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丧尸 躲不过轮回 (江湖令17)

再选一次  我会活下去
最勇敢的事,就是活下去。

2017年9月30日        周六      雨

1.

我叫当归,今年29岁,他们叫我懒归。

我喜欢夜晚多于白天,因为晚上不用工作,还可以光明正大地跑去酒吧买醉,勾引帅哥卖骚。

在夜的庇佑下,尽情放飞自我。

可我没有钱。

很不要脸地说,在过去的29年里都是我妈在养我,而且未来的29年估计也是。

2.

“当归,都几点了别睡了好吗,快点起来去找工作。”

又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早上,我钻进被子打算假装忽视我妈。

“起来了,快去找工作!都29了,再这么睡下去,我真的养不起啊。”

“养不起就不要养了!我自己去死好了,死了一了百了,啥事没有!”

老妈过来掀起被子,在唾沫的星星点点下,我只能不情愿地起床。这已经是我的每日常态了,洗漱完定位到面试公司的地址,又开始了找工作的一天。

面对着塞满了人的车厢,在我犹豫是不是等下一辆地铁的时候,后面的大叔已经把我挤了上去。双脚离地的悬空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下车,不过我也见怪不怪这一线城市的早高峰了。

重新对着反光镜理了理衬衫和发型,深吸一口气踏入了公司大门。

“您好,我是上周和您约好的林当归,请多指教。”

“哦,林当归是吧,先坐一会吧。”

接待我的是一位油光满面的大叔,不安分的眼睛不停地上下扫视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

“自我介绍下吧。”

“我叫林当归,我今年29岁。”

“工作经验?”

“没有...工作经验,不过我...”

“29岁还没有工作经验?行吧,回去等通知吧。”

“不是,我...”

“下一位。”

还是一样的结局,捧着一堆的准备资料,拖着没有思考的身体游走在路上。

没有回去,根本没有回家的勇气,不想看到妈妈那双饱含期待的眼神被失望贯穿。

我坐在路边,看着一波一波的人群聚拢又散开。忙着工作,忙着恋爱,忙着生活,所有人都是一副忙碌的充实感,根本没空顾及路边空洞的我,偶尔几个扫到我,也就只是瞥一眼而已,再无过多的情感交互。

我不敢去猜测我在别人心里的形象,我觉得太阳把我烤的生疼,我完全赤裸裸地暴露在阳光下。

恍恍惚惚地站起来朝着马路中心走去,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冷...

我一点也不喜欢白天,我在期待夜晚。

3.

晚上六点,天空开始铺上一件黑风衣,天上挂着一轮凉月,泛着寒意暗示着什么。

我感觉自己冰冷的身体开始慢慢充满能量,看了看渐渐减少的人群,很是欣慰,掉头朝着我平时最常去的酒吧走去。

一路萧条,和白天的喧闹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老远看到了街的尽头一片灯红酒绿,心里的火焰越烧越旺。

一进到酒吧,我连忙奔着卫生间去,换上大露背的低胸夜店装,补上最妖艳的酒红唇色,冲着镜子扯了扯短裙。

现在,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出了卫生间,就有闷骚男上来搭讪,

“呦,妞不错啊。”

我没回应,踩着猫步在他面前扭着屁股,磨蹭到一点他的身体马上离开,把握好火候,勾起他的性趣。

果然他马上按捺不住性子,勾过我的腰,把我抵在墙上。

“撩起来的火,怎么可以不灭?嗯?”

我低着脑袋,欲迎还羞地推了推他发烫的身体,他的手探到我裸露的胸上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呼喊声,摔门声,尖叫怒吼混杂着酒吧的DJ传到卫生间,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扯了扯裤裆,“你呆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往上提了提裙子,乖乖点头。

闷骚男转身朝着大厅走去,不时扯扯裤裆,转头确认我是不是乖乖待在原地,我靠在墙上,探着半个身子,外面的骚乱声越来越大。

突然一个甩着手臂的男人从大厅冲了过来,闷骚男显然一惊,停了脚步,我的视线被闷骚男挡住,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只看到他冲着闷骚男就是一扑,然后歪着脖子冲着闷骚男的咽喉一口咬下去。

满眼通红地瞪着我这个方向,闷骚男一阵凄凉的惨叫,双手拼命想要推开扑在他身上的男子,虽然隔了一段距离,可是我能明显感受到,那男子力气应该是出奇得大。

整个脑袋的青筋突起,咬着闷骚男咽喉死活不放。我被吓得不知所措,最后一丝理智告诉我,我必须要逃。

我抓起包转身就跑,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更加撕心裂肺的惨叫,紧接着是一阵朝天怒吼。

我扭头一看,那个男人扯下了闷骚男的整个咽喉,满身血腥地抖了抖身子,看着我邪魅地笑笑,一把推开闷骚男朝我跑来,我迈开腿,飞速摆动双腿和双臂,我要逃出去!

4.

身后的喘气声越来越近,我竟然闻到了越来越清晰的血腥味,求生的欲望在我心里越燃越旺。

“你是谁?”我迈着步子,闭着眼问身后的怪物。

“啊——”压着喉咙磨出来的低吼,像是来自地狱的呼喊。

我跑不动了,我能感受到他伸手就要碰到我的头发,一个急转身掉头跑去,跑开几十米,喘气声越来越远,我大着胆子转头一看。

我发现他仍然朝着刚刚的方向奔去,丝毫没发现我已经转身,我疑惑不解,但也不敢放慢脚步,拼了命跑。

跑到刚刚的卫生间,我靠着墙大喘着气,看了看躺在地上血流成河的闷骚男,没有一丝动弹。咽了咽口水,准备从大厅门出去离开这里。

拖着累到麻木的双腿,绕过地上的闷骚男,心里一阵罪恶感,但也无可奈何,心想着一会出门再打救护车来救他。

我走到大厅的门前,听到外面的骚乱声越来越大,犹豫着要不要开门,我俯下身透过门缝窥了窥了外面,惊得说不出话。

外面一片狼藉,地上全是艳滴滴的血,一群和刚刚那个男人一样摔着手臂的人,四处乱撞,追赶着另一群看上去正常的人,其中一个摔手男逮到了一个正常人,猛地一口冲着咽喉咬了下去,和刚刚我目睹的场景一模一样。

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字:丧尸。

我遇到了丧尸,我感到喉咙一声尖叫就要突破出来,连忙伸手捂住,死死地锁上门,往后退,大脑里飞速的分析,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怎么来到的这里?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哪里还有出口?

突然后退的脚步,踩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我咬着嘴唇缓缓转头,看到了闷骚男那张惊恐无比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缺了咽喉的脖子不停地往下趟着血。

他紧紧地咬着牙齿,低声咆哮着,听不清在吼什么,但是每个发音都带了一把锋利的刀直指我的咽喉。

他的手死死得抓住我的肩膀,用力到浑身颤抖,甚至眼睛也止不住得上下颤抖,似乎抖动出了星星火花,火花在整个瞳孔里燃了起来,越烧越旺,猛烈到要燃起蓝光,要突破眼眶冲出来,直接浇到我的脸上。

闷骚男整个脑袋的青筋全部一根一根得突起,还带着心脏律动的频次,一下一下得跳动,而且跳得越来越快。

他整个人在努力遏制这片怒火,可这火已经从瞳孔直冲冲地烧到了心脏,一下子就铺满了全身,他控制不住了,闭上眼就要恶狠狠得冲着我的脖子咬了下去。满嘴血腥地怒吼着什么。

我一个激灵抬腿踢在他裆下,他怔了一下,我趁机挣脱他的手,抓着包打向身后的窗户。

“砰——”碎了一地的玻璃,窗外的月光照了进来,依旧寒气逼人,月光锋利的就像一把刀,从窗户笔直进来,打在闷骚男身上,闷骚男瞬间直勾勾地倒了下去。

和刚刚一样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大厅外的喧闹声也瞬间安静下来。


5.

一切都停了下来,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啪啪啪——”身后传来一阵鼓掌声,寻声看去,一位老人斜着嘴看着我。

“一群厉鬼还斗不过一个新来的小鬼,看来你还有点本事啊。”

“厉鬼?小鬼?”

“恩,我现在正式宣布2017年度七月半抗争赛的擂主,就是林当归。”

我摇了摇头,表示完全不懂。

“小姑娘,你是今年唯一一个有资格回到人间的灵魂。”

“我...已经死了?”

“是的,就在几个小时前,你选择了自杀,躺在马路上,一辆集装箱车从你身上开了过去。”

“我完全不记得了...”

“嗯,不过你很厉害,在这次擂台上赢过了众多厉鬼,你是获胜者,意味着你可以在七月半也就是今天,回到人间去看看未完成或者放不下的事吧。”

“是从这里出去么?”

“嗯,记住,月亮下山之前必须回来。”

“好。”

我踩着像棉花一样的步伐,一路不可思议地摇着头,原来死了,也没这么容易。激烈的竞争比活着时候的竞争还难。

不过。我竟然还是选择了自杀。那我现在要去看什么呢?我有什么放心不下么?

我进入到了一片雪白的空间,看到了我妈妈的背影,还有躺在病床上的我,正打算上前,听到了门口两个男人的对话。

“这丫头太不争气了。”

“就是啊,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努力找工作,让她妈供着。被车撞了还要死不活,不让人安心。”

“说是植物人是吧?那这得花多少钱啊,也不知道会不会好起来。”

“没准是不会好了,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我瞪着那两个说风凉话的男人,冲着他们喊道:“死了才没这么幸福,我可是从一群丧尸中逃出来的!”

可他们没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喜笑颜开。

我不再去在意他们的聊天内容,踱步到妈妈身边,她托着脑袋倚在床边睡着了,红肿着眼着实让我心疼。

我知道了自己不放心的事情,我对着月亮大喊:“让我进入妈妈到梦里吧,我要告诉她,此生多谢照顾,来生我一定好好努力。”

一晃悠,我钻进了妈妈的梦里,我抱着妈妈告诉她:妈,我会努力找到工作的,你不要操心了。

没多久,月亮下山了。

我听到了一声“滴——”声,我看到妈妈知足的微笑,我转身钻进了月亮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