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李公子白

字数 2086阅读 5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家的路上,梧桐叶金黄,除了日复一日的工作上班,我已很少再对过去回望。

那个女孩对我说,你可以帮我写一篇文章吗,他叫李公子白,也是简书作者。

我在路上踱了好久好久,阴暗潮湿的路面雪水还未消现。远远的阳光倒射在路面上,星星点点。

我迎着天空,冬日里的阳光竟有些刺眼。寒冷由风里吹来,混合了尘土扑在了我的脸上,有那么一刻,我的心里有点苦涩,大约再久的记忆也不会被岁月掩埋。

她说,你是一个有点痞帅的大男孩,我漫不禁意地点开了你的简书主页,可能是我见过的人太多了,一时间,我对你的面容竟无从印象。

我已经好久不写情书,所以对于她的托付,有心无力。

冬日里的空气都会带着点伤寒。

隔着玻璃看着遥远的地方,我忽然想起,大约我的青春里,抑或是说我的生命里也曾出现同样的悸动。

写《李小诺与李小白》是在一年前,那时候的我还尚天真,就如这个女孩一样,还对爱充满幻想,春寒料峭的时候,我去公园散步,天气冷热不匀,呼吸困难的我面色晦暗,我忽然记起,我的生命里几乎所有最为困难的时刻都是我一个人走过。我嫉妒你,李公子白。

提着行李箱去另一个城市做手术,手术完自己举着吊瓶。

打着伞,在暴雨里发着40度的高烧,浑浑噩噩里要抵住店员的各种推销纠葛,给自己写下最能对症的药。

穿过了这场风雨,穿过了这无数的人海,我曾以为我会遇到爱。可我并没有你那么幸运。

你是武大的学霸,向往着说走就走的旅行。你希翼的姑娘既温柔体贴又活泼善良。

她大概不会是你理想的姑娘。

年轻时,我们向往的爱情是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饮。后来,我们长大了,我不知你是否也会有一天,同我一样,坐在隔着巨大窗户的咖啡厅里,忆着曾经,苦涩。

天空湛蓝,我看见了你朝那边抬了抬眼,我见着你穿着黑色的棒球服,头顶是酷帅的发型。

阳光透过枝叶,一片一片荫在你身上,光影里,我眯着眼,仿佛有那么一刻,我认识了你,空气里到处都是伤感的味道。

十年前,我和她一般,还在校园,有人跟我说有一天,我会遇见爱情,咯噔一下,一把火点燃冰窖,一场雨浇灭太阳,一切变得混沌、舒缓,唯独心跳很快。

十年后,我住在只有一个人的公寓楼里,再也看不懂爱情,也很难再相信爱。

我喜欢阁楼里那个小小的百叶窗,被阴影分割成无数个碎片的模样。

我在的这个城市,有山有水,白日里有光,夜空上有星星。

大片的荒野与田园,日落时,你可以看见氤氲着的红紫交黄,我常常隐匿在荒芜处的某个角落,透过层层的房子,叠过无数的枝叶,去瞧远方的样子。

女孩她跟我说她很喜欢你。

年少时的喜欢,我们很容易把它定义为爱。

夏天的傍晚,我躺在那折叠的竹椅上,我也曾听到过爱的声音。

冰箱里的冰棒我从来不记得吃,衬衫的第一粒扣子一定是敞开的,我忽然看到有一个男孩大口大口地喝水,哼哧着含着棒冰,把袖口卷到小臂以上,旁边的倩影是另一个美丽的女子。

我想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却最终会化为无可奈何。

有时,我会带着糙米去公园喂鸟,携着一本书当坐垫。我半弯着曲着腿,耳朵里插着耳机,声音里是各种祭奠各种沉甸甸的哀伤。

李公子白,我不知道你来自于哪里,一如我也一直不知道自己将会去向何方。

被风送进梦里的不只有期盼、梦想,还有对于过去的怀念,还有沉淀下的思量。

你说你想红,因为你没红过。

我也想红,尽管我的名字里已有红这个字,我依然愿意红的发紫。

每日我都见很多人,偶遇或者擦肩而过。

我无数次蹲坐在门口的花店里,感受露水晶莹,这被象征着爱的最初的模样。

时光太咸,昨日有个小朋友跟我说,他恨死了我老道的话语。我想了一下,或许如今的我依然可以吴侬软语,依然可以做一株娇俏的花。可我咽下去的话,一点点沉淀,到口的哀叹,浮在空气里,并不那么容易消散。

我不知道,你曾经是否对过一个人内心柔软。我也不知道,你会因为什么而爱上一个人。

年少的时候,我爱上一个人会因为他很优秀,他本身很好,现在我爱上一个人,大概会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而他也认为我很好。

那个女孩终会离开,在无数次求而不得,爱而不能后,她会学会对你隔海相望。

她依然会记挂着你,会思念着你,会点开你亮着的头像,会猜想最近你在做着什么。

生活里江直树与袁湘琴的爱情大抵上很难存在。多少年后,她或许会对着山河大喊,温热的海风从另一片陆地上吹来,你听不清,也再也听不到。

咸湿的海风绕过礁石滚进我的喉咙,我无数次哽咽,不为曾经的那个人,只为过去那个孤勇的自己。

李公子白,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可强求,我承了她的请求为你写下祝福。

祝你幸福,祝你快乐,希望你可以好好爱惜自己。

我无法说出希望你不要冲动,不要再作说走就走的旅行,年轻的好就在于在路上,可以试错,因为你尚有时间。

我无法对你说,愿你归来仍是少年,因为我试过,归去后是沧桑,是无奈,是泪是恨,是最终苦涩沉淀。

我也希望你会红,那是这个女孩的愿望,不管能否实现,我祝福你。

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应允我最后的请求,对这样一个女孩,不管你是否会爱,给爱你的人留点尊严,就当作是最后的念想……

有人说,这世间,大抵很多再也开不了口的爱情都是这样。有那么一个人,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得了我们全部的爱。

很多人为了光亮里的那个他,陷进所有难捱的美梦里,在现实与幻境中辗转,不知何处才是归途。

祝你幸福,也愿她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