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技校的我不是坏孩子

图片来自网络


我叫顾大伟,一名技校在读的学生。我学的是电焊专业。我喜欢戴着防护罩,拿着焊钳,夹着焊条,在火花飞溅中将一块块钢板连接,那份成就感总令我从头到脚舒坦至极。

看到这,您会不会在心里说:这孩子不是脑袋有毛病就是家里管不了的坏孩子。在这里,我很严肃地告诉您:我脑袋没毛病,更不是坏孩子。

曾几何时,在大人眼里我就是一不懂事贪玩的孩子。

我上小学二年级时,爸爸就出车祸没了,妈妈卷着爸爸的赔偿款去了外地。奶奶带着我和堂姐一家四口、堂姐的爸爸(我的大爷)住在一起。七口之家住在六十多平的房子里,虽然有些挤,但很温暖。

为了生活,大爷、姐夫下坑挖煤。这两年由于煤矿不景气,姐姐也早出晚归到市里打工;两个小外甥交由年迈的奶奶带,而我负责读书。家里人对我寄予厚望,她们希望我能刻苦学习,考上大学,将来有份好的工作,最起码能自己养活自己。

而我却总是喜欢放学后带着俩外甥玩。有时周末带她俩玩累了,作业会忘记写。于是乎,大人们就说我不懂事,没心没肺。

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内心真实的想法。那时一到放学,我总会看到奶奶挪动着稍胖身体,牵着刚学走路的小外甥,去追赶着刚上一年级的大外甥。小外甥走得慢,奶奶又担心大外甥过马路,在那急得边走边喊着大外甥的名字,让她慢点。我的心瞬间就会被揪了起来,鼻子也酸酸的: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因为家境的困顿,七十岁还在照看两个娃。

我边想边飞奔过去,拦住大外甥,让她停下等等奶奶,然后再跑到奶奶跟前抱起小外甥,和奶奶一起带着她俩回家。到家后奶奶通常会催我写作业学习。我总会说先玩会,其实我是在照看小外甥。奶奶要做饭,小外甥太淘,爬高上低的,我边哄她玩边检查大外甥的作业,这样奶奶可以安心做饭,姐姐回来也可以轻松些。

可大人们不知道,都说我想偷懒不写作业,说我不懂事不听奶奶的话。刚开始我心里特委屈,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只要奶奶不那么辛苦,我宁被冤枉也不让他们知道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奶奶知道了,又会偷偷抹眼泪。她深知我是一懂事的孩子。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我一堂堂七尺男儿更应该知道感恩,懂得知恩图报。奶奶姐姐拉扯我长大不容易,我应当尽自己的力回报她们。

也曾几何时,在老师同学们眼里,我就是一位不知好歹不求上进的家伙

学校的老师,同学们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后,纷纷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大家为我捐款,送我书包送我衣物。我心里感激万分。

可我真的不喜欢学校大张旗鼓地宣传帮助我的这件事。他们开全校大会,让我上台领取爱心资助,让我说些面上感谢的话。我那点可怜的自尊也爆晒在阳光下,无处安放。

班上同学说我开会时,表情木然,一点也看不出高兴的样子。草泥马,你上台去试试。全校几百双眼睛盯着你,你得配合老师同学们和他们合影,他们斜戴着“爱心志愿者”的绶带,面带微笑搂着我。“咔嚓”一张献爱心的照片问世,传遍朋友圈,突显着他们的善良,完全不管不问我的感受。

这和我偷摸带着大外甥去福利院给老人们讲故事时,遇到的那些来献爱心的人把老人们集中起来,发几根香蕉、几个苹果,让老人们使劲鼓掌的人有何区别?她们给老人们包顿饺子也要照相,手拿擀面杖在那摆着姿势照。真不知道,她们是来看望老人还是来要感激和掌声?弱势的人也同样有自尊!希望善行不要变成施舍,爱心不要成为道具。

更令我接受不了的是,自那以后大家都知道,我有位坏妈妈,她扔下我抛弃我。常有淘气孩子在我面前喊:顾大伟,你妈妈回不来了,她那么坏,早就死了。我气不过就会冲上去,和他扭打起来,因而变成了老师同学们眼里的“不知好歹不求上进的家伙。”

现在,大人们慢慢理解我为什么读技校,慢慢知晓我不是坏孩子。

在学习上,我真的没有天赋。我不喜欢学习枯燥的数理化、ABC。一看到那些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的课本,我就犯困。我努力地认真听课,积极问不会的题,可就是弄不明白。别的同学,老师稍一提醒就弄懂,而我却需要讲好几遍。有段时间,我严重怀疑自己智商有问题。

可我的动手能力很强。家里的电磁炉坏了,我能拆开研究研究,愣是把它鼓捣能用;楼下隔壁有家修电脑的,没事时我就去那玩,看那哥哥在主板上焊来焊去,手直痒痒。有时那位哥哥会拿废板让我练习,那感觉一个字“爽”。

就这样,初中毕业后,我选择了读技校。起初奶奶死活不同意,说我要上大学哪怕上所一般的大学才行。技校,在大人们眼里,就是坏孩子聚集的地方。他们打架斗殴,抽烟酗酒,处对象,叛逆。奶奶担心,那样的环境,怎么会学好?

我告诉奶奶,技校里是有些淘孩子,但大多都过了叛逆期,都懂事了,都知道在技校学习专业知识是自己将来要赖以生存的技能。哪有不好好学习的道理?而我对学习文化课真的没兴趣,学不进去。我喜欢焊接,喜欢我就会去琢磨去钻研。在这里,我找到了我存在的价值,找到了我的理想。

我让奶奶放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拿高薪的蓝领。最终奶奶点头同意我去读技校。

当下我能做的就是学好专业,尽快出师,自食其力,让奶奶在有生之年能过上好日子。

我眼下的理想渺小而庸俗,但是我迫切需要的。其实我喜欢大海,心里向往着有朝一日我能亲手去造轮船。巨轮载着我的梦在大海上航行该是件多么骄傲的事啊!

有梦想的顾大伟脑袋没毛病,不是坏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