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辛酸

  爸妈在工厂里认识,她们当时年龄比较小,大约十六岁左右,就离家外出到远地去上班赚钱。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住在一个小屋里,空间很小,屋里只有一张床,和电视与厕所。

  我就在那个小屋里长到四岁,也是从那年,爸妈的工作的地方停业了。失去工作的爸妈,带着我回到老家,从此就住了下来。

  妈妈从来没有与奶奶一起生活过,她这次带着我回来有很多的不便。

  她比在厂里更累了,每天要早起做饭,洗碗,搞卫生,洗衣服,所有的事情妈妈一个人承包了。

  她除了这些之外,还需要带我,这些沉重的负担,压在妈妈的瘦小肩膀挺不直腰。

  因为没有工作,奶奶越发看不起她,对她更是出口不逊。

  妈妈无奈,但一一都忍耐下来,她想,生一个男娃,可能会让奶奶对她改变什么。

  过了半年,妈妈如愿的怀孕了,偷偷的做了检查,医生告诉她,这次一定是个男娃。

  为了躲过计划生育,只好躲在家里足不出户。对外人说,她去外地找工作了。

  因为这次保证是男胎,奶奶对妈妈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旋转,从不让她做一点活。

  妈妈满意了,一心想把儿子生下来,让他们家对她刮目相看,能让她过得稍微顺心点。

  生下弟弟的妈妈,刚开始过得稍微满意点,可好景不常,奶奶又开始说她的长短。

  比如对着外人说,她太懒了,自从生个男娃就把我当保姆一样。

  妈妈没得办法,只好起早贪黑的为她做事,而奶奶带着弟弟。

  长大后,我才发现,妈妈的性格早就和当初的不一样了,她变得畏手畏脚,凡事听从父亲,反而没有了自己的思想。

  她整天在期待别人对她好点,但最不可靠就是别人,为什么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呢?

  我想她一定对生活绝望过,但她的希望是她的孩子,所以又继续这样活着,把对生活的盼头寄托在我与弟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