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了“成长上瘾综合症”吗?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并不是想攻击个人,只是我觉得“成长上瘾综合症”是一种病,得治。当然不治也死不了。

今晚看了微信群中一群友分享的文章:二十多岁是重建自我的最佳时期,这篇文章就像之前看过的大多数讲个人成长的文章一样,当自己正准备叉掉的时候,一句话抓住了我的眼球:

我的成长速度快速超越同龄人。

妈的,这简直就是自己之前的内心深处共鸣啊!(看来真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心理会觉得自己成长速度太特么快了),自己也还为此小小的得意过。

还听说过一种吓人的说法“二十岁你要是不努力成长,三十岁你就没机会了,你就完蛋了!完蛋了啊!”

所以看到身边的人不停参加课程,参加活动,参加培训,混各种圈子,写成长笔记,为自己的成长骄傲的就差没哭出声来了。

我把这种对成长发自内心的热衷/渴望/无法阻挡的紧迫感称为成长上瘾综合症。(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呵呵我不告诉你……)

是什么让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这么渴望成长?

相对价值

先来讲一个悲催的故事。

有一个小女孩,她妈妈的口头禅就是“你看人家XXX”
直到有一天,她妈妈又说了类似的话:“你怎么这样呢?你看人家孩子XXX”。
小女孩终于受够了这种比较,略带怨气的说“我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让你喜欢我,你就从没接受过我。”
妈妈一看情况不好,这是要炸毛的节奏,赶快安抚:“其实妈知道你有很多优点,比如你之前学习好,很有上进心。”

这个故事你看到熟悉的影子了吗?大部分中国孩子都是在“隔壁家孩子”的比较下就成长起来了。等到长的稍大一点,我们去了学校,开始了学(kao)习(shi)生涯,又有了新的比较工具——成绩单。这个评价体系一直伴随我们大学结束(也许研究生也是?):好的成绩可以给我们更多的奖赏——更体面的工作,保研的名额,出国去什么样的学校。人就像斯金纳箱的小白鼠,在这个规则里,我们不断追求更高级的奖赏。

成绩当然能体现学生的学习能力,但如果学生只是拿着这一个标准来评价自己,就很容易在相对价值中找存在感

什么是相对价值呢?
只有通过可比较的参照系,我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

试想,当我们走在一条路上的时候,这条路旁边的建筑,绿化的植物统统消失,甚至路上连一辆车都没有。这时候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仿佛有走进沙漠的恐惧?

大学终究会结束,进入社会后,发现这个世界和之前自己的认知好像不太一样……

怎么做这件事儿,这个人说对,那个人说错?那我到底做不做啊?怎么他说这是好的,又有人说这是不好的,到底好不好啊?

这时候,仿佛从一个小湖泊,一下子被丢进了汪洋大海,看不着岸,也看不到船。我们的大脑有着强大的惯性,他会开启我们过去常用的思维模式,即使到了新的环境,即使新环境中旧的模式已经不再适用。

我们还是会习惯性做比较。比脸吧,人家颜值比你高;比爹吧,人家爹又比你爹牛;比学历吧,人家清华北大;比智商吧,那是硬伤……你发现自己什么都比不过人家,在这个价值体系里,你看不到自己的价值,觉得自己已经排倒数了……

那我们就比成长速度吧!虽然我其他东西比不过你,虽然我起点比你低,但我跑的快啊!

而且相对于去比“谁房产多”“谁工资多”“谁升职快”,谁成长的快听起来高大上的多~ 已经到比无可比的时候,还会有人来告诉你“要和昨天的自己比”。

可是为什么要比呢?尤其是成长这种精神性无法客观测量的东西?

绝对价值

大部分人都会掉进“相对价值”的坑,我觉得这是时代使然,随着科学育儿和教育改革的不断进步,这个时代现象会逐渐消失。就像心理咨询师李松蔚把很多现象定义为“时代病”。

如果相对价值用它的标准创立了一个世界,那这个世界的反面就是由绝对价值创立的。你不用去对比,你就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

高数课上被我们恨透了那位莱布尼茨兄弟曾经当过“宫廷顾问”。有一次,皇帝让他解释一下哲学问题,他对皇帝说,任何事物都有共性。皇帝不信,叫宫女们去御花园找来一堆树叶,莱布尼茨果然从这些树叶里面找到了它们的共同点,皇帝很佩服。

这时,莱布尼茨又说:“凡物莫不相异”,“天地间没有两个彼此完全相同的东西”。宫女们听了这番话后,再次纷纷走入御花园去寻找两片完全没有区别的树叶,想以此推翻这位哲学家的论断。结果大失所望,因为看起来树上的叶子好像都一样,但仔细一比较,却是形态各异,都有自己的特点。

如果你生下来就是一个杯子,就是用来喝水的。你可以做酒杯,茶杯,玻璃杯,一次性杯,但是却经常要和旁边那个水缸比谁装的水多……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你怎么不和他比谁好看呢?

这个时候水杯可能会委屈的说“可是……人家都喜欢装水多的器皿啊……”

可是……可是……那是人家喜欢啊,你也真的喜欢吗?

成长

并不是有意说,成长不重要。相反,我非常喜欢亚历山大洛温的那句:

幸福是成长的意识。

但当我们对成长的判断标准局限于,读了多少本书,结实了多少牛人,掉了几斤膘的时候,我们还是屈服于别人(父母或社会)无意识给我们制定的相对价值体系,我们还是在别人家的舞台上跳自己也不知为何要跳的舞。

当知道自己是一颗苹果树的时候,就会安安心心,踏踏实实成长,结出一颗大苹果。

隔壁的香蕉长啥样和我有啥关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