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鸟又叫了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6月17日周一天气多云

据李时珍说:杜鹃出蜀中,今南方亦有之,装如雀鹊,而色惨黑,赤口有小冠.春暮即啼,夜啼达旦,鸣必向北,至夏尤甚,昼夜不止,其声哀切。田家候之,以兴农事.惟食虫蠢,不能为巢,居他巢生子,冬月则藏蛰。”**

布谷鸟在小区的楼顶上,又“布谷,快快布谷”,叫起,我赶紧起床,给儿子买早餐。

布谷鸟是杜鹃的另个名子,子规亦是它。杜鹃花名亦鸟名,花鸟同名实属罕见,而一句“杜鹃枝上杜鹃啼”,又会引起人的浮想联翩。杜鹃花是那样艳丽,再加上杜鹃鸟的叫声,那画面一生一世都想不完的美妙佳境。知道这句话是教高中课本周瘦鹃先生了写一篇文章《杜鹃枝上杜鹃啼》,从这篇文章知道古文人写得杜鹃都是悲伤的,或许源于杜鹃啼血的典故,或许源于古文人客居他乡。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李白《蜀道难》

看来确如周瘦鹃先生所言,古人确实孤身在外或经历坎坷,才听布谷鸟叫声哀切。
而也就在那时,我才知道,布谷鸟“布谷,布谷”日夜叫个不停,是让懒惰的人早点播种,不要等到收获的季节而囊中瘪瘪。

是的,还记得小时候,初春的清晨,天刚刚蒙蒙亮,母亲就叫起我来看水稻的秧苗地(怕秧苗种子被鸟啄食),绿苗青青,绿树环抱,一声声杜鹃“布谷,布谷”的叫声,陪我渡过一个个清冷的早晨。从那时,我不再懒惰,上初中时,周末在家也早起背书,拿起书和小板凳,到碧绿的芦苇边上的小径中,晶莹的露珠挂在嫩绿的苇叶上,清晨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我大声诵读,努力记忆,此时,甜美轻快的“布谷,布谷”的叫声,我听着优美的“歌曲”,小桥流水,秧苗青青,还有一个学习的我!那声音,那画如在昨日。
儿时,我们那儿听着布谷鸟的叫声像“广广到吹,你在哪里?”,因此,我儿时有一种游戏,就是用这布谷鸟的叫声,在地上先画上两个一大一小的方框,再在中间画上十字画,人多画出两个“田”字”向四个方向,人少画两条,伸出的十字再画上两条划线,用剪子、包袱、锤,谁赢谁走,用布谷鸟这种叫声,一个字走一步,赢的伙伴无比高兴……,在那没有玩具,没有手机的年代,布谷鸟的叫声,给我们的童年带来无限欢乐。

现在,我听到布谷鸟的叫声更是无比亲切,小区有个姐妹说,晚上听着布谷鸟的叫声入睡,无比惬意舒畅,这才是天籁之音,这叫声,毫无悲伤之感。

在自己的家乡,生活日益美好,哪来悲之言,只是在清冷的早上,炎热的中午,深沉的暗夜,布谷鸟“布谷,布谷”’亦或“不归,不归”的叫声,有时嘶哑,会让人疼惜布谷鸟,你停一停,休息休息可好。

布谷鸟名声不好,不能筑巢,只能“鸠占雀巢”,并且让形体比她小的鸟养自己的孩子,或许她忙着吃虫,忙着催促人农人播种,人无完人,况且一只鸟?让我们以宽容心包容她,爱护她,让她那轻快优美抑或嘶哑的叫声时刻陪伴我们。

此时夏日一个大风呯啸,暴雨来临的前夕上午,一只布谷鸟又在“布谷,布谷”的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