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芙蓉镇》

        那是什么样的年月?一切真善美和假恶丑、是与非、红与黑全都颠颠倒倒光怪陆离的年月,牛肝猪肺、狼心狗肚一锅煎炒、蒸熬的年月。正义含垢忍辱、苟且偷生,派性应运而生、风火狂阔。


        比较喜欢看书,可最近不知读什么书,偶然间发现邻桌同学的书桌上摆了一本《芙蓉镇》,便起了兴致借来看。芙蓉镇,听起来很雅致,仿佛一座山水相映,芙蓉绕岸,熙熙攘攘的小城已然映在眼前。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河岸上栽满几长溜花枝招展,绿荫拂岸的木芙蓉,而湖塘里遍种水芙蓉,每当湖塘中水芙蓉竞相开放,河岸上木芙蓉争奇斗艳的季节,小镇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就是以这个美丽的小镇为中心场地展开的,“芙蓉姐子”胡玉音、镇粮站主任谷燕山、大队党支书“满庚哥”、“运动根子”王秋赦、“秦癫子”秦书田、女经理李国香逐个登场。

        这些人物各有特点,先说芙蓉姐子胡玉音,花容月貌,面容姣好而且为人亲切随和,即便是骂人,咒人,眼睛里也含着温柔的微笑,嗓音也跟唱歌一样的好听,有好调笑者称她为“芙蓉仙子”,其美貌可见一斑。这也使她的米豆腐摊远近闻名,生意兴隆。她这个角色的悲剧色彩大部分也源自于她的美貌。镇粮站主任谷燕山是个老单身汉,为人忠厚朴实,是个乐于助人,受人敬重的老好人,他的性格特点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也决定了他的一系列的遭遇。不知道怎么搞的,谷燕山突然有一天通知胡玉音可以每圩从粮站打米厂卖给她碎米谷子六十斤,成全她的小本生意。这件事儿也是引发他后面悲惨遭遇的导火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队党支书满庚哥是个转业军人,对党忠诚。本来与玉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差一点谈婚论嫁。因玉音身世复杂,党与玉音只能选其一,不得不弃了玉音另娶她人,玉音认了他做干哥。运动根子王秋赦,抓中心开展什么运动的时候特别积极,但平时好油腻且十分懒散,看别人过得好会眼红,因而向李国香“揭发”。秦癫子是个五类分子,本来是个歌舞团的编导,因编演反动歌舞剧被划为右派,被开除回乡生产。但他不承认自己反党反社会,只承认自己犯过男女关系的错误,请求满庚哥将他“右派分子”的帽子换成“坏分子”。黎满庚答应了他的请求,这件事儿为满庚哥被批评批斗埋下了伏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女经理李国香32岁还未嫁人,私生活方面不是很捡点,急于嫁人,嫉妒有家有室的女人。曾经暗恋粮站主任谷燕山,在谷燕山面前屡屡碰壁,一方面嫉妒米豆腐西施胡玉音的美貌及谷燕山对胡玉音的另眼相待,另一方面嫉妒胡玉音的米豆腐摊生意比她的国营饮食店还红火。由此引发了她对胡玉音单方面的战争,也由此造成了玉音的不幸以及整个芙蓉镇人心惶惶。由他们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社会,他们在不同的年代(分别为1963,1964,1969,1979四个年代)里各自表演,悲欢离合,透过小社会来写整个大社会所处的背景,反映出整个走动着的大时代。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