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花木兰

上一篇|海蒂和爷爷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对这首乐府双璧之一的《木兰诗》,相信大家并不陌生。《木兰诗》是我喜欢的古诗之一,花木兰这个人物形象也是我喜欢的古代女子之一。

近期,迪士尼影片公司出品的真人版电影《花木兰》隆重登场,主演阵容强大,刘亦菲、甄子丹、巩俐、李连杰等全是些鼎鼎大名的演技派,心中真是满满的期待。可是等看过了影片,内心却是五味杂陈,真是应了那句俗话,“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豆瓣评分给了4.9的超低分,我觉得它也就值那么点分。可以说它是我记忆中看到的最差的一部影片,用了近两个小时看这样的电影,实在是一种时间的浪费。

故事内容无新意

一部好的影片,需要有一个好的故事。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故事虽然家喻户晓,但电影要想获得观众的认可,老故事就必须编出新意来。

也许大家觉得老故事出新不容易,其实我看未必。哪吒的故事也是老掉牙的故事,中国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就改编得非常好,不但推陈出新,别有洞天,而且情真意切,动人心魄,深深地打动了各个年龄段的观众。所以说,能否吸引观众的眼球并打动观众的心,是检验一部影片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

情节设计太凌乱

如果说要求影片中的每一个情节都合情合理,似乎标准太过于苛刻,但总体而言不应该有硬伤,这是一部好影片应具备的基本要素。《花木兰》不但有多个硬伤,而且情节设计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比如说巩俐饰演的仙娘这个角色是个巫婆,一会儿变人,一会儿变鹰,实在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这个情节设计至少有以下几处硬伤:

一是如果说是魔幻吧,影片情节中至少要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高人”或者“高招”来收拾她,否则普通人怎么可能收服一个“妖人”?花木兰虽然也有“气”,但影片将她定义为一个“人”,她的“气”场没有大到法力无边的境界,所以想治服巫婆仙娘显然力不从心,更何况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情节设计。

二是仙娘拥有高超的法力,战场上军人都拦不住她,杀人如切瓜一般。既然功夫如此了得,柔然军队又何需去京城偷袭,她又何必与宰相合体,搞什么里应外合,直接把皇帝结果了不就行了?

三是两军对垒期间,仙娘又怎么可能将己方重大军事机密无所顾忌地透露给花木兰,并且轻易地放走了她,最终使她军前立功。这样的情节设计不合常理,除非她是卧底。

尤其是最后一点,仙娘毫无征兆、毫无理由地背叛了柔然军队的统帅可汗,并且为花木兰抵挡住可汗射向药木兰的一箭,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中国元素太牵强

《花木兰》影片的导演、编剧想在影片中加入中国元素的心理可以理解,但运用的手法太过于牵强附会。也许,对于不了解中国古老文化的外国人来说还能凑合,毕竟他们对于中国文化一知半解,但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太多似是而非的中国元素,让他们在情感上实在是难以接受。

为了体现中国元素,将花木兰的家乡确定为福建土楼,我觉得这种跳跃观众还可以接受,但影片将中国传说中的凤凰弄得像个风筝似的,不时地在屏幕上飞来飞去,未免有点不伦不类,寓意虽好,手法却简单、粗暴、僵硬,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画面感。

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影片中除了几个主要人物形象外,其他的次要角色和群众演员,相貌均奇丑无比。我实在是不知道剧组是怎么“精挑细选”到这些人的,又想通过这些画面说明什么?

更加让人觉得不堪的是木兰相亲时的妆容,简直就是日本艺伎的扮相,让人难免会产生这是对东方文化的人为“丑化”,流露出的是西方人骨子里潜在的傲慢无礼。

结语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花木兰还是那个勇敢的花木兰,迪士尼却已不再是那个纯粹的迪士尼。

于2020.9.19

上一篇|海蒂和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