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疫情,敬畏自然

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  晴天

文|深海梦影


天气预报说,北方地区又要降温了,即将迎来新年的第一轮寒潮,夜间可能有大到暴雪。

午夜梦回之时,我怎么也睡不着了,披了薄衣,起身向窗边走去。

我掀开窗帘,举了小灯使劲向下照。伴随着部分雪化成雨滴,地面刚好积了一层白。那车棚上未融化的积雪,在路灯的照映下,连成一片惨白。

果不其然,前一阵子天气刚有所好转,只几天功夫,一场雪又纷纷扬扬撒向大地。春天它刚探出头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又退缩了。

听闻这类病毒很可能不耐高温,我早早期盼着待气温回升后的某天,当我听见新闻到处传播着病毒被成功击退的喜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去做想做的事,去见想见的人,在大街小巷一起呼喊。

眼前的祈盼,在近期怕是又落空了。

一场雪落下,带不走病毒的源头,带不走一点心头的烦闷。接着,又是遥遥无期的等待,这样的心情,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新闻里一天天增长的数字触目惊心,让人看不到尽头,亦找不到出口。

黑暗中,我望向对面楼每个灰暗的窗格,知道不会有人探出头来。正对的那一侧,是每户人家厨房的阳台。

此时此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同我一样立在卧室的窗前,分不清究竟是白天睡多了的缘故,还是出于心底的那份不宁,无以成眠。

几天足不出户,我眼中的世界安静极了。

没有刺耳的鸣笛声,听不见小孩子的欢笑,亦是寻不到那熟悉的烟火气息。

仅有的,是任病毒浸染的魂不守舍,是坐立不安的惶恐担忧,是不分昼夜的万籁俱寂。

人们都闭门谢客,拒绝走亲访友,仿佛在等待什么到来似的。

但人也总是不耐闲的。

曾经,多么渴望在工作之余能给自己争取几天长假,待在温度舒适的小窝里,有吃有喝,能躺能卧,哪里也不去。

然而,心想事成了的今天,倒是寝食难安,任焦虑聚集心口,又无从诉说。每个人都压抑,每个人都不安。

一想到有人彻夜赶工,建起两座神山;有人割舍掉家庭,奋不顾身去了前线;有人发出不要动的命令后,只身奔赴武汉;有人在用生命换取国泰民安……

我们感激不尽,我们没有理由不怀揣信心,相信人定能胜天。我们亦是不会松懈,在危难关头,积极响应号召,管好自己,不给国家添麻烦,便是最大的贡献。

越是在不安的时候,我们越要保持一份淡然,一份从容,一份镇静,一份坚定的信心。

有人说,庚子年总不太平。那我宁愿相信,每一次的战胜,每一次的击败,都在提醒我们认清生活的本质。

生活,即是生下来,活下去。

活着真好。闲下来的时候,不免让人反思,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

是实现自己丰盈的欲望,变成所谓的成功人士吗?是实现自己的梦想,可以自由自在地翱翔吗?

还是字面意思,单单能够走出家门晒晒太阳,大口大口肆意呼吸新鲜空气就是所谓自由了呢?

对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可不敢一概苟同。

只是我认为,一场悄无声息、极速扩散的战“疫”,既然能带走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可见人类在天灾面前,不过是渺沧海之一粟。而那些杂念和超乎寻常的欲望,更显得微不足道了。

面对出于人类的无知与贪婪,带来如此不可估量的天灾这一事实,从此以后,我可能会更加敬畏自然。

天地万物,大到星河宇宙,小到一草一木,都是天然的馈赠。上天有眼,人类总要为自己的肆意妄为埋单。

我们要始终怀揣感恩,不做反其道而行的事。否则,接受惩罚与报应的,必然是人类本身。

经历过战乱的我们,心胸定会更宽广,心态定会更平和。且盼着,且感悟着,心怀敬畏。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姗姗而来。

待到春暖花开之时,让我们一起携手迎接新一季。春花烂漫时,与亲朋好友小酌一杯,对诉衷肠,同赏百花齐放。

眼下的难捱,只需熬过去。熬过去就好了,你永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