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哥情结你有吗

 表姐谈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一个军官,子弹壳风铃依然在她房间里挂着。由于地区原因,算是异地恋吧,最后分手收场。随后谈的两个对象是经朋友介绍而认识的,都是兵哥哥。

 表姐曾经说过孩子气的一句话:“我就是喜欢兵哥哥,怎样?”,尽管今年他的结婚对象不是兵哥哥,但是兵哥哥情结还是存在的。

 对于生活中的兵哥哥,我关注的总会多一些。也许我也有着兵哥哥情结吧。我不善与人交往,算是对待他人特别冷淡的那一型。所以,也不清楚,这种情结,究竟是有,或是没有。

 前年的九月,进入大学的第一年,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感觉有半个世纪那么长。

 一到休息时间,去个卫生间回来根本找不到自己所在的连,脸盲症发作,感觉每个兵哥哥(教官)长得一样一样的。这时候尽管尴尬,可还是装作很“恭敬”的样子“随便”问了一个不认识的教官。这样的事之后又发生了一次。被我又一次“随便”问的一个教官似有微微惊讶而又无奈的说:“你怎么又迷路了?”我随即一愣,好尴尬啊,居然问了同样的人。不过那个兵哥哥还是很好心的给我指了位置。

 那时候南京的天气可爱极了,动不动就下雨,所以户外训练顺理成章变为了整理内务。女生宿舍无疑是最为疯狂的。四五个教官结伴“检查内务”,就我宿舍的女生闻言,拿着手机就跑去窜宿舍,抓拍下兵哥哥的瞬间“英姿”。就连一些学姐也跟着兵哥哥跑上跑下,活脱脱“倒追”的既视感。我却不是其中的一员。

 要说对兵哥哥开始关注开,始有不一样的想法,是在拉练那个时候,军训即将结束的时候。

 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对声音,是比较敏感的,对莫名其妙的声音例如爆破声,显得相当恐惧。所以,一到打靶的场地,“砰砰”的子弹声让我很紧张,以至于轮到我准备的时候,走到半路就被子弹声吓哭了,十分狼狈。每个打靶的位置安排的两个兵哥哥,当即便有一个兵哥哥拿枪替我打靶,另一个安慰我说:“不要害怕!”打靶结束,我还是有些懵的,但我知道有个人把什么东西塞入我的中,握紧,说,“恭喜你,还活着。”返回的路上,打开手掌,两颗子弹壳静静地躺在手心。

 没有那时候的惊慌、无措、尴尬,我想,兵哥哥也不会成为我心中的“英雄”。以至于后来每每回家,经过军校门口,总要望上几眼,说到这里,难免有些羞涩。

 那两颗子弹壳依旧还在,也将被永久收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