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三种人

我登上了K2405次列车。

此时的时间是0:35分,外面下着牛毛细雨,上车的人显得比平时匆忙一些。

我开始寻觅自己的座位,10车20号,一眼就找到了,靠窗,还不错。

与我同时找到这个座位的是一位少妇。于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少妇掏出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票,K2405,10车20号。一点没错。

我俩懵了几秒,不知如何是好。邻座一位乘客指着少妇的票说,不对,你的时间不对。

细看一眼,才恍然大悟,发车时间,我是2月14日0:35,她是2月13日0:35。我们同样是在2月13日晚上出发,而就在前35分钟的那一秒,时间已经从13日变为了14日。

我说,你应该昨天上车,还好检票员放你进站了,去补张票吧。

少妇起身,拉着自己的丈夫朝别的车厢走去。

车缓缓开动了,越来越快,雨水像蚂蚁一样在车窗玻璃上爬行。

门口处挤满了人和行李,好像每个人都把一生的家档全带上了,如同候鸟的迁徙。

乘务员将两节车厢过道中间的门朝两侧推开,在两侧形成两个不到1平方米的封闭空间,一边全放行李,一边挤进了三个人。中间留出一条通畅的过道。

狭窄的封闭空间里,三个男人面面相觑,一位大爷,一个中年,一位小伙,互不相识,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车一恍动,几乎可以亲吻到对方。

大爷掏出一盒黄鹤楼,拿出一根,点燃,抽了一大口。浓烟在封闭的空间中弥漫,散不出来。一位小伙捂住鼻子,投来嫌弃的目光。大爷抽出另一支手,作半握状,将香烟挡住,以示歉意,又抽了一口,浓烟越来越大。小伙子咳呛了几声,忍受不住,推开门走出来了,一言不发,抬头看着车顶发呆。

车厢中来了一位工作人员,是个精瘦的小伙。说是铁路局委托的宣传员。给大家介绍这趟车的时间,提醒大家注意防小偷,还有,不要用饮料瓶接开水。

坐我对面的大叔说,都他妈废话。

介绍完安全知识,精瘦的小伙说,为了感恩,铁路局领导委托他给乘客送礼物,都是免费的,不要钱,他带来了5样宝贝,将一样一样的发给大家。

发的第一样宝贝是一个装身份证的外套,举手的都有,他挨个发。

车厢里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举手,我没举手。对面的大叔也没举。

大叔说,这小把戏,见多了。

精瘦的小伙开始发第二件宝贝。是个指甲剪工具盒。他问多少人要。

有几个人举手。

小伙说,哇,这么多,一,二,三,四,……十八个人。

我对面的大叔说,我靠,明明只有六个人。

小伙继续着他的高明,这样吧,我是应领导要求免费来送的,但数量有限,为了表达一点诚意,需要的人,给我一块钱,献个小爱心好吗。一块钱而已,绝对不收一分钱。只需给我一块钱。

举手的人减少了快一半。还剩下三四个人成交了。

大叔说,看到没,绝对不收一分钱。一块钱献个爱心。不收一分钱,只收一块钱,真他妈址蛋。

我心有不屑,花这么多时间,挣几块钱,这转化率也太低了吧。

小伙第三轮发礼物,是个护身福,要的人给10块,第四轮发礼物,要的人给20,有人要,但毕意人少,我算了下,加起来也不到200块钱。

大叔说,这屌毛都不知哪里搞来的过期地滩货。

精瘦小伙拿出了最后一件宝贝,是个钱包,修饰一番,说是真皮,然后找乘客借打火机烧,用刀划,证明皮是真皮。说原价三百多,今天,因为是感恩,所以只收28.其实是一分钱不收的,只是要的人多,为了送给真正有诚意的人,所以只收28.

小伙说了很多,大意是,花点诚意,就买个吉祥,买个运气,买个发财。果然有人要,不过举手的人才五六人,精瘦的小伙看看要的人不多,迟迟不出手,继续发挥他的巧舌,说,几十块钱算不了什么,按他的水平,在外面卖个一百多块钱是没问题的。他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那干脆这样,今天也不卖28了,99一个,有没有人要?”。然后一直强调花99,买的是一年的财运,买的是发财,买的吉祥,愿意吗?

大概有8-9个人买了钱包。小伙子满意地走人了。我心里默算了一下。这大概一个小时,卷走了1000元,还是不错的。

大叔说,我日,一群傻逼被一个傻逼赚了一千多。

对面一个买钱包的男子听了有些不爽,谁傻逼呀,有能耐你去卖呀。

两人争执了许久,几乎动起手来。

后来,大概是倦了,车厢里一片寂静。只看到车窗玻璃上密集的雨点像蚂蚁一样爬行。

一个小女孩偎在妈妈的腿上带着撒娇般的语调在读书:人生如一趟疾驰的火车,车上有三种人,麻木的无知者,处心积虑的行动者,冷眼旁观的孤傲者。

女孩天真地问妈妈,妈妈,你是什么人?

那少妇凶凶地说,快睡觉,别吵人。

小女孩乖乖地合上书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