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静静听,这首歌里有秘密

字数 7018阅读 362
从喜欢你的那刻起,你便成为了我的秘密


(一)

 “苏伽,我们认识一周年了呢。”郑绵绵站在苏伽对面笑着喊到。

 “是啊,一周年了。”

 郑绵绵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尖轻声说:“祝我单恋一周年快乐。”

 周围环境太嘈杂,苏伽并没有听清:“绵绵,你大点声说,我没听清。”

 “才不呢,好话不说第二遍。”郑绵绵笑着跑开了。

 黄昏时,郑绵绵独自一人来到一年前和苏伽常去的薯格鲜果小店,她张望四周,店内装潢一点没变,那面写满秘密的墙还在,似乎上面的秘密又多了不少。

 和一年前一样,她要了杯多冰不加糖的柠檬茶,坐在高脚凳上,看着那些写在各种各样的便利贴上的秘密,像是和曾经心有灵犀,她第一眼便看到了一年前自己在这里写的那张粉色心形便利贴,当初她是用特殊的签字笔写上的,现在那张便利贴上面空空的,但她知道里面的内容,上面曾写着:郑绵绵喜欢苏伽~也许是她当时写的太用力,纸张上竟还有很深的痕迹,只是便利贴有些陈旧了。

 郑绵绵盯着那张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盯着盯着眼睛酸痛,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到手指上,她猛地一惊,像是极力要遮掩暴露了自己的心事,慌忙擦掉眼泪,使劲喝了一大口冰柠檬茶,凉到牙齿战栗。

 她选了张蓝色的云朵便利贴,拿起一旁的笔写道:姑苏城里没有绵绵雨,不问下次是否能重逢。写罢,贴到曾经那张秘密的旁边。她心想,这些秘密苏伽应该看不到吧?

(二)

 一年前的毕业季,同学们都各奔东西,郑绵绵有些怅然,这一别,很多人下次见面就不知道何时了。高考完的一个月后,郑绵绵被通知返校去拿学籍,她很欣喜又可以和大家见面了。她早早地赶往学校,到达时发现校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了。

 “绵绵,这里这里啦!”有三五好友向她招手示意。

 郑绵绵连蹦带跳地跑过去,开心极了。

 “绵绵,这是你的学籍。”同桌将学籍递给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拍脑袋又接着说:“瞧我这记性!对了,绵绵,我记得你原来跟我说过你家在金溪小区是吗?”郑绵绵点了点头。

 同桌晃着郑绵绵的胳膊请求道:“那你帮我个忙好嘛?五班的苏伽的学籍也在这里呢,我认得他,他让我帮他把学籍拿着,因为他临时有事情来不了学校了。他家也在金溪小区,你能帮我把这学籍给他吗?”

 郑绵绵答应:“嗯,好。”

 “绵绵,太好啦!那我把他联系方式给你啊,你给他打电话或者发消息都行。”

 郑绵绵接过学籍,笑着点头。

 各自拿好学籍,大家决定去聚餐,狂欢过后面临告别。郑绵绵不舍说再见,同桌说:“短暂的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见。”

 回家,郑绵绵没忘记同桌交代给她的事情,她拨通了苏伽的号码。

 “喂?谁啊?”电话里响起了干净的男声,甚是好听。

 “额……是苏伽吗?你的学籍在我这里呢。”

 “你是?”

 “哦,我是二班的,我同桌让我帮她把这学籍给你。”

 “好,我现在有些事情,晚点打给你。”

 傍晚六点左右,郑绵绵手机铃声响起,她接通电话:“喂?”

 “同学,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去找你拿学籍。”是那个好听的声音。

 “嗯,有的。”

 要见面了,郑绵绵不知怎的,有些紧张,她下楼时整理了下头发,刚出楼梯口,便被叫住:“同学,是你吗?”

 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郑绵绵转身,看到他对她笑,她有些愣神,准确地说,她犯花痴了。

 那天的苏伽的确很帅,EVISU简单的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脚踩一双阿迪经典贝壳头,像是刚运动完回来,头发微微有些潮湿,看样子刚出过汗。

 郑绵绵突然意识到这样盯着人家发呆太没有礼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是我,但我不叫同学,我叫郑绵绵。”

 “郑绵绵,这名字有点意思。哈哈,我叫苏伽。”

 “嗯,我知道呢。”

 苏伽说:“好巧啊,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

 “是呢,好巧。这是你的学籍,给你。”郑绵绵伸手递出学籍,一抬脸与苏伽四目相对,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苏伽从她接过,但没有要走掉的意思,他对郑绵绵说:“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喝冷饮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啦。”

 苏伽带她到了薯格鲜果小店,他对她说:“我经常喜欢来这家的,他们家的柠檬茶是特色呢,那味道简直绝了,今天带你来尝尝。”

 还没有尝到柠檬茶的味道,郑绵绵便已经爱上了这家店,店内陈设简单却很有感觉,一张长桌,几个高脚凳,全木质感,其正对着一面贴满便利贴的墙,奇怪的是,并不是所有便利贴上都写着字。

 郑绵绵向店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这墙上有那么多空白的便利贴?”

 店主回答:“这是秘密墙,专门给有秘密的人一个空间。如果有人需要,本店会给他们提供特殊的签字笔,这样的笔写出来的字过段时间就会自动消失。这样,他们在写完秘密后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会被发现,但也不用再藏于自己内心了,相当于把秘密寄存到了这里。”

 “噢,是这样啊。”郑绵绵若有所思。

 这时,苏伽拿着两杯柠檬茶走到她面前,将其中一杯递到她手中,并说:“你这杯我让她加了砂糖,不然太酸了怕你喝不习惯,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不加糖纯酸的柠檬茶。”

 他们俩坐在高脚凳上谈天说地,苏伽说今天没去学校其实是去参加了篮球比赛,郑绵绵说她对篮球还是略懂些的,他们从篮球聊到学校趣事再聊到最近的综艺,很是投缘,两个爱好广泛的人凑在一块总是欢乐多的。

 “屋顶的天空是我们的,放学后夕阳也都会是我们的……”店内响起了一首这样的歌。

 “《笑忘歌》。”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歌名,然后相视一笑。

 “因为这首歌,我喜欢上五月天。”郑绵绵说。

 “嗯,我也是。”

 这个炎热的夏天,因为遇见了苏伽,郑绵绵觉得真美好。

(三)

 许久之后,郑绵绵还记得那天的相遇,还有傍晚告别时苏伽对她说的一句话,他说:“其实我记性很差,很多人的名字我都记不住的,但是郑绵绵,我记得你。”

 是否如若不相恋,最好初时不相见?郑绵绵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自己新写的秘密贴在一年前的秘密旁边,喝完最后一口柠檬茶,起身走出门外。

 景色还是和去年一样,但经过的人一定都多少有了些变化。比如郑绵绵,她从来受不了酸的到现在却只爱不加糖的纯酸柠檬茶,因为苏伽喜欢,她便爱屋及乌了;她开始留起了长发,因为苏伽提起过长发的女孩子看起来很美;她把王者荣耀玩转得出神入化,因为苏伽带她玩过这个游戏,她努力在成为他最得力的队友。

 郑绵绵的许多变化,皆因苏伽而起,而他,对她向来迟钝,心也始终没有在她这里。她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却一厢情愿。

 对于苏伽对自己也许丝毫没有兴趣,郑绵绵是在认识他半个月后这么得出的结论。那天苏伽满脸害羞地拜托她约同桌出来时,他说有要事相告,郑绵绵有种预感,苏伽应该是喜欢同桌吧。想到这里她整个人状态都不好了。

 郑绵绵只想哭,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苏伽,不过短短一周而已。原来喜欢真的不分时间长短,怦然心动只在瞬间的功夫,只因那个人是他。

 她还是扯出一丝笑容,佯装淡定地答应了苏伽,并不违心。她喜欢他,所以她想让他开心,甚至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心。

 郑绵绵拿着手机,播放着那首《笑忘歌》,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听着听着,她嚎啕大哭。那个和她同样喜欢五月天,同样最爱那首《笑忘歌》的男孩,从来不属于她,她的情窦初开没怎么绽放就只能扼杀在摇篮中。

 同桌和苏伽接触越来越频繁,两人几乎是经常一起嘀咕什么。郑绵绵自我安慰:嗨,这样不是挺好的嘛,他开心就好。她开始慢慢疏远,三人行,总有一人会显得多余。郑绵绵不想成为他们之间多余的那个一千瓦电灯泡,看着苏伽和同桌聊天甚欢她觉得很失落,于是在以后的活动玩耍中郑绵绵总是找理由推脱说不去了,她开始躲避。

 后来,不知怎么的,苏伽变了,变得郁郁寡欢,不再是那个快乐的谈天说地的少年。同桌说:“绵绵,你去看看苏伽吧,他最近看起来有些颓废呢。”

 郑绵绵出现在苏伽面前,对他说:“苏伽,听说你状态不好,我来看看你。”

 “哦,谢谢你。”苏伽的语气像是在和谁赌气。

 “你和同桌是不是闹矛盾了?我去找她,让她回来跟你和好。”郑绵绵实在不忍看苏伽如此颓废落魄。

 她刚要走,被苏伽叫住:“郑绵绵,你在想什么啊,跟她没关系。”

 郑绵绵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毕竟她不是他喜欢的,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她知道他听不进去。

 于是,郑绵绵离开,给苏伽一个自己的空间,这感伤本不属于她。

 郑绵绵瞒着苏伽去找了同桌:“桌桌儿,你和苏伽到底怎么了呀?”

 同桌倒是一脸轻松:“我和他没怎么啊,倒是你,绵绵,你去多陪陪他吧。”

 “我?”郑绵绵指了指自己,她难以置信同桌不自己陪苏伽,竟然让她去找他。

 那段日子,郑绵绵一直陪在他身边给他加油打气、让他振作起来。郑绵变着法子想要苏伽开心,她每天都会给他读很搞笑的段子,她总会在家研究美食然后做给他吃,她时常用搞怪的声音模仿动漫人物跟他说话。郑绵绵所有的用心,不过是简单地希望苏伽可以笑一笑。

 一天郑绵绵心血来潮,带他去ktv,她说:“苏伽,我正好有一张ktv抵用券,不用白不用,请你唱歌吧。”

 苏伽嘴上虽然答应了,但最后他还是偷偷把差价补上了。

 郑绵绵第一首歌点的便是《笑忘歌》,她对苏伽说:“这首是给你点的噢,我唱给你听,听完后你要忘掉悲伤开心起来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好呢?你还会唱给我听吗?”

 “会呀。我希望你心情可以好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苏伽笑得灿烂:“绵绵,谢谢你。”

 郑绵绵有些懵逼:绵绵?他叫我绵绵啊,他第一次叫我绵绵,感觉真好。

 “苏伽,希望下次再响起《笑忘歌》的时候,你可以从阴霾中走出来。”

 “有你在,我已经好了。”

 “真的嘛,哈哈,太好啦。”郑绵绵忘乎所以地抱着苏伽欢呼,苏伽愣住了,表情有些不自然,任由她抱着,郑绵绵反应过来后,急忙松手闪躲:“对不起。”

 “傻瓜。”苏伽说。

(四)

 苏伽到底还是知道了郑绵绵去找同桌的事情,他第一次对郑绵绵大吼:“郑绵绵,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我不需要你像个没头苍蝇一样拯救!你根本不懂我!你如果有这闲工夫麻烦你去拯救世界好不好?别管我!”

 郑绵绵被苏伽生气的样子吓到了,她不想让他不开心,却还是把他惹生气了,她对他说了好多对不起,然后哭着离开了。

 苏伽回到家中,冷静下来,觉得自己不应该对郑绵绵发那么大脾气的,他给她发消息说对不起,等了好久却无人回应,他给她打电话,竟被冰冷僵硬的提示音告知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苏伽慌了,长这么大他还从未如此慌乱过,穿着拖鞋就跑到了郑绵绵家敲门,开门的并不是郑绵绵,是她妈妈。

 “打扰了,阿姨,请问绵绵在家吗?”苏伽慌乱得有些气息不稳。

 “绵绵啊,她刚出发去乡下爷爷家了,说是想去散散心,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了。”

 郑绵绵消失了,确切地说,她消失在苏伽的世界里了。苏伽觉得自己的心空了,脑海里回放着一起相处的一幕幕:他和她一起喝着柠檬茶在香樟路上耍二,他和她一起享用她为他用心准备每道美食,他和她一起哼唱五月天的歌曲,却一直没有一起唱过《笑忘歌》。苏伽喃喃自语:“郑绵绵,你个傻瓜,我想要靠近你,可你为什么离我越来越远呢?”

 郑绵绵的妈妈说她过几天就回来了,可几天究竟是多少天,两天还是二十天?苏伽焦灼不安,他疯狂地想见到郑绵绵,见到她苏伽才会觉得心安。

 苏伽去了那家薯格鲜果小店,点了杯加糖的柠檬茶,他记得郑绵绵更喜欢加了糖柠檬茶,他突然很想尝尝她喜欢的味道,酸甜的口感冲击着味蕾,很妙。像郑绵绵一样,有时会任性却很可爱,有时感伤却总给人温暖,有时会很二却不并不蠢,所有都那么刚刚好。

 苏伽走后,秘密墙上多了一张便利贴,普通的黑色签字笔书写着:

 绵绵,我喜欢你,靠近我一些可以吗?

                                                            苏伽

(五)

 直走、转弯,再直走,苏伽往回家的方向行走着,在最后一个路口,遇见了郑绵绵,他欢喜不已,却怕是幻象,直到听到了郑绵绵在路口对面的呐喊,他知道,这是真的了。

 并没有发生什么想象中戏剧性的激动场景,很平淡,苏伽说了对不起,郑绵绵回答没关系。

 傍晚,苏伽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还是没有勇气把那喜欢说出口,当一个人真正喜欢什么的时候总会变得那样小心翼翼。翻来覆去思来想去后,苏伽决定向郑绵绵表明自己的心意,想到这里,他便再也睡不着了,睁着眼等天亮,他想念她,他想见她。

 清晨六点半,郑绵绵睡意正浓,手机铃声响起,她摸索着接了电话,口齿不清地嘟哝了声:“喂?哪位?”

 “绵绵,你还困吗?”

 一听是苏伽,郑绵绵困意全无,她迅速坐起来:“不困了呢。”

 “你等我一下啊。”说完苏伽飞速穿衣洗漱,他在镜子前照了又照,头发上喷了少许发胶定型,然后换鞋飞奔到郑绵绵家楼下。

 郑绵绵这边奇怪苏伽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半天听不到电话那边苏伽的声音,倒是有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她正在纳闷中,又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他的声音:“绵绵,我在你家楼下。”

 “啊?我家楼下?”郑绵绵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打开窗户向外望,看到苏伽对她挥了挥手。

 苏伽问道:“要不要下来一起去晨跑然后吃个早餐?”

 “好,等我一下噢。”郑绵绵欣然答应。

 一步、两步、三步,郑绵绵走向苏伽。她偷偷地想,今天的苏伽,好像更帅了呢。可是看到苏伽身旁的同桌,她停住了脚步:“你们去吧,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没等苏伽回应,她就跑掉了。

(六)

 郑绵绵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躺在床上不想动,未接电话一个又一个,她不想接。

 直到妈妈敲了敲她的门说:“绵绵,你同桌来找你了。”

 “好。”郑绵绵这才下床。

 同桌一进门就关心询问:“绵绵,你身体好些了吗?”

 “嗯?”

 “你不是今天早晨不太舒服吗?”

 郑绵绵这才想起来,连忙附和说:“好了好了。”

 “绵绵,苏伽本来想来找你,但是……”

 “但是什么?”郑绵绵示意她往下说。

 “但是他在想,你是不是很讨厌他啊?”

 正在喝水的郑绵绵听到这话差点呛到:“他怎么会这么想?”

 这时同桌拿了一个大盒子交到郑绵绵手中:“绵绵,你打开看看。”

 郑绵绵一脸疑惑,好奇打开,打开的刹那,她惊呆了,盒子里面,有她被抓拍的各种照片,有好多五月天的专辑,还有一个u盘。

 “你把u盘插在电脑上读取一下。”

 “啊?哦,好。”郑绵绵拿出u盘。

 电脑上播放着u盘里苏伽唱的一首首歌,郑绵绵陶醉其中,最后一首是《笑忘歌》,这首歌完毕,一阵寂静。是播放完了吧?郑绵绵心想,正准备将u盘拔出时听到了这样一段话。

 “绵绵,其实……从第一天起,我就对你印象深刻,虽然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的爱好,但我还是想要了解你的所有,喜欢你的喜欢。这辈子那么长,不知道以后还会听多少遍《笑忘歌》,我希望陪我一起听这首歌的人永远是你,像那天在薯格鲜果小店一样。知道你喜欢拍照,如果有人能为你拍出好看的照片你会开心的不得了,于是我开始慢慢学习摄影,我们一起玩耍的时候,我经常会揣摩不同的角度去拍到最美的你,请原谅我的偷拍,其实,在我心里,所有角度的你都是最美的。那天之所以对你发了那么大的火,是因为我的颓废是因为你啊,不是因为你同桌啊,你真是个傻瓜。为什么你离我越来越远了呢?没有你让我怎么办?绵绵,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吗?”

 绵绵讶异:“桌桌儿,苏伽喜欢的人不是你吗?”

 “你怎么会认为是我呢?”同桌噗嗤一声笑了,她终于明白郑绵绵这个家伙为什么怪怪的了,这小妞吃醋了。她拍了拍郑绵绵说:“苏伽约我出来,是因为向我打听了解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的所有事情。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他都不怎么说话的。看得出来他对你真的很用心很喜欢你,你今天在他面前这样,他说不准又在家颓废着呢。”

 郑绵绵听罢就往苏伽家的方向跑,途中与人撞了个满怀。

 “喂!你没长眼睛啊!我可是赶时间去找很重要的人哎!”郑绵绵头也没抬地大喊。

 “这么着急忙慌地是要去找我吗?”好熟悉的声音。

 郑绵绵这才慌忙抬头看:“苏伽?你怎么在这里?”

 “准备迎接你啊。刚才你同桌在你出门的那一刻就给我打电话说你正在以光速向我飞奔。”

 “我哪有……”郑绵绵害羞的垂头,这在苏伽眼里可爱极了。

 “绵绵,录音机里那个问题,你的答案是什么?”

 “什么问题?”郑绵绵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就是……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苏伽声音越来越小。

 郑绵绵一脸坏笑:“大点声,我听不到。”

 “绵绵,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苏伽满脸通红。

 郑绵绵示意他低头,苏伽靠近她,她轻轻地在苏伽脸上轻啄了一下:“好。”

 苏伽欣喜不已,一把将郑绵绵拉入怀中,狠狠抱着再不想松开。

(七)

 苏伽和郑绵绵再一次来到薯格鲜果小店,老规矩,他们都要柠檬茶。

 郑绵绵说:“请给我来一杯柠檬茶,不加糖少冰。”

 苏伽说:“我要一杯柠檬茶,加糖少冰。”

 两人不约而同说出想喝的饮品,各自惊讶,又相互甜蜜地看着对方,默契极了。

 郑绵绵咬着吸管发呆,苏伽见状,问她:“想什么呢?”

 她回答:“亲爱的,我记得你说过你最爱的是纯酸不加糖的柠檬茶的。”

 “因为你喜欢的味道是酸甜的,我喜欢你,所以便喜欢你喜欢的所有。绵绵,你呢?什么时候换了口味?”

 “从你说最爱不加糖柠檬茶的时候开始,我就习惯了纯酸的味道。因为你喜欢,所以我想习惯你所有喜欢的东西。”郑绵绵托腮看着他说,苏伽满眼温柔盯着她,郑绵绵在他的目光下有些羞涩,她继而看向那面秘密墙说:“这墙上,又添了好多的秘密啊。”

 苏伽一脸神秘:“跟你说哦,这里面有我的秘密,不过没有用特殊的那支会消失字体的笔,是用普通黑色签字笔写的。。”

 “欸?那我昨天来这里怎么没有看到?”

  “绵绵,你昨天来过?”

 “嗯,昨天我来这里藏了一个秘密。”

 “是什么秘密?”

 郑绵绵眨眨眼睛:“不告诉你,秘密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我已经和喜欢的你在一起了,那个秘密,已经不重要到可以自行消失了。不过你的秘密在哪里呀?”

 “不告诉你。”

 郑绵绵自顾自地开始寻找苏伽的秘密,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它。

  “哎呀,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啦。”苏伽自己的秘密被发现后有些难为情。

  郑绵绵捏着苏伽的脸开心地说:“原来你和我一样早已动心啦。”

  苏伽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回答道:“是啊。”

  外面的音响又一次放起了《笑忘歌》,郑绵绵与苏伽相视一笑,手牵手一起走在香樟路上轻轻哼唱:

 “我和你

 都约好了

 要再唱这首笑忘歌……”。

 今后的《笑忘歌》,他们一起唱;以后的路,他们慢慢走。

 “有你真好。”

 “有你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