得很可爱。

两人成了同桌后,余子悉经常会趴在夏熠的桌子上看她写字,然后回过头对旁边的人说:“你看看你的字,这么丑,还不跟夏熠多学学。”夏熠总是会被逗笑,天知道他自己的字是有多丑。

上课时他经常睡觉,习惯用右手撑住脑袋,睡前叮嘱夏熠老师走过来时要叫醒他。有一次余子悉实在是太困了,慢慢的靠在了夏熠身上,头不时的点一下,像只打瞌睡的松鼠。可夏熠呢?她全身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醒了他,心中却又一点的窃喜。就这样,整整一堂课她都保持一个姿势,呆呆的看着黑板,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有时候课间休息,他们会趴在桌上睡一觉。喜欢一个人会慢慢变得相像,夏熠睡觉的姿势变得越来越像余子悉,可这并不是她自己发现的。一次课间,夏熠实在撑不住趴在了桌上,坐在前排的女生回头聊天,发现两人姿势一样,和邻座讨论。夏熠一下子被惊醒,仿佛自己内心的秘密被洞察,一下子就羞红了耳朵。她不敢抬头,怕自己连脸都红了,假装还在睡觉。

有一次夏熠早上睡过头了,没吃早饭。同桌递给了她两包饼干,余子悉突然说自己也没吃,好饿。她想也没想就把一包饼干塞给了余子悉。过了一会,前桌告诉她其实他吃过早饭了,夏熠有点生气,盯着他看。他一脸邪笑:“你怎么这么没心思的,随便说说就信了,待会我给你买包饼干,这点哪够。”夏熠语塞。他果然说到做到,买了一包草莓味的奥利奥,放在她桌上转身就走,貌似有点害羞。夏熠是不吃草莓的,可那天她却觉得很好吃。上课的时候,夏熠小声问他:“你为什么买草莓味的,巧克力味的不是更好吃吗?”余子悉有点慌乱,“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草莓味的吗?”她忍不住笑了,原来他还会考虑这个啊!他在货架前该是多纠结呀!余子悉微微脸红了,揉揉头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夏熠想了想,轻声说了句谢谢,他只是看了她一眼。

后来他们去爬山,一路边走边聊。余子悉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告诉她很多他干的糗事。他说道他爸一次开大卡车,让他陪着,怕路上无聊,开车睡着了。他一路在玩手机,突然感觉不对,抬头一看,车都开歪了,他爸眼睛闭起来了!他一边叫醒他爸,一边打方向盘,差点出事,这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夏熠听着揪着一把汗,不知道说些什么。突然余子悉站到她面前,一张大大的笑脸迎着她,“怎么?你担心我啊?”“对啊,怕你死了。”本来是想逗她的,结果反而自己不知道说什么了。

自从那次爬山,夏熠发现自己是真心喜欢上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开玩笑的男孩了。每天吃饭想着他,睡觉想着他,上课想着他,就连考试也能想到出神,然后来不及做完。卷子发下来,他举着卷子在她面前晃,“这不像你啊!你考试的时候在想什么呀?考成这样啊。”罪魁祸首就在面前,她只能在心里说一句“我在想你啊!”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也是因为那次爬山,他发现他并不喜欢她,而且他有女朋友。

她的成绩越来越差,老师找了她无数次,她从不说,也就没有人知道原因。余子悉已经影响到她的生活了,她一直都想走出去,绝不能让这个人生的小插曲成为阻拦她的巨石,他不属于她,所以她不要他了。

夏熠主动疏远余子悉了,主动和别人换座,尽量不追随他的身影,在讨论到这个人的时候控制自己的情绪,假装毫不在意。

余子悉很疑惑,原本朝夕相对的人突然变了态度。夏熠一直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班上的人,余子悉谎称忘带东西,返回教室,走到她桌前,右手按住她的书包,“我还记得那天一起爬山,什么时候再去一次?很怀恋。”夏熠错愕地抬起头,可是他已自顾自地离开了。

一切终究没有改变,女孩重新回到了那个安静的轨迹,男孩有意无意的和她说一句话,她只是淡淡地嗯一句。

夏熠成绩慢慢地提高了,老师很满意,家长也很满意,她的目的达到了,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有时候上课,她还是习惯性的看他一眼,他不再睡觉了,总是很认真的听课,传言是“分手后奋发图强,情场失意了,要战场得意。”夏熠很高兴,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高兴。

高考完大家相约一起回班上照照片留恋。夏熠不喜欢照相,站在假山旁和同学聊天,余子悉也在。同学提议一起站在顶上照一张吧,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什么都没想,只记得余子悉举起了相机,而她终于对他又笑了。

大学大家都去了不同的城市,相互的联系越来越少。元旦那天晚上班级组织去爬山,她想死了那个记忆里逐渐模糊的男孩,半夜两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很怀恋那次爬山,今晚我要去爬山了。夏熠穿好鞋,手机震动了一下:好,路上小心,祝你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