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浅梦 第四章

男子闻言一怔,她是把他认成了别人?但一时间也来不及细想,只是说“姑娘别怕,别乱动”

不是么?途歌有些奇怪,可是他们俩长的也太像了...

娑罗在向生石前也是大吃一惊,这个人...他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太像了。

“张成,你真的觉得你还能逃么?你若再牵扯到无辜,下地狱也不会善终的。”男子身后的同伴说到。

地狱?

途歌突然心中一松。对啊,自己紧张什么?自己还不是早就死了,这把这具别人的生命当作是自己的了?随即轻叹了一口气,说到:“这位兄台,我可是去过地狱的人,不瞒你说,还真是比常人所传的更夸张,地狱到处都是黑暗的烟雾,处处是翻涌等着吞噬灵魂的岩浆,除了那妖艳的曼珠沙华,可没什么美景。”

张成本身就很紧张,又听怀中女子的胡言乱语,手中一紧,一滴鲜艳的红色在途歌雪白的脖颈上触目惊心。

香橙又大惊到:“小姐!!!”

在场的人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途歌只觉脖子上一凉,并没有什么痛感,但看到与张成对峙的男子紧张到皱眉的表情,又看见香橙红起来的眼眶,突然觉得心中某个地方有些.....难以言表的...触动?

他们这是....在担心我么?

“你快放了我家小姐!你你你!你竟然.....我们陈家不会放过你的!!呜呜呜.....”

香橙的哭喊在这个安静的对峙环境下显得格外突出。

陈家?领头男子一愣,看面前这位姑娘的妆容服饰,也像是大家闺秀,这般模样,又是陈家,怕不是西域商家中中流砥柱的陈远之女吧?

“张成,跟我们回去,你至少有解释的机会,若是再反抗,我们只能将你就地正法了!”男子说到。

“那我也要拉一个小娘子和我一起走,省得黄泉路上太孤单!”说罢,手猛然抬起,似要狠狠刺向途歌。

完了,又要死了。

途歌已经平静的闭上了眼,等待着睁开眼睛看到娑罗嫌弃的目光对她说:“你又死了....”想到这里,突然有些忍俊不禁,但嘴角还没扬起,就听见头顶一声低沉的“呃!”接着,一股沉重的力量将她带倒在地。

途歌睁开了眼睛。旁边倒在地上的张成奄奄一息,胸前是一片刺目的殷红和一只刚刚透出的银箭头。

“小姐!小姐!”

香橙的叫声越来越近。

“小姐!”

身上突然一暖。途歌低头,香橙抱住了她,手背上一阵湿热。

“小姐!都怪香橙没用,呜呜....”香橙抬起头,泪流满面的抬起手,轻轻抚摸着途歌的脖子,“小姐!您受苦了呜呜.....”

途歌一时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这种陌生的,却很有刺激性的情感,只能用手擦去了香橙的眼泪,说“我没事,你别哭了,你哭的才让我害怕...”

香橙一听,破涕为笑:“小姐!”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被拉走的张成,“还好表少爷及时赶到!”

陆游生?


途歌回头看去,张成的尸体被几个侍卫拖走。而不远处,陆游生正在和那个男子说着什么。

“香橙,扶我过去。”

“好的,小姐。”

待她们走进,陆游生赶忙走了过来。

“表哥.....你怎么在这儿?”

陆游生叹了口气:“我听说你喝过姜汤没留在府上休息就和香橙出门了,我不放心,就派了人暗中跟着你们,一听到你出事,我就立刻赶来了。”

途歌看了一眼陆游生身边一个灰衣服带着面具的人,不觉好奇。

陆游生看出途歌的疑惑,解释道:“这是我的亲卫,烽荀,是他用弩救了你。”

“谢谢。”途歌对烽荀说到。

烽荀低下头。陆游生看了一眼烽荀,对途歌说到:“他不会说话。”说罢,目光扫过途歌的脖子,不由握紧双拳,从鼻腔中发出的声音,对穆大人说到:“不知道穆大人能否行个方便,既然是死刑犯,已经死了,这尸体,可以交给在下处理么?”

被称为穆大人的男子顺着陆游生的目光看去,那道短小的红色伤口突兀的挂在途歌雪白无暇的皮肤上,“陆公子是想....”

“那个混蛋在表妹身上留下的伤,陆某必然要数倍还他。”

声音随小,却字字压抑。连途歌都能察觉出陆游生的不同,他,是真的生气了。

穆大人有些为难,张成是朝廷要犯,而且身上藏有其他秘密,他的尸体没准还有其他用处,可这陆游生,又是当朝辅国重臣的得意门生....

途歌似乎是看出了穆大人的为难,于是对陆游生说:“表哥,人都已经死了,也算是相抵了,别为这样的人再费心,再牵扯了。”

陆游生听罢,满眼疼惜的看着途歌,“对不起,途歌,是表哥来得太晚了。”

途歌?穆大人心中一惊。

“你叫.....途歌?”他不由开口问道。

途歌一愣,“是啊....”

穆大人苦笑道:“在下也认识一个叫途歌的女子。”

“什么?”途歌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她很期待,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她现在在哪儿?民女能见见她么?”

“她.....她...她已经离开人世了。”

这句一出,途歌心中突然感觉漏跳了一拍似的,离开人世?离开人世?难道.....

娑罗在向生石前不禁皱起了眉头。

“她为什么会.....?”途歌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衣襟。

“她很可怜,在这个天地间无依无靠,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苦,最终,还是选择了无情的告别...”

什么?是我自己.....?可是.....为什么?途歌想不明白。这个世间这么美好,她为什么会放弃?既然她熬过了那么多的苦,又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放弃?这个穆大人和她又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为什么长的和娑罗大人这么相像?难道这之中又有什么联系?是不是如果想起来自己生前的事情,就能喝下孟婆汤得到净化,转世投胎了?那么....

“大人叫什么名字?”

途歌问的坦荡,周围人却看的荒唐。连穆大人也是一愣,陆游生的表情有些黯淡了下来,轻声叫了一声“....途歌”

“在下,穆灵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在前面:这部长篇是十年前的作品,当初签了十年的版权,如今终于过了时限,可以拿出来公开发布了。) 从下午两点...
    灵天小筑阅读 254评论 8 9
  • 嫁给我不喜欢的公子 作者:慎独少女 先婚后爱的甜甜故事。有车车!!!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独少女阅读 1,634评论 0 14
  • 入魔五 褚璇玑开了结界走进山洞,静悄悄地走到谭边,生怕自己的脚步声打扰到了谭水中疗伤的人, 寻一平坦地坐下并把包裹...
    anmi_安迷阅读 100评论 0 2
  • 我是一名鬼差,在这黄泉路上护送亡魂,以免亡魂被鬼怪迷了心窍,走错了路,投错了胎。 今天接上一个姑娘,姑娘的眼角有一...
    阿曾的清梦阅读 95评论 0 3
  • 原标题:魔道祖师之浮生情(六十三) “唔。”江澄被人抱了满怀,那人怀抱十分温暖,鼻间皆是那人的兰香,很清淡,很好闻...
    泡泡国漫漫研社阅读 277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