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是一片片玻璃,各人拿在各自的手里,透过玻璃看到和听见各种世界,只能在玻璃上点点划划,手无法伸过去,对面是空的。是呀,天空也是空的,低头的人们被人造二极管的光吸引去了。


朋友圈也是一块块玻璃,沿街各家的窗户,主人总是要么精心打扮着装饰着要么拉上窗帘,过路的人总忍不住瞧进去,总希望看到些不同的,但只能看到主人想给别人嗮的,塑料花还是真花,隔着玻璃谁也分辨不出。公众号则不同,它敞开门做起了生意,扯布头、估布衣,买卖要吆喝,马猴敲锣、上刀山下火海,再兜售些大力丸,大家都要糊口。微信有了各种各样热闹的群,形形色色的人拿着一片玻璃,来到市集。这里,有人纺纱、有人织布,有人卖鱼、有人嗮网,街头巷尾传着各种小道消息,包打听们和听众们都满足了,随手一看随手一转发,大人已圈阅,等着他们按上大拇指给其站台。

手机里原来就是数据的市集,人们的行为还是以前的行为,采集和耕种,男耕女织的生活,不过多了几块玻璃,人与人不在需要直面对话。

早上坐公交车,拥挤的公车,窗外那么炎热,各人拿着自己的手机,点点划划,我坐着发呆,看着前排大姐在刷着朋友圈,忽然,希区柯克的《后窗》飞进脑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