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要让大家尊重你,最直接的就是中国功夫

甄子丹1963年出生在广州,母亲麦宝婵是一位世界著名武术和太极宗师,创办了武术研究所。因此,武术成为甄子丹生命中的重要影响因素。

甄子丹的武术风格多变,自成体系,相比于成龙和李连杰的武打风格,更加现代、凌厉。

同银幕上呈现的硬汉形象不同,甄子丹也有柔情的一面,小时候就学弹钢琴,可以说是打得了咏春,弹得了肖邦。



甄子丹自幼随母习武,接触了太极等传统中国功夫和西洋拳术。




他的父亲甄云龙,是国际性中文报纸《星岛日报》的波士顿编辑,除了写得一手好文章外,还会演奏小提琴以及传统乐器二胡。




遗传到父亲的文艺气质,甄子丹打小就学习古典钢琴,尤其喜欢肖邦。




不了解他的人,很难将银幕上那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和钢琴边柔情款款的他联系到一起。



在美国波士顿上学,有白人同学挑衅他:“他们说你是中国人,那你会中国功夫吗?”与其规规矩矩地回答“会”,甄子丹通常选择快速出腿,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便在对方脸上连续踢上两脚。“啪啪——两脚,我最喜欢踢他们的脸了。”他说。用拳脚来回应挑衅者,那是甄子丹最扬眉吐气的时刻。

有一阵子他喜欢穿中式对襟盘扣的衣服,脚蹬黑布鞋,还把扫帚做成双节棍插进白袜子里,再戴上一幅墨镜,活脱脱一身李小龙的行头。

李小龙,作为上世纪华人世界里最轰动的功夫明星、武术家甚至某种程度上的民族英雄,甄子丹就是其长期的追随者之一。仿佛是李小龙言传身教般地,甄子丹很早就认识到:“要让大家尊重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体语言”,这种身体语言不是跳舞(虽然他早早就学会跳霹雳舞),“最直接的就是中国功夫。”

也是因为李小龙,甄子丹喜欢上了自由搏击,甄母并不擅长这一门类,便把儿子送到了北京什刹海体育运动学校接受两年的训练,他也成了该校首位非中国大陆籍学生,在校期间还获得了跆拳道黑带六段。

从演戏菜鸟,到后来成为“老江湖”,甄子丹这一打就是三十多年。回忆起早年参演的《新龙门客栈》《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苏乞儿》等多部经典武侠片,每次尝试都让他体会到拍戏的辛苦,“拍《黄飞鸿》的时候,因为怕徐克导演随时叫我过去走位,都不敢脱掉戏服,又担心弄皱了衣服,实在困了就拿张纸在角落上坐着睡觉,结果那次我等了24 个小时,无戏可拍就收工了。”

1997年是金融风暴最严重的时期,片约不断的甄子丹却毅然决然地开起了电影公司。没钱、没资源,最艰苦时,他要借高利贷拍电影,场地也只能选在垃圾房里,他甚至连吃饭都要制片人请客。


在这样低潮的环境下,甄子丹自导自演第一部电影《战狼传说》。1998年他导演的都市枪战电影《杀杀人,跳跳舞》获日本"Yubari"电影节最佳年轻导演奖、第五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的最佳导演奖提名以及第五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导演提名奖。




2002 年,甄子丹参演张艺谋作品《英雄》,让不少观众再一次注意到这个与李连杰棋逢对手的功夫演员;

2005 年的《杀破狼》更给影坛带来了不一样的甄子丹,他将自由搏击、混合格斗等新拳术带入功夫中,冲破了人们对功夫片的审美疲劳,确立了自己的“甄”风格。

2008年甄子丹遇到他人生的一个转折,受邀出演《叶问》系列电影,他与“叶问”的缘分也从那时开启。

然而,当初《叶问》的剧本摆在他面前时,他并未对其有过多的期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演,只是疯狂地做了大量关于叶问的功课。穿起衣服,跷起二郎腿,每天不断说服自己我就是叶问。”

从《叶问》到《叶问2》再到暌违六年的《叶问3》,《叶问》系列电影一直都是口碑和票房的保证。

甄子丹,携票房与口碑,真正成为了大众心中的“一代宗师”,成为了如今新功夫片扛大旗者。

虽然上世纪90年代中期《精武门》电视剧曾让他成为80后心中的经典作品,但直到21世纪初期,《杀破狼》《叶问》才为他带来了行业地位和招牌角色,再到如今活跃于好莱坞A级制作的“国际甄”,在《星球大战·侠盗一号》的演出,盲僧一角甚至抢走姜文的风头……他仍然不满足,不满足平庸,不满足原地踏步。



去年又用《追龙》这部电影,告诉大家他真的有演技。

演到最颠狂的时候,甄子丹已然与跛豪合一。影片的结尾高潮戏,跛豪为了追杀仇家一路跑上天台。在光滑的走道上,甄子丹一个侧滑,顺势举起散弹枪,一顿爆打,整个人的表情也如“入魔”般狰狞。


拍戏受伤对甄子丹来讲是家常便饭。表皮流血划伤是容易好的,但筋骨的伤就很难痊愈,早期的功夫片“拳拳到肉”,年轻时还可以承受撞击。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时候旧伤新伤一并复发,痛得他彻夜难眠。

 

“有四次,我差点就瞎了”,说这话时甄子丹有些后怕,拍《男儿当自强》时,李连杰的替身没有打到约定好的位置,一根竹竿直接打到了甄子丹的右眼眉骨,“完全不需要特效,就看到血柱往外喷,我按住头,只见周围人都吓傻了,还大声惊呼有没有人可以叫下救护车,想着那场景就觉得挺搞笑的。”


10 年后,在《英雄》里与李连杰对打,一个不小心被刀划伤了眼睛,张艺谋跑过来询问他有没有事,李连杰也惊呼“你流血了”,而对于甄子丹来说,早已习惯没了感觉。他笑称如今受伤都有定律:见血的影片都会卖座,比如《新龙门客栈》里他被道具割伤左眼,拍《叶问》时也曾被樊少皇的斧头砍到右眼。

甄子丹曾说:练武之人都深明功夫等如一种技术,像唱歌、体操等项目一样,今日你做到这个动作,却不能保证以后都可以做到,必须视乎个人的身体状态而论。万一几年后伤病日益严重,身体不能负荷拍戏所需的剧烈动作,我想,那或许是我退出幕前的适当时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