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灵(民间故事)


汽车站附近的公共厕所,我走了进去,里面扔满了死去的婴儿,粉红粉红,还不时传来几声婴儿的啼哭。

夜幕悄悄降临,候车室全是被抛弃的孩子,他们的眼神写满恐惧和无助。我要等的那一班列车还没有准备好开车,我的内心一片震颤。

醒来,我的额头渗着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二十出头的年纪,我还没有结婚,没有生育经验,但是我却模模糊糊的感觉到,那些死去的和被抛弃的孩子十分可怜。又一夜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我梦见我牵着我的小儿子的手在车站,身无分文,没有方向,没有住的地方,无助可怜,就在候车室和我的儿子用废旧报纸搭了一个床,睡着了,可是我们是那样的寒冷和饥饿。我至今还是未婚,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诡异可怕。

梦中多出来的我的那个小儿子,我想保护他,我想给他一点温暖所以我紧紧把他抱在我的怀里。我喜欢孩子,或许因为自己也曾是个孩子,我觉得孩子都好像是人间的天使。我最不忍心就是看着一个个小天使夭折,那样我会感觉到心痛。

我的干爹是一个穷人,十三年前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也就是我的弟弟,他天生发育不良,智力有缺陷,五岁都没有学会说话。为此干爹和干妈濒临崩溃,上天没有怜惜他们本来就不富裕的生活,还让他们有了这样一个天生有缺陷的孩子。想想这些有时候也真是觉得可怜。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很多人劝他们再生养一个孩子,可是那时候计划生育管得太严,超生他们又交不起罚款,写申请又总是得不到审批。所以他们就这样捱呀捱,中间怀过一个孩子,可是无奈还是做了人流。到了现在三十八九岁了,等到了开放二胎政策,干妈终于怀上了。我们大家都挺为她感到高兴,同时又有些担忧,因为她现在是高龄产妇了。

我在厂里上班的时候接到我妈的电话,她告诉我干妈生了一个女孩,是剖腹产。我真的为他们感觉到高兴,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个健康的孩子。这个妹妹,我大她二十多岁,我兴致勃勃的上网查阅资料,只为给她起一个充满祝福的好名字。

我兴致勃勃买了些水果和一箱奶就去医院看望我新生的妹妹,见了她我吃了一惊,真漂亮的女婴,小小的嘴一张一合,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让它柔嫩的脸显得那样平静祥和。那几天我几乎每天都去看她,她是那样的可爱,触动我的心。我在想,上天终于肯眷恋一辈子辛劳的干爹干妈一家了,终于送给他们这样健康漂亮的女孩。我在心中默默祈祷,愿她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

过了三个月,我妈又给我打电话,她说妹妹住院了,本来我以为只要住几天院就会好起来,可是谁曾想到我们的生活就是比小说还匪夷所思。她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吸着氧,用着昂贵的药物维持着小小的生命。这也是后来我才听说的,他们没有钱付昂贵的医药费,妈妈给他们凑了好几千托人带给他们,他们一个较为富裕的亲戚也给他们花了好几万,但是越到后来,那位富裕的亲戚开始怨声载道。

医生告诉他们,这孩子即使救活了,以后也很有可能是个脑瘫,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有缺陷的孩子,听到这个消息,他们的心一阵阵发凉。再怎么说,这也是他们的骨肉啊!没有钱,也不想看着孩子后半生受折磨,他们终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让孩子放弃治疗。

他们回来的那一天深夜,我们几乎没有一个人睡着,心里都有一些沉重和压抑。我们在心里默默为那孩子祈祷,愿来生投胎去个好人家。我无数次幻想着那孩子还活着,可是他们告诉我那孩子已经死了,死去的婴儿是不能土葬的,他们趁着夜色,将那孩子的尸首扔到了汉江河。听到这个消息我流泪了,再怎么说,我曾经很用心的为她起过名字,看着她在我面前鲜活着。我把手机中拍得她的照片挨个翻了一遍,心里咯噔一下像被一块石头压住,闷沉沉的。

半夜,他们回来了,我也去看望他们,他们已经哭成了泪人,可以说那种场面让我终生难忘,盼了这么多年,盼来的孩子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换作是谁我想谁的心里都会不好受。这件事在我们这个小小的村子引起了轰动,很多人的指责,很多人都觉得在如今这个医疗条件这样的好的时代,一个孩子都养不活是何等的无能。确实,这其中有他们的错,他们粗心大意,感冒了没有及时到正规医疗场所去进行医治。而我看到的是人间的淡漠和温情的两面,淡漠的是那些旁观者,说风凉话的人,温情的是我们这些亲人在不惜余力的帮助他们。其实我比谁都希望他们好起来,不管是生活还是什么。

那失去孩子的痛,谁能够理解啊!这痛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干妈是剖腹产,最近几年都不可能怀孕,而再过几年她就要步入四十岁,她以后再要孩子的可能性可以说很小了。经过这件事情,他们一个星期不吃不喝,甚至干妈的父母也不愿意再理睬她,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更有人当着干妈的面说,你们去市里把孩子喂了蚂蚁。你说这句话多么狠,它直直戳痛了一个母亲的心。那一天她喝了很多酒,想要自杀,周围的人都过来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她。谁都不能够理解,那可怜的孩子,这不幸的家庭。

我看着她流泪,我看着她耍酒疯,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