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奇谈:野道人

原创,首发

从前,有一个叫于大全的人,五十多岁了就光棍一条。在当地于大全是一个出了名的孝子,年轻的时候因为他家里穷怕找媳妇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让爹娘以后跟着自己受罪,他就一直没有说媳妇。后来爹娘老了去世了他也早就过了说媳妇的年龄,也就死了这条心没有再找媳妇。

于大全的父母去世以后,家里里里外外的就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就有人经常和他开玩笑说:“大全啊,你也没有媳妇自己一个人无牵无挂的,还不如拜个世外高人学徒,将来还有可能得道成仙,就是不成仙自己有一身仙术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谁知道说者无意,他却听者有心,从这以后于大全还真的想拜一个世外高人为师。他不论走到哪里,或者是在赶集的时候,或者是到深山里砍柴挖药材的时候他都特别地留意,只要是发现老道人,老和尚,还有相貌奇异的人他都要恭恭敬敬地上前请教。有机会他还把那些云游的道人,和尚领回家里去,拿出家里最好的饭菜来招待他们。

就这样十几年过去了,于大全求仙问道的心愿是越来越强烈,就连过路的乞丐只要是相貌奇特的,他也要留在家里好酒好菜地招待。有一天,于大全刚送走了一个在他家里住了半个多月的乞丐,他就听见大门外面有人问道:“这里是于大全的家吗?”

于大全听见来人的声音就像洪钟一样铿锵有力,他就急忙的来到大门外面迎接。只见来人六十多岁的年纪,生着一头红色的头发,头发扎成了两个像苹果一样大的发髻。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塌鼻梁尖嘴巴面如锅底,身穿一身脏不拉几的的道袍,手里拄着一根奇形怪状的木拄棍。就是大白天于大全看了也是吓了一跳,但是,他又马上恢复了常态毕恭毕敬地对来人说道:“我就是于大全,不知这位师傅找我有事吗?”

来人见了于大全也没有寒暄客气,就说道:“我是一个云游的山野之人,路过此地腹中饥饿想在你家里讨口饭吃。”

于大全虽然愿意结交一些奇人义士,但是今天看了这个道人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但是,他又一想:也可能世外高人,有道之士就是这个样子。他想到这里就又十分客气地恭迎道:“师傅请进,我家里虽然没有什么好饭菜,但是粗茶淡饭的也能管够。”

来人听了就来到了于大全的家里,在屋里刚刚坐定就问于大全道:“家里有酒有肉吗?快拿出来先让我充充饥。”

于大全听了心想:一个出家的道士怎么不戒酒肉呢?看来我今天遇到的这个怪人一定是一个得道的世外高人,都说越是世外高人就越不管什么清规戒律。他想到这里,就满脸堆笑地给他冲了一杯茶,说道:“我家里有养的土鸡,酒都是当地百姓自己酿造的米酒,你稍等一会酒肉马上就好。”

时间不长于大全就把做好的土鸡端了上来,这个老道士闻到了酒肉的香味脸上马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他也不管于大全了就自己一个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地吃了起来。一会的功夫一只土鸡一坛子米酒就被这个老道人吃光喝尽了,之后他就一头倒在了床上鼾声如雷进入了梦乡。

从这天起,这个老道人就住在于大全的家里了,他一天三顿饭都得要有酒有肉,于大全每天除了给他杀鸡以外就去集市上买肉。就这样这个老道人在他家里一住就是一个多月,于大全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也不回答,问急了他就说没有名字,人们都叫他野道人。虽然是这样于大全也不生气,还是天天好酒好肉地招待他。

又过了几天,野道人可能是看见于大全家里的土鸡被他吃的也差不多了,有一天早上天还没有亮,野道人也没有给于大全说一声就不辞而别了。邻居百舍的看见于大全整天价对道人和尚,一些奇怪之人留在家里热情地招待,他们就都看不明白了。好事的就对于大全说:“大全啊,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留宿管饭的这些人有几个是正常人,他们都是来你家骗吃骗喝的。”

于大全听了也不说话,都是一笑而过算是回答了,过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见到这些他认为是奇人的人,还是领到家里来好酒好饭地招待。

有一天,于大全在家里清净了没有几天,那个自称野道人的又来了。这几回来他们就像老朋友一样,野道人到了这里也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家里那样随便,有酒尽情地喝有肉实实在在吃,两个人也无话不啦,有时候野道人也给于大全传授一些修道的窍门。

又一个多月快过去了,野道人又看见于大全家里的土鸡快没有了,就对于大全说道:“老弟啊,我三番五次地到你家里叨扰你,你也不嫌麻烦。今天你愿不愿意随我到我家里去?也让我招待一下老弟。”

于大全听了说道:“不知道你家离这里远不远,要是不远我还真想到你修道的地方看看,也正好沾沾仙气。”

野道人听了于大全的话,高兴地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哪里有什么仙气可沾,只是我见你是一个诚心向道之人,我家里有两道山里产的野菜味道不错,想邀请你前去一起分享。”

于大全听了也没有再说什么,就随着野道人走出了村庄走过了大道,之后就来到了山里崎岖的小道上。只见他们一前一后地越走越快,于大全此时就觉得自己脚下好像生了风一样脚不沾地的在走路。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野道人领着他就来到了一个山坳里,只见这里鲜花盛开,百鸟鸣唱。在不远处一个清澈的水潭旁边,翠竹环绕着两间茅屋。

野道人这时就对于大全说道:“老弟呀,这里就是我的家,这地方山高水远地处偏僻让老弟见笑了。”

说话的功夫,野道人就领着于大全来到了屋里,屋里虽然没有什么像样摆设,但是,也很清雅别致,让人有一种清爽舒服的感觉。野道人让于大全坐下以后,就给他泡了一杯茶,然后说道:“老弟你先歇一会,我去把那两道山野菜取来。”

野道人走了以后,时间不长他就把茶喝完了,又过了很长时间才见野道人从山上回来,只见他用大褂的前襟包着一包东西就直接进了灶屋。又过了一会,他出来对于大全说道:“菜我已经备好了,你再稍等片刻我去叫上我的那几个老朋友前来陪陪你。”

野道人说完就出了门,于大全坐在屋里早就感觉到肚子饿了,他就起身来到了灶屋里想看看野道人到底做的什么好饭菜。可是,他来到灶屋里一看只见这里什么灶具也没有,除了几个瓦罐和两个带盖的瓷缸以外就是几个陶盆,也不知道野道人平时是怎么吃饭的。看到这里他就好奇地掀开了瓷缸上面的盖子,可是,他往缸里一看却吓了一跳。只见这个瓷缸里用清水泡着一条雪白的小狗,好像是皮毛已经处理干净了。看到这里他赶忙把这个瓷缸盖上,又不由地掀开了另一个瓷缸盖子,这一看更是把他吓得不轻,只见这个瓷缸里面泡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死孩。

于大全看了吓得他心里突突乱跳,他慌张地赶忙把缸盖上又回到了屋里,此时他的肚子也不觉得饿了。他心想:难怪这个野道人不戒酒肉,他在山里就连狗和死孩子都吃。看来他还有他去请的那几个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我还是赶快离开这里为妙。想到这里,他就走出了屋门想找到来时的路逃走,结果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点路眼,全是荒山野岭哪里还有来的路。

没有办法逃走于大全就又回到了屋里,他还没有坐下就听见野道人领着三个人回来了,他们都直接到灶屋里一起帮忙把那条小狗,和那个死孩子端到了屋里。于大全见来的这三个人的长相也都和野道人差不多,个个都是长相与众不同。

野道人和他的三个朋友都推让于大全坐在了主宾座位上,之后他们就都很随便地坐下了,这时候就又让着于大全吃这条小白狗和那个死孩子,还都夸野道人有福气得到了极品美味。可是,于大全早就心里有数了,他已拿定了主意不管他们几个人怎么劝他,他就是死活不吃这个小狗和那个死孩子。野道人和他的那三个朋友又再三地相让了一会,最后他们看看于大全确实是不吃这两道菜,他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会的功夫就把这个小白狗和那个死孩子吃了个精光,奇怪的是他们四个人吃了小白狗和死孩子却连一根骨头也没有吐出来。

野道人可能也看出来了于大全的心意,他就又回到灶屋里拿来了两块白色的东西对于大全说道:“老弟不愿意吃刚才的那两道美食,我家的蒸糕也是一样很好的美味。”

于大全看见野道人拿来了蒸糕,就接过来放心地吃了起来。他刚吃到嘴里就感觉到这个蒸糕的味道也是很特别,有一种涩涩的感觉,可是,他吃下几口以后突然就觉得浑身上下清爽无比,精力饱满,自己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于大全吃完蒸糕以后也没有敢在这里住下,就让野道人把他又送回了家。到了家里,于大全不但没有觉到累,还觉得浑身有使不完得劲。他怀疑可能是与吃了野道人的蒸糕有关,他就好奇地问野道人说:“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我吃下以后怎么感觉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野道人听了,很神秘地对他说道:“你呀,真是没有仙缘,你只是吃了两块几百年生的茯苓。”

于大全听了野道人的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就又问道:“茯苓我知道是一味药材,可是,你们吃的小狗和小孩又是什么呢?”

这回野道人听了又是爽朗的一笑,然后说道:“老弟呀,那个小狗就是千年的白何首乌,小孩是一个千年的人参娃子。吃了它们就能长生不老,得道成仙。”

于大全听了野道人的话,差一点没有后悔死,就埋怨野道人说道:“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做梦都想长生不老,得道成仙。”

野道人听了说道:“万事皆有缘,你没有仙缘当时我就是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但是,你吃了茯苓虽然成不了仙也能活到五百多岁的。”

于大全听了野道人的话,心里也算是平衡了一些。他就对野道人歇道:“多谢师傅对我的恩赐,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野道人说道:“你也不用谢我,这也是你一心向道的回报。”

说完只见野道人一阵清风就不见了,在空中又传来了他的一阵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