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山中带梦的种子

      我是山中带梦的种子

     

       祖籍 , 在巍巍峨峨的大山空隙里的山西魏郡。近祖,在依山临水的什川梨园小镇。父辈,在以麻玉石堆叠成峰的文山村。自己,又处北山穴居。由此想来,我是一粒与山脱不了干系的带梦的种子。这梦,从东至西,再由南往北,可以说是做了不下三千年。

     

       山,是我入睡的摇篮。是我的梦生长的胎盘。我委身于山间,就如仙佛们坐落于莲花座上一样安然。山们静默,是想让我说更多的话。山们麟趾,是想让我明白我那精神的根。山们成岭成峰,是想为我垫脚,以够着蓝蓝的天,来远视到人生的莽原和思想的大海。且在这地老天荒里,发芽、生根、开花、结果、再回归。山,告诉我,适应艰苦,赢得卓绝。

     

      我之所以看得远些,那是由于山的幽蓝和葱绿,济染过我的眼睛。我之所以能平静些,那是由于山的沉稳和默守,安抚过我的心。有时,也觉得自己是露水中双翼沉沉的蝶。秋风里凄鸣声声的蝉。“五更疏欲静,一树碧清高。”食几粒草籽,饮几颗晨露后,就又籽饱生余事,露后出狂言。这狂言,也以石山作根基,露水润歌喉,山风为媒带,飘到你的唇边鼻翼,自有山野田土的味儿。我仰视彩云。我同情小草。我美化山川。我平衡天地。我生布博爱。我死消狭恋。我自始至终,把生活和生命看得神圣。

       我不热衷于秦砖汉瓦。我更鄙视干瘪无华。当我在冬天的山窑里啜饮春茶的时候,清风明月足已够,名缰利锁何须求。我有了明月般的心。这山间,就成了我原土原味的宝刹古庙。一个凡夫俗子,将在它里面修行出山一般的魂。

      我吟我的“山味”,无怨也无悔。你听不清晰那不要紧。你那博大胸襟的子孙,可能会受用且听得清。我与你无缘也有缘。

       当然,由于我的生存,不能不品尝山肴的美味。排挤野蔌们的空间。使原本营养充足的大树,缺少了养料。因了自己命运的绚丽,影响了它们的异彩纷呈。终当有一天,我不再歌唱的时候,我会感恩谢罪。那时,我又将是几株青青的草,被远方的鹿群们嗅得到,让近处的牛眼儿瞥得见。或者在一个宁静的晚霞里,被夕阳镀上灿烂的凋萎的金光,我眼藏倦意,唇含慵笑。我知道,我已经完成了一样使命。接着就由野火去燃烬我的意识。我在仆倒的一刹那,也是我向山们在做着最后的顶礼,以便永远皈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东北有个大黑山,这是一做连绵险峻,风光旖旎富有故事的大山。在大山的复地,有一个小村庄。住户很少,也就二三十户的样子...
    闫枫阅读 483评论 3 3
  • 雾都花儿阅读 355评论 7 4
  • 前阵子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基本上每天都是家里医院两头拉扯的节奏。某天中午用医院的微波炉热饭的时候,无意中瞥了一眼墙...
    暴躁杂货铺阅读 196评论 0 1
  • React生命周期 每个组件都有几个“生命周期方法”,您可以在此过程中的特定时间覆盖运行代码。前缀是will的方法...
    蛋黄肉阅读 1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