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就在身后

1

下午放学了,太阳还悬在空中,发出明亮的光。

薇儿慢悠悠地从学校晃出来,沿着人行道背着夕阳走着。

薇儿所在的学校是一所乡镇中学,学校门前一条十几米宽的大街,街道两旁商铺林立,非常热闹。​

街中央一座高大的牌楼巍然矗立,牌楼正上方“凝曦”两个大字阳光下好像悬浮在半空中一样,牌楼巨大的影子倾倒在地上,从阳光中陡然踏入阴影之中,薇儿觉得那影子以一种排山倒海之势压在心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她逃也似的穿过去,阳光重又罩在身上。

牌楼下方威武的石狮子旁,烤炉上红薯的香气缠缠绕绕飘荡开来,牌楼的压迫感,烤红薯的亲切感,薇儿一时恍惚,不知身在何方。

2

春天是个仓促的季节,没几天的功夫,花儿开了,树儿绿了。

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掌形的叶子稀稀落落地挂在枝上。

阳光下,树的影子斜斜地躺在灰白色的水泥地上,人们从树枝树叶的影子中穿过,后背上也驼着这些变幻不定摇动的影子。

薇儿每跨过地上树干的影子,就觉得有一条树干粗的鞭子狠狠地抽在身上,每跨过去,就长舒一口气,这样一张一弛,一起一伏,一紧一缓,使她喘不上气来,在初春微凉的午后,她竟然走得汗涔涔的。

老师今天在课堂上讲鳏寡孤独的意思,老而无妻为鳏,老而无夫为寡,幼而无父为孤,老而无子为独。

幼而无父是孤儿,那她十岁就无父无母该叫什么呢?想到这里,她的心麻麻的,刺刺的酸疼。

她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婶婶那张永远板着的面孔,每次交资料费,都是她最难挨的时候,更别提零花钱了,寄人篱下伸手要钱就像扒窃一样难堪。想起婶婶那张结着冰霜的脸,她就心头一颤。

嘤嘤的哭泣声从她鼻孔中发出,她吓了一跳,她连忙低下头,大拇指插在口袋里,四指摩挲着裤管,脚后跟踢踏着水泥地,哧嚓哧嚓声稍稍掩盖了哭泣声。

商铺里传出薛之谦忧郁迷离的歌声,“剩不多也不少,还能忘掉,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

她暗想:我怎么可以把自己照顾好呢?前些日子,不知为何她的右腿疼病,不能下地走路,婶婶只说休息几天就好了,也不带她去瞧医生,就这样每日用盐水清洗,延挨了一个月肿块才消失了,她也就缺课一个月。

刚刚隐忍下去的泪水在薛之谦忧郁的歌声里又流下来了。

3

春天的小镇,只要有泥土就能看到生命和绿色。

北面有一间商铺闲置多时无人问津,门前水泥缝隙中几株黄色的油菜花开得正烂灿,柔软的身姿随风摇摆,夕阳下宛如一簇簇跳动的金黄色火焰。

老树下面,烧饼炉前聚了一堆人,摊主是一位中年妇女,短发大眼,干净利落。炉上烧饼滋滋地冒着热气。

谷物特有的醇香一点点潜入肺腑,一点点驱赶着身上的冰冷和压抑。

怪不得人们说,生气的时候用色香味俱全的美味慰劳自己,肠胃得到了满足,气就无处藏身了。

薇儿呆呆地看着手忙脚乱的阿姨,看着炉上滋滋冒着热气的烧饼,看着围在炉边等待买饼的人们。

卖烧饼的阿姨停下手中的活儿,盯着薇儿,下巴微微抬起,那意思好像问她买烧饼吗?

薇儿急忙摆了摆手,紧走几步,把烧饼摊甩在身后。

老师讲《我的叔叔于勒》时谈到,其实很多家庭都有一个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于勒,自己就是叔叔家的于勒,身无分文在叔叔已经生活了四年呀!她突然很想念常年在外打工的叔叔!

十字路口,汽车的喇叭声、卖彩票的叫卖声、卤味店飘出来的香气、街旁桐花的清香,一时间把心里装得满满的,互相拥挤着,碰撞着,挤压着。

薇儿笑着转身返回学校。

明亮的太阳晃得她睁不开眼,天上白亮亮的一团,发出万丈光芒,连周围的天也晕染成一片闪着光的白色,远处蟹青色的天空轻柔地像一片湖。水泥地面闪着金光,路旁的白杨树叶闪闪烁烁。

原来太阳始终跟在身后,只不过背着太阳走路的你没有发现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