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老,我们不散——为了艾泽拉斯

96
花落颜颜
2016.06.15 21:49* 字数 2648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高考那年,我发挥失常。面对父母失望的眼神,亲戚朋友的叹息,从未经受过大挫折的我陷入了人生的低谷。

我变得焦躁而敏感,不愿意见任何人,不能听到任何关于高考的事情,整天整天的睡觉或是发呆,喜欢黑夜。

从小就很疼我的表哥找到我说:“再这么下去你会让所有人担心的,哥带你做点不一样的事吧,转移一下注意力。”

就这样我开始跟着表哥学WOW,一款如雷贯耳的游戏,我人生中的第一款网游。

服务器不需要选择,直接点我表哥那个服。仅凭感觉选了BL,种族的可选性也不多,一眼看中了血精灵。职业听从了表哥的建议,他说女孩子适合玩辅助和治疗,最终我选了MS。

我是个货真价实的游戏小白,俄罗斯方块都玩不好的那种。登陆进去后我就傻眼了,表哥在忙着刷FB,貌似还是指挥,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不停的咆哮:“快TM给我上啊,不想打滚蛋!”

“你特么是野德吗?SB......”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哥,吓得我不敢打扰他。按照新手指引开始做任务、杀怪、交东西。

表哥注意到我时我正在找一个NPC,此时已经找了20多分钟了。你不会相信对于真正的小白来说,想向人求助都不知道到哪里打字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表哥在团灭后,在工会发了会脾气,才想起身边的我。在他的指导下,我很快升到了10级,我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小跟班。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是LM,哈哈哈......”

“那又如何,我们可以配合啊。”我不解的问。

表哥的表情像吞了苍蝇一般,最后说:“我突然觉得你可以换种方式转移悲伤,魔兽似乎不太适合你。”

后来表哥还是很仗义的登陆了他的BL小号,协助我升级。

他要我时刻提醒他现在是BL,以防止他见到小号就想去守尸。

表哥的小号是个长着两颗獠牙的兽人,职业是LR,看我升级太麻烦,他找到一个之前弃用的MS号给我玩。

将我指引到荆棘谷练级后,表哥出去买饮料。刚走不久我就被一个小DZ杀了,我按照表哥刚才教的点了“灵魂释放”,深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找到自己尸体的概率不大,所以点了NPC,然而我瞬间又挂了。

郁闷的我决定等表哥回来。后来那个叫“不服你杀我”的小DZ如他名字所愿,被群殴了。

我很诧异,原来作为小号,表哥也是可以找到那么多只需一句话就能立刻杀过来帮他报仇的朋友的。

“他们知道你的大号是LM号吗?”

“知道啊,他们的小号是LM号啊,我经常罩着!”

“......”

02

之后的一个月,我天天跟着表哥泡在网吧,比表哥还上瘾。我想我已经渐渐走出高考失利的阴影了。

况且我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到手,学校虽然不理想,但我一样充满向往。

我学会了快捷键,学会了刷本,买了坐骑,选了神牧,已经能够听懂大多数游戏术语了。

记忆比较深刻的一次大型混战是在奎岛,原因是LM一个叫“独孤他哥”的高等级玩家在那里杀BL的号录视频。

那时候我已经加入工会,会长在UT里喊人:“在线的都来奎岛,速度。”

工会里一个FS带我过去,到达后我就惊呆了,人山人海,各种造型,没来得及集合我就倒了。

混战持续了很久,因为人数劣势导致BL惨败。虽然我贡献不大,但我发现我超喜欢这种场景和感觉。这个时刻,平时在工会的那些勾心斗角、小恩怨全部一笔勾销,大家空前团结,一致对外。

结束后,会长和副会长在群里谋划近期屠杀暴风城,他们说不能出师无名,要有正当理由,正喝水的我差点笑喷。

表哥由于工作原因,选择了AFK。我出去旅游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开始做进入大学前的准备工作,也不玩了。

我离开的很轻松,因为时间尚短,尚无太多牵绊。

后来我才明白,很多人沉溺于WOW,戒不掉,离不开,大多是因为某些人,某些时光和某种情怀。

进入大学初期,我被各种新鲜事吸引着。忙着挤进学生会,忙着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忙着观看各种晚会,校园网又不是很稳定,所以没有机会玩。

重新回归是因为当时的男朋友,他们宿舍共六个人,清一色全是WOWER,经常连续通宵。

在他多次为了游戏为了FB而放我鸽子后,我以分手相逼,他深情的说:“其实女朋友和WOW是可以共存的,我爱你也爱艾泽拉斯的土地!”

我无法反驳他,所以决定和WOW和平共处,陪我男朋友一起玩。

不曾想因为玩WOW,我在学校出名了。很多男同学和女同学都知道管理系有个会玩WOW的女生,流传到最后,我成了“管理系那个玩WOW很厉害的美女”,这个头衔令我暗自开心了很久很久。

那段时间有很多人到我宿舍找我套近乎,想方设法要到我的手机号,帮助她们监督自己的男朋友会不会在游戏里勾搭妹子,以便于第一时间通风报信。

03

我们的组合有8个人,我,我男朋友宿舍的6人,我男朋友隔壁宿舍酷爱玩SM的小萨同学。

我们的组合是2T、3奶、3DPS。他们说本来只需要两个治疗的,由于不放心把一个队伍的医疗事务交给我,所以必须多备一个治疗。

我们经常通宵刷本,有时去工会随便喊两个人但大多时候是组两个野人,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加一条要求:只限妹子,进UT证实!

无聊了就去采矿,钓鱼,也会去跳舞。然后下英雄本和卡拉赞刷牌子,再刷HS,刷BT,刷SW,只为橙色的弓和蛋刀。刷这些大型本,让我们认识了更多的朋友。

无数个清晨,通宵完的我们呐喊:“为了部落,撤!”,然后一起回学校。

我自称“雅典娜”称他们是圣斗士,他们反讥我是吉安娜,气的我追着他们打。

那时候在工会认识了很多不错的朋友,记忆比较深的几个:

1.川妹子小果,据说当时正在西安读大学,神牧一枚。因为选的男性角色,玩了很久之后才被发现是妹子一枚。唱歌巨好听,尤其是梁静茹的歌,工会里粉丝无数。后因会长的疯狂追求而退会。
2.东北老大哥程哥,骑士T,当时已经结婚,儿子五岁了。只要他在频道,欢乐就很多,经常教我们东北话“卡吐露皮了”“唉呀妈呀,那个人长得老磕碜了”等。我不玩时他还在。
3.奇葩MT“不靠谱哥”,经常导致OT。操作不稳定,有时大神,有时弱智。找借口的一把好手,比如,今天天气差,心情不好。经常失误导致团灭,DKP多次被清零。

那时候,我们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那时候我们在艾泽拉斯的土地上奔腾欢呼,在工会频道刷“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04

谁也想不到最先脱团的竟然是我的男朋友,他和旅游系的系花好上了。为了博美人一笑,发誓戒掉网游专心陪她。

听到消息后,我在刷战场。苦笑了几声,继续抢旗。

可能由于现实原因,陆续有好友的头像开始长时间灰色。

在宿舍姐妹的劝导下,我也玩的少了,通宵的时候更少了。如果再不学点什么,我就要毕业了。

后来我毕业,工作,恋爱。不开心或是很疲惫时都会悄然登陆上去,去那些熟悉的场景呆一会。

物是人非的感觉总让我想起那些时光,那是我的青春岁月。支撑我走出低谷的WOW带给我惊喜,带给我遗憾,带给我欢乐,带给我悲伤。唯独,没有迷茫。

听到魔兽电影台词里那句“光明源于黑暗,黑暗涌现光明”时,我竟然热泪盈眶。

我的WOW,我的BL,我的艾泽拉斯,我欠你们一句“感谢陪伴!”

全文完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