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耽】艾青菊黄(17)


第十七回 真龙吐水非意外

两位大主演自然不用参加集体劳动,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此时的月鹿异常兴奋,刚一进屋,便招来天蓬想问个究竟。然而,天蓬却也是紧皱双眉,无法解释为什么巨龙会出现。

“按理说,即便是按照八卦步伐,凡人也是不可能有法力召唤巨龙的。不过,也许是当时的场景激发了木犴体内的潜能,毕竟他是神仙附体。”天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这倒是可以理解,可那巨龙为何会喷水呢?即便木犴无意召出了巨龙,也不可能命令它喷水啊!”月鹿仍是满腹狐疑,天蓬却也解释不了。

另一个房间里,马晓乐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样物件,正在仔细端详。那是一个半个巴掌大小的薄片,蓝里闪着白光。这是马晓乐眼见着从巨龙身上掉落下来的,疑似破碎的龙鳞。马晓乐摆弄着龙鳞,始终搞不清刚刚发生的事情是否与自己有关。

黄轶方此时正和大家一起,忙着收拾场地,虽然他也被刚刚的场景惊呆,但却只惊不慌。在黄轶方看来,这无非就相当于一场瓢泼的大雨,或者一次普普通通的地震,却并不感到什么太过惊奇。在黄轶方的意识中,并没觉得巨龙有什么不可思议,他却不知道其他人的世界观此时已然崩溃。

巨龙大闹片场,而在离片场不远的缟羝山脚,一个年轻人正遥望着剧组的方向,满脸的得意之色。这是一个看上去刚刚成年的少年,俏皮的娃娃脸和忽闪的大眼睛,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加稚嫩。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从地府离开的日兔,不过,现在仍是宫凡的肉身。自打离了地府,日兔便一人来到人间,一直在寻找回到天宫机会,定要为宫凡讨个说法。此时的日兔心中充满了怨恨,已经不再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宝宝了。

日兔如今已不再是神仙,而变成了妖,以他的身份和法力,无法去到天宫。不过,金龙、木犴和月鹿三仙下界,很快便被日兔察觉,也从中看到了希望。这三仙体内都有天帝赐予的仙丹,日兔若是能得到一粒,便可以顺利进入天宫。

日兔一直躲在暗处寻找机会,今日的巨龙确是马晓乐无意召唤出来的,当时也把日兔吓了一大跳。不过日兔已经成熟了许多,脑子一转,便有了主意。日兔暗中念动咒语,驱使巨龙喷出水来,水淹了片场。

按照日兔本来的计划,是想让巨龙毁了剧组,而自己到时挺身而出,把三仙救下,便能得到的信任。然而,日兔刚要现身,猛然发现天蓬元帅竟然在场,吓得慌忙又躲藏了起来。要知道,那日可是天蓬下界抓的日兔和宫凡,自然认识宫凡的模样。

众人花了大半天时间才清理完毕,剩下的便是发愁的制片老王了。这一场风波下来损失不小,很多布景和设备需要重新添置和修理。导演和服、化、道、摄等剧组负责人此时正集聚到了老王的房间里,议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一定是黄轶方这小子搞的鬼!”老王气愤地喊道,“别人不可能搞这种破坏。”

然而,大多数人并不同意他的观点。短短的几天,大家对热情淳朴的黄轶方早已刮目相看,相信他是一个忠实可靠的伙伴。只有老王坚信不疑,吵着要把黄轶方赶出剧组,只是孤掌难鸣,见大家俱都反对,也只好作罢。

“停工啦,停工啦!”老王开完会,便向剧组全体成员发出了通知,“三天时间布置新布景,更换新道具,拍摄暂时停止。”

工作人员迅速忙碌了起来,而演员们则得到了难得的清闲时光。人们三三两两凑到了一起,谈论着各种趣闻。黄轶方本应参加劳动,但马晓乐一直拉着黄轶方,老王也不好多说什么。见马晓乐和黄轶方形影不离,月鹿也厚起了脸皮,硬着头皮凑了上去。

吃吃喝喝成了三人聚在一起能干的唯一事情,两个失忆之人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话题可聊,大部分时间是月鹿在说话。月鹿口似悬河,讲述着各种仙界有趣的故事,说得倒是栩栩如生。当然,这些故事的场景被改头换面,变成了片场而并非是天宫。

马晓乐和黄轶方听得津津有味,对月鹿也多了不少的好感。很多故事中的主角其实就是金龙和木犴,而每提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月鹿都会偷眼去看看身边的两人。

“诶,我好像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每到此时,马晓乐总是会拍拍脑袋,似乎觉得故事中的事情好像真的发生过,可不管怎么冥思苦想,都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到有用的东西。其实,一旁黄轶方有常有同样的感觉,只不过没有说出来罢了。

不管月鹿走到哪里,天蓬都盘踞在空中,一边听故事,一边嘿嘿发笑。马晓乐和黄轶方自然看不到天蓬,可躲在暗处的日兔却是急得满头大汗。妖其实精通画皮之术,可以为自己画制不同的肉身,但日兔知道,这种小法术根本瞒不过天蓬的法眼。

三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常用的器材已经运到,而大型的布景却还来不及补齐。为了不影响拍摄进度,导演和老王商量以后,决定把后面几段室内的爱情戏提到了前面。

“不不不,我不要替身!”月鹿对老王的安排甚是不满,“怎么轮到好事的时候,让替身上了?”

老王满脸的尴尬,替身拍床戏是业内的标配,没想到月鹿竟有如此对艺术献身的精神,让人好不钦佩。不过,当月鹿得知马晓乐会用替身的时候,马上又改换了一副面孔。

“凭什么他用替身,让我自己上?不行,不行!”

老王刚刚安排好,月鹿又跳了起来,搞得老王真是哭笑不得,只好再去重新把替身演员召唤回来。拍摄现场,灯光齐聚,男女替身一同躺在床上,被窝里翻云覆雨。

月鹿远远地站在房间的一角呆呆地看着,幻想着床上是自己和马晓乐,心中一阵阵的瘙痒。而马晓乐此时站在另一个角落,涨红的脸早已转了过去。黄轶方则在离马晓乐不远的灯光旁,聚精会神地调节着灯光。



【回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