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人在爱着我。

       

        今天是个略微特殊的日子,虽然我已经不想过这个节日了,可是依然挡不住年龄往四十迈出了第一步。

        从未想过四十岁以后的日子,似乎觉得二十多岁还在昨天,三十多岁才刚刚开始,自己应该还是个小媳妇,实际呢,中年大妈行列都想开除我了。

        古人云:四十不惑。这不惑二字我倒是领会了几分,心放宽了许多,看淡了许多,得不到的不苦苦纠缠,不适合的果断放下,太遥远的就默默关注,知足常乐生活因此也觉得幸福了许多。

        前天和朋友相聚家中,两人均是好久不曾动笔写过东西,她文笔比我好很多,心思也细腻,许久不见发文我以为像我一般,是心情平静,生活安逸到懒得动脑子,谁知竟是身体有恙,安慰朋友亦是劝慰自己说: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每天心情美美的眼中就会有光,生活就会闪亮,就会一直美到老。

        上个星期还在办公室嚷嚷说:过了四十岁再也不化妆了,就让自己原生态素面朝天沦落下去。其实说这番话源于对岁月无情的感慨,对容颜易老的恐慌,站在四十的分水岭上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今天就得狠狠地打脸,女人还是装点一下的好,每个阶段的女人都有每个阶段的美,羡慕别人的年轻活力,苗条身姿,但是听服岁月做一个优雅的老太婆其实也挺好的,所以愿生活不要让我失去这乐观的态度。

      严格来说我应该是昨天生日,小时候自己看卦书认为十九不好,就偷偷的改成了二十。昨天或者今天,有人记挂的那一天就是节日,我不够好,性格急躁,粗心大意,幸运的是总有人对我好。

     

        两周前就有人傻乎乎的祝我生日快乐,我笑着回复没有纠正,十年未曾相见,我的生日不像他的生日那么好记,能够记住月份也实属不易了。

        妹妹最早寄来了礼物,谭木匠的梳子,这是我收到的第三把谭木匠的梳子,以前有学生也有朋友送过。我天生头发稀疏,平时也不怎么爱折腾它,总是半长不短,但是在梳理用具上,近几年够对得起它了。

        因为儿子就在我们班的原因,有几个孩子也知道了我的生日,昨天还因为调皮捣蛋被我批评的他们纷纷祝我生日快乐,还问我想要什么,笑嗔他们说今天不捣乱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桌子上被放了几瓶奶,几个面包,还有两个女生送了两本书,一本三毛的,一本余华的,甚好,这种简简单单的小东西既不影响他们的生活,又不麻烦父母就是最好的。

        今天还是最忙碌的一天,五节课,从早读到晚自习,身上也不爽利,没有一点气力,连个庆祝的时间和心情都没有,他发了红包,约吃饭都被我拒绝了,中午自己煮了一点面就躺下休息了。

        我不是一个很物质的女人,也不需要多隆重的仪式,但是还是抗拒不了这种被惦记被重视的感觉,女人有时候无法断定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位置,就爱从这重视程度去感受,例如你把我从欧莱雅提升到兰蔻。

        感谢上苍的厚爱,让不完美不优秀的我,拥有这么多的美好,四十岁刚刚开始,幸福的生活会一直延续,希望我爱的,爱我的人都永远幸福。

我最爱你心中有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