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之秋 -金沙涧

倚窗俯瞰,银杏金了,杉林黄了,枫叶红了,若如一抹抹海边的晚霞浮动着浮动着……然而只觉得看见了远方的秋色,听见了远方的叶落。仿佛眼下不是秋,只是秋之画,大凡大美的诗都在心的远方。

一念在心中涌动,一脚似乎在腾空脱离地平线欲奔赴远方,在远方的秋色里,席着红叶而坐,仰望满野的云霞,任其秋叶雨的沐浴……

2019.1208

远方无限的远,宇宙无垠,地球无界,远方的诗云卷云舒,我想去的远方在哪里呢?

翌日九时,偕着他跳上172然后钱江桥换上194,朝着意识中的远方。一路上,满野喧闹的秋,尽管大雪节气已过,然而秋依恋着深情的地球,迟迟不肯归。

窗外纯金纯黄的银杏,醉红红醉的枫叶,风里争相媲美。我著一身浅草色薄羽绒长外套,发觉非常应景,融进了也绿也黄的自然界里。穿梭在美丽的深秋里忘我地赏,自觉只怕忘了下车,不时提醒自己。

约莫一个小时,恍然间已踏在杨公堤上,那熟悉的梧桐大道,梧桐叶已枯萎,杉林欲红还黄,逶迤在道旁的小枫林,此一丛彼一丛或金或红。难道远方不过是离家不远的西湖之西?

一路火棘果如火的燃烧。

如火棘的球花石楠,依偎在银杏树下,满含深情地仰望。

难道这是心念的远方秋,仅在一条路上?确实秋野里的每条路,都是远方人家远方的诗。

看到了左边赵公堤叉路上有个大理石牌坊,有点风景区的味道,今日无目的地,只有远方,任风飘荡。杨公堤自然知道,然而赵公堤从未听说,有立牌说,原来南宋(1242)始筑,曾经从苏堤东浦桥畔起始,以通灵隐、天竺,是条古人进香朝拜之路。

遇见了一座单孔石拱桥,毓秀桥,原位于萧山区新塘街道涝湖村,清道光九年(1829)陈有尚出资修建。桥长16米,宽2.5米,东侧桥眉镌刻“毓秀”二字。2003年按原貌迁移保护至此地。

毓秀桥原是萧山古桥,现如今卧波西湖金沙涧。有迁居异乡之人,居然也有旅居他乡的桥,刷新了我的想象。

.

殷红的爬山虎仅存几叶,枯藤凌空漫挂洞门。

桥下灌木丛生。

一路金沙涧叮咚作响,然而也有些弯处的湖潭,异常的静谧。

抬头间,古色古香路灯耸入落光叶子的枝条间,阳光温暖地晒下。

低头间满墙的秋叶映入眸子里,亦红亦黄亦绿,随意缀在白墙里与阳光戏嬉,如此的撩拨,是我最喜欢的秀模样。

一个古模样的门,两旁都是如此好好看的围墙,秋之叶满墙攀爬,艳还秀,秀还俏,难道这便是我今日的远方,远方的秋色。

每每遇见极其雅致细俏的小叶小藤,我总是禁不住波光涟滟,心旌摇荡。好好美的叶,好好美的墙,我今日远方的诗。

燕南寄庐,盖叫天故居。盖叫天(1888-1971),原名张英杰,河北保定人,杰出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以武戏闻名天下,被誉为江南活武松。

故居白墙青瓦,典型的江南民居建筑风格。盖叫天一生大多数时间生活在此。

古居由门房、正厅(百忍堂)、后厅、左右厢房、佛室等组成。

盖叫天十三岁来杭州,在拱宸桥天仙戏院开始唱老生,十五岁改学武生。上世纪二十年代,盖叫天在西湖金沙涧筑此庐,这里也是他练功唱戏的重要场所

数十年的孜孜不倦,终于功成名就,在艺术上独树一帜,形成了“盖派”武生表演风格。

园内园外古木参天,细细俏俏红叶悄然窥探树下的我们,是不是盖叫天的满树桃李还在不断开花结果。他的几个孩子都继承了盖派艺术,也是名震一方的艺术天才。

盖叫天的晚年遇上了十年风霜,他被断了腿。人生风雨未可知,何时猝不及防的降临。活好当下每一天,过后的明天未可知。

遇见了盖叫天的百忍堂,他八十三年的人生旅途中,不知遭遇过多少风雨,忍”字里仿佛见到了他老人家由心漫溢的泪水,百”字里仿佛悟到了他老人家无尽的无奈和煎熬却百折不挠的意志力…

.

出得燕南寄庐,莫名染上些许伤感,名家也有名家的烦和恼,生活都不易,忍着过,是寻常人生之道。

继续沿着金沙涧闲逛,清冽的金沙水映衬出清晰的倒影。

古木沧桑。

仰望秀叶秀。

.


.

俊俏的蓝天。


渲闹的秋色。

红枫如霞如火,

满野燃起燃起。

一个转弯,来到灵隐路,灵隐寺在不远处。一家“浙江医院”大门落在12号处,似乎五分之一金沙涧区域被浙江医院占有。

灵隐路也美。

灵隐路也美。

灵隐路就在金沙港之西。

浓郁的浓绿里,低低飘飞的金黄,一簇一簇。

满地枫叶漫卷。

席着枫叶而坐,浪漫满怀。

仰望,叶沙沙飘舞着落下,似乎满野里的蝴蝶飞,似乎满眸子的流星雨。

仰望或俯视,无处不红,无处不金,处处挂满斑斓的油画,陶醉呀陶醉,莫非远方的秋真不同于我家窗下那方秋。

陶醉着绕转,再绕转,一个酒店,杭州西子湖四季酒店擦身而过,远远望去,银闪闪的金沙港环抱着它。

穿过去,又是一家灵光菜馆。绕过去还有一家环碧湖舍,隐在一片高耸的红杉林中。

金色的枫,俯身吻着金沙涧,落红满湖。

只觉一湖烟火腾空爆开,熊熊燃起。

黄比金亮,红比玫瑰醉。

不觉间回到杨公堤,曲院风荷对面。又是一家酒店,仿若熟识?!

金溪山庄,想起来了,2006年那次同学会就在这里召开。

隔壁是杭州花圃,上午来时下的站点,二个小时的步履,刚好画了一个圈,绕转金沙涧的一个圈。

今日仿佛是深秋的地质堪探和测绘,如实感悟了金沙涧区域的大小和氛围。

金沙港景区,东隔杨公堤与曲院风荷相对,南接杭州花圃,西北以灵隐路为界,金沙涧自西向东蜿蜒流过。整个景区以体现酒文化与京昆艺术为主,几家大酒店矗立,小酒店、小食坊散布,除了盖叫天故居,还设有京昆艺术戏场。金沙涧汇合了灵隐、天竺一带的大小溪水,其上游称灵隐山北涧、南涧,中游称灵隐浦,下游从洪春桥以下入湖段称金沙港,在曲院风荷处汇入西湖。

走出去的远方,从未知到有所知,不只是放松心情,应该还能记得点什么,悟到点什么,如此值了。

所以呀,远方的魅力,

远方的想念,总是分外的浓重。

远方的秋,就是最念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