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蚯蚓

国庆某日傍晚,天空开始阴沉,晚饭间,已是大雨滂沱。和菜菜从奶奶家回来,菜菜穿着雨靴雨衣,我撑着雨伞,边走边聊。

路灯下,大雨斜倾,橙黄的线条明晰。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这样的景象,仿佛戴望舒雨巷的意境,而不是我每日出入的家门口。

步行的菜菜,沉浸在雨中涉水的快乐里,脚用力的在水洼里跺,水花四溅,生成一片快乐漩涡,我被邀请了,他邀请我进入他的漩涡里…

成年人还能从跺水中获得快乐,基本很难。成年人仿佛是内心中驻了一个为卜先知的老人。“有知”其是一个特别无趣的人设。

你买票坐在电影院,看一部让你期待的电影,过程中,旁边有一个人不停剧透,接下来发生的故事,这部电影就如同一盘吃过的鸡骨头,香味环绕,却索然无味…

童真就是不剧透的快乐,只要跟着节奏慢慢走,每一步有每一步的喜乐。

菜菜的漩涡还在旋转,他一直跳啊跺啊,直到,他发现地下有一个长条的蠕动。

蹲下来,看,原来是一只蚯蚓,在积水里扭动。

动物学家被激活了。

他用手去抓那只蚯蚓,用语言表达一只蚯蚓的挣扎。他说:抓回去研究研究,再放回大自然。

蚯蚓很滑,菜菜用手捏,抓,各种尝试,总是抓不住。他抓的太专注,雨衣的帽子让他的视线受限,索性脱了帽子…

我用伞帮他遮住雨,他一边抓,一边问蚯蚓为什么会在路上,蚯蚓有眼睛吗?蚯蚓吃什么?…

抱歉,这些知识我们要去查下资料。眼下,我们首先是抓住蚯蚓。我提醒菜菜使用工具,看身边有什么合适的工具?

菜菜用一只塑料瓶口对准蚯蚓,试图让蚯蚓自己钻进去…

蚯蚓没有眼睛,也没有认知,即使很挣扎,也不知道接受人类的帮助。我摘了一个树叶,捞起蚯蚓,把它放进瓶子,这样的大雨,很多蚯蚓出现在路上。

被装在瓶子里的蚯蚓,在第二天早晨,菜菜惊奇的发现,居然瓶子空了。于是四处寻觅,居然在餐椅下找到,那个已经干瘪的蚯蚓。

菜菜要去寻找更多的蚯蚓,拿着塑料铲去小区花池里挖,挖了很多条蚯蚓。

喜欢就是最好的老师。什么时候,蚯蚓会出动,蚯蚓喜欢生活在什么的环境,蚯蚓吃什么?蚯蚓有眼睛吗,有耳朵吗?…菜菜现在,如数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