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时的遐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候车中,还有2个多小时。没有赶上8点的车,一改签改到了12点多。还好,我习惯了独处,所以不算太糟糕。

拉着行李在大厅中绕了好大一圈,去找远远看见的星巴克,走近一看,长长的排队,露天式的座位。蒸笼般的闷热感。又下楼找了阴凉处的坐骑处休息了。头疼脑热,安静坐好,冥想了很久,到最后困意泛滥,索性睡着了。

醒来读随身带的书《且以永日》,没读多少,看似是安妮的小说散文收录本,感觉是安妮和庆山之间的过渡文字。自己早年的动荡疏离和她很像,包括她对父母的似远又近的情感。读的情绪跌宕起伏,几欲落泪。

内在的情感灼烧而涌动,却难以倾诉而出。它在寻找出口。想提父母和弟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尽,也有暂时的不能面对。一面对太容易沉溺进去,没做好的很多,容易陷入自我批判或者是抱怨父母的不足和匮乏。我知道不应该,可是做不到,也不想自己受委屈。

近日,被《我的前半生》刷了屏,各种评论文章不下10篇。有时稍微略读,了解了大概剧情,感觉不免俗套。然后妈妈也微信转发我剧评文章,冷汗直下,还是读了,文章还好,其中寄托了妈妈想让我自强自立的愿望。自己已经准备工作,但是还未和她说,她知道肯定很安心。她一直说,她是一天都不能忍受不工作的。

妈妈希望看到女儿美丽的一面。于是,每次见她穿衣搭配比上班还要费心思。不能太休闲,要有干练高级感才行。在家时基本蓬头垢面,妈妈视频过来,都能听到她内心的叹息声。一次在咖啡馆,打扮利落,她又视频来,然后就看她心里美的不行,洋溢到面容。有时会喊她孙子过来和我视频,喜不自禁地说,看你姑姑多好看。

写到这里,也就理解了自己为啥不告诉她即将工作。会说的,入职后再说吧。她的现实感灼烧着我,也成为我身体里的一部分。

爸爸拍摄

爸爸最近加我微信,都没和我说句话,微信头像倒是经常换。我时而下载他的微信头像。是他拍的照片,看照片就知道在哪里拍的。最新的头像几天没换了。拍的山坡上的几棵树,很有意境感。第一次感觉我身上由服帖的现实层面朝着审美方向发展,可能也和爸爸有关系。爸爸身上有我不曾了解的面向,可能也是他不曾活出的自我。

想起小时候,经常在悬崖处找树根,奇形怪状的树根,像鸟、像人、像龙…爸爸会把我的喜好记在心里,长大以后偶尔回家,会看到窗户栏杆上挂着形式多样的树根,爸爸好像特意给我看过。爸爸也特别注重环境的整洁,住在老房子时不是很在乎,现在住在弟弟结婚时装修好的房子里,他会时刻注意地板砖的整洁,会时不时地说落我不注意干净。

还有,爸爸的高大帅气,单纯憨厚,不善于算计。可是他是兄弟中长得最高最帅的,妈妈家的人颜值普遍不高,她和爸爸的结合提升了子女的颜值。我是姐姐,属于还好,小时候黑丑黑丑,隐约记得曾在睡觉时,爸爸在耳边说我长得丑。长大后,懵懂的横冲直撞,不知道是先天还是历练的,颜值提高了很多,稍微化妆打扮还算可以。我的弟弟呢,颜值胜爸爸一筹,靠着一张帅皮囊,在社交场左右逢源。他以前经常说我是头胎,把爸妈不好的部分已经过滤过了。

我和弟弟,一个是像妈妈,在现实世界打拼,韦小宝的翻版;一个像爸爸,从妈妈对我现实安稳的期望中一步步脱离出来,对审美和艺术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想起,妈妈有读过我的文字。但是爸爸从来没有读过,把我的内心世界和爸爸对接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玲媛拍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